欢迎, 游客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01 四 2018
各位老友,若有老ID需要找回,请尽量回忆相关细节比如ID名称、注册时间、注册邮箱之类,联系我们可以解决。

浩如烟海
2018年4月1日
  • 页:
  • 1

主题: 中国首创:珊瑚岛礁淡水透镜体与南海诸岛淡水供应的若干资料

中国首创:珊瑚岛礁淡水透镜体与南海诸岛淡水供应的若干资料 2014-11-26 16:09 #1

  • 浩如烟海
  • 浩如烟海的头像 Topic Author
  • 离线
  • 管理员
  • 管理员
  • 帖子: 391
  • 声望: 9
  • 感谢您收到 30
西沙群岛的军民告别饮水难 岛礁淡水资源被开发

news.163.com/05/0331/17/1G6IVT7J00011234.html

新华社北京3月31日电(记者胥金章)困扰西沙群岛军民的“饮水难”已得到解决。珊瑚岛礁淡水资源开发与应用研究成果投入应用4年来,每年实际开发应用淡水23.5万立方米,满足了西沙军民的生活用水和过往舰艇的补水需求,累计获得直接经济效益1.25亿元。近日,这项成果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西沙群岛由多个珊瑚岛组成,岛礁上没有可供饮用的淡水,岛上军民生活用水全部从海南岛运送。1997年,解放军总后勤部正式下达了西沙珊瑚岛礁淡水资源开发与应用的课题研究任务。总后基建营房部组织有关专家经过多年艰苦攻关,高质量完成了课题研究任务。

  ——首次揭示了与海水连通的珊瑚岛礁盘中存在着淡水水体,开辟了水源利用的新领域;系统提出并优化了珊瑚岛礁淡水可持续开发战略,研究确定了最佳开采方式及稳态条件,防止了盲目开采出现抽水“倒锥”,破坏生态环境的危险。

  ——揭示了淡水长期贮存的水质变化规律,创建了饮用水长期保鲜贮存的新理论,解决了高温、高盐条件下,雨水贮存6个月的饮用安全难题。系统地提出珊瑚岛礁雨水贮存、保鲜、净化、调节、供应等工艺流程;研究解决了基础处理、防腐防锈、隔热保温、自动收集等关键技术难题,创建了大型雨水贮存供应的工程技术体系,在珊瑚岛礁上修建了12.5万立方米的雨水供应系统,实现了小区自动化供水。

  ——研究解决了珊瑚岛礁盘上建造大型钢制贮水罐的多项技术难题,在珊瑚岛礁盘上建造了4万立方米的大型钢制贮水罐;分别采用电凝聚、空穴气浮技术研制了适合西沙环境特点的一体化岛水处理、全自动雨水净化装置,处理后的水质达到生活饮用水标准。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Last Edit: 由 浩如烟海.

后勤工程学院副院长方振东:为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水资源 2014-11-26 16:10 #2

  • 浩如烟海
  • 浩如烟海的头像 Topic Author
  • 离线
  • 管理员
  • 管理员
  • 帖子: 391
  • 声望: 9
  • 感谢您收到 30
后勤工程学院副院长方振东:为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水资源

www.hinews.cn/news/system/2011/09/20/013369365.shtml

科学家、老师、副院长,集三种角色于一身的解放军后勤工程学院副院长方振东教授实在是太忙了,即便是在寒暑假里也不例外。由于他临时有急事,预约好的采访从下午3点推迟到下午5点,只有利用晚饭前的1个多小时,我们才有了和他面对面交流的一次机会。但是,他很准时,说好5点采访,他一分不差!

  一身军装,身材魁梧,有些络腮胡须,如果不是戴着的那副眼镜增添了一丝书生气质,方振东活脱脱就是一位冲锋陷阵的军人硬汉。作为我国最早研究军事环境安全的开拓者,他在给水排水、环境科学与工程学科以及作战环境学等领域进行了许多卓有成效的研究探索。

  其中,最让他在军内外声名鹊起的当属“珊瑚岛礁淡水资源的开发与应用”研究了。在他和同事们的不懈努力下,小小的岛礁也能打出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淡水。这项研究成果堪称水资源研究的皇冠,为我国驻守在珊瑚岛礁的军民提供了生命之源,也正是他的这项研究,使后勤工程学院2004年获得了首个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又一项零的突破。

  走近方振东,我们发现他身上的光环实在太多,但上网去搜索“方振东”,却惊奇发现没有一篇系统宣传他的文章,看来清华校风“行胜于言”已根植于他的脑海中。

  载入校史的001号优等生

  也许是多年从事教育管理工作,方振东并不像大多数科研人员那样有些讷言,而是思路清晰、侃侃而谈。

  方振东祖籍山东,祖父和父亲都是军人,祖父参加过抗日战争,父亲则是在山东参加了解放战争,南下后留在云南,而他就出生在云南。从小受父辈影响,他也一直向往着那身国防绿。1978年,16岁的他,面临恢复高考的第一年。曾担任团参谋长的父亲对他说:“我希望你第一要考上军校,第二要学一些实用技术。”这句话正中他的下怀,至今记忆犹新。

  高考时,他填报了两所军校,最后被解放军后勤工程学院录取,成为水暖通专业的一名新生。“什么叫水暖通呢?就是建筑物的给排水、暖气、通风。这是结合咱们部队的实际情况,把地方的很多专业糅合在一起的一个通用专业。”方振东解释说。

  自跨入军校大门的那天起,方振东就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当中。大学四年里,他每年逛街不过5、6次,每天的生活就是三点一线——宿舍、教室(图书馆)、食堂。1982年,他以优秀的表现和优异的成绩留校,当上了一名年轻的教员。

  对于这一点,他很有些得意,“有一点我是值得吹一下的:我是获得优等生称号的001号学员,是后勤工程学院的一项No.1,因为该院之前从来没有评过这个称号,今年是后勤工程学院建院50周年,前几天我们校史馆的同志刚来找我确认过。我大学四年的成绩平均分95分,80多门课程,只有一门是88分,大部分都是98分左右。”

  虽然成绩优异,基础扎实,可工作几年后,方振东逐渐感到自己的学历和知识已有些不够用了。“要知道,给学生一碗水,老师得有一桶水才行,一个本科生的知识远远不够。所以我下定决心,必须考研究生。”

  1988年,26岁的方振东以优异成绩考入清华大学,攻读环境科学与工程硕士学位。

  为什么从水暖通转到环境科学与工程?方振东有自己的一套理论,“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国家的工业化进程越来越快,环境污染问题也越来越严重,我十分看好这个专业的应用前景,以及它以后在部队的发展。”

  事后证明,方振东走对了这一步。然而,从一名水暖通专业工程师转变为环境科学与工程专业的行家,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没有专业基础,还比同学大两三岁,知道学习的重要性,所以在学业上下了很多苦功夫。”方振东如同又回到本科时代,全身心投入学习当中。在当上清华的研究生会学术部部长后,他经常组织与环保有关的各种学术和宣传活动。每年的“地球日”,他们都走街串巷地宣传环保。他的硕士论文是《造纸厂的废水污染治理》,为了这个研究课题,他跑去了黄河源头、长江两岸,目睹了内蒙、山东、河南、安徽、四川的大大小小十几个造纸厂。方振东心急如焚:当沙尘暴越来越频繁地光顾,当森林凋敝物种毁灭,当江河湖泊患上“白血病”,当未来的水将与血液等价时,人类如何生存和生活?我们现在必须立即行动起来,拯救沧桑的家园!

  由于成绩优异,1990年底,方振东被保送攻读清华博士研究生,成为著名环境工程学家王占生教授的学生。跟着王老师,他参加了很多“七五”“八五”攻关课题,锤炼了科研能力。几年后,他的博士论文又选择了水——《关于微污染水源水的处理》。

  正是在水木清华的日日夜夜里,方振东开始对水科学与技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学术研讨(右一为方振东)

  西沙军民让他与水结下不解之缘

  1997年8月,方振东和同事们第一次来到西沙群岛,调研部队的吃水供电情况。半个月内,他们走访了永兴岛、琛航岛、金银岛等7个岛屿。

  “我被驻岛部队吃水、用水的艰难现状所震惊:官兵每天每人定额供应一脸盆水,包括吃、喝、洗、漱、用。在高温、高湿、高盐雾的海岛上,一天到晚汗流浃背,这点儿水简直就是杯水车薪,无法满足生存的基本需要。遇到台风,运水船来不了,供水定额还得减少。没有淡水洗澡,战士们热急了只好用岛水冲凉,结果许多人感到身上粘粘的,过后很不舒服,部分出现皮肤溃烂。官兵最盼望下大雨,下雨时,他们可痛痛快快地站在雨水里洗澡。”方振东回忆道。

  西沙官兵艰苦的生存条件不时在方振东眼前浮现,使他夜不能寐,他决心一定要为西沙官兵尽快开发出幸福源泉!

  从西沙回到北京后,方振东自学了8个专业的20多门课程,阅读了500多万字的教材和著作,写下了80多万字的学习笔记。那些日子里,他满脑子都是“水”,几乎所有时间都用来学习和研究水。

  第二次去西沙调研时,他有了个大胆的新想法:西沙的水要就地解决,远水解不了近渴。

  他马上向老西沙请教。他们说:“有的地方有岛水,黄黄的、粘糊糊的,有时咸有时淡,不能吃不能用。”

  什么是“岛水”?方振东决心探个究竟。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反复思考,觉得在珊瑚礁盘中肯定存在着一些大自然的秘密。历时几个月的地质勘查、大地电阻率测量、物探试验等活动,证实了他的想法。他们发现较大的岛礁上都存在淡水水体,其形态为中央厚、边缘薄、宛如一枚凸透镜,与潮汐同涨同落,与海水相伴相生。根据其特征,他将此命名为“珊瑚岛礁淡水透镜体”,这是水资源领域首次提出的新名词。

  这个发现使方振东兴奋不已,但其他专家们却给他浇了一头冷水,“这只是大海中的一滴淡水,变化无常,非常脆弱,极易破坏,基本没有开采应用价值。”

  但是,方振东不信邪。他在考察组的会议上提交了“西沙淡水资源开发与应用技术方案”,提出了“淡水透镜体和雨水保鲜贮存一体化开发”的创新思路,有理有据地分析了这个思路的科学性和实用性。这个方案极大地震动了与会专家们。他们没有想到,一个军队的博士生会有这样独特的思路和理论水平,并且敢于挑战专家们的论断。

  经过总部有关部门批准,这个项目正式立项。在课题组的第一次会议上,方振东郑重提出:“这是一项特殊的科研课题,地理特殊、环境恶劣、任务艰巨、责任重大、时间漫长,课题组没有经济补助,也无法给大家评功授奖,凡是参加研究的同志必须有吃苦耐劳、甘于寂寞、自我奉献的思想准备。”

  风雨兼程只为探索大自然的秘密

  为学习借鉴世界上先进的水资源利用技术,1997年底,方振东前往澳大利亚考察。他们认真考察了澳大利亚珊瑚礁的开发利用及供水情况,发现这些珊瑚礁上一般都不住人,少数开发旅游的岛礁都是从大陆上供应淡水。

  “在悉尼市水务署,我‘天真地’询问水资源专家们:‘为什么不开发利用珊瑚礁里的淡水体呢?’话音刚落,哄堂大笑,专家们不无嘲讽地说:‘珊瑚礁都是珊瑚虫的骨骼堆积而成,既无泥土也无砂石,与海水连通,何来淡水?你们中国人的思维真像Great Wall(万里长城)一样,令人不可思议。’”方振东饶有兴味地回忆道。后来,他们又先后去美国、欧洲考察,得到的结论都差不多。

  “科研创新就是要敢为天下先,只有获得自主创新的知识产权,才能在水资源研究领域写下中国人的名字。”方振东对我们说。

  他举了一个例子:位于太平洋上的马尔代夫岛,人们也曾通过打井得到淡水,实际上就来自于淡水透镜体,但是这种淡水资源必须科学开采,否则会引起海水倒灌,破坏透镜体。马尔代夫岛部分地区出现荒漠化现象就因过渡取用淡水资源造成的。“因此,我们一定要揭示这个重要的自然现象,科学解释它是怎么形成的,它存在的机理是什么,它存在的模型是什么,它的储量条件是什么。”

  1998年夏天,课题组全体成员在湛江集中。由于天气不好,风大浪高,舰船无法起航,他们一直等了15天,才乘坐满载供水工程材料的登陆舰前往西沙。夜里,海上刮起了大风,登陆舰在小山般的巨浪里剧烈颠簸,侧摇超过了30度。60多岁的老教授周从直被从床上抛到了甲板上,摔得爬不起来,幸好是皮外伤,其他专家也严重晕船呕吐。

  船刚靠码头,就接到了大台风紧急警报,登陆舰必须立即回湛江港避风,船上满载的供水工程材料和勘测设备来不及卸船。眼看等了半个多月的航行将无功而返,大家眼睛都急红了。方振东找到舰长紧急磋商,同意停留4个小时卸货。永兴港没有登陆舰码头,卸货非常困难。西沙水警区紧急动员,全体官兵出动,从司令员到新兵,从白发苍苍的老教授到前来避风的渔民都紧急投入到卸船的特殊战斗中。大家在和台风赛跑,在短短4个小时里,人搬肩扛,他们从高高的船舷上卸下了2000多吨急需的工程材料!

  船一离开码头,他们就累倒了,一连躺了三天三夜。西沙水警区的领导说:“你们简直就是在拼命!”

  接下来,为了普查西沙群岛淡水透镜体的分布情况,方振东带领课题组先后去了10多个人迹罕至的岛礁,交通靠渔船,住宿靠帐篷,饿了吃干粮,渴了喝凉水,白天烈日烤,晚上数星星。30多天,他的体重下降了20多斤。

  “虽然这个项目压力很大,但是希望更大,我们每次试验都能看到希望。有压力没有希望,科研项目肯定做不好,光有希望没有压力同样也做不好。”多年后,坐在我们面前,方振东如是说。




现场办公解难题(左四为方振东)

  开辟我国水资源研究的新领域

  他们大胆地以珊瑚岛礁作为天然实验室,在岛上布置了很多探测头和仪器,观测海岛内部的水质、水位变化曲线,终于揭示了淡水透镜体的形成发育机理和存在条件,得出了凡直径大于270米的珊瑚岛礁均有可能形成淡水透镜体的结论。

  为了科学确定淡水透镜体开采工艺,制定可持续开发战略,方振东带领课题组与海军官兵一起在永兴岛上进行了长时间的抽水试验。他们在岛屿的不同部位开凿了30多个探测孔或水井,利用各种大小不同的潜水泵进行抽水试验,每隔20分钟测量一次水位降升、含盐量变化等参数,每次试验持续24小时不间断。这些试验,揭示了淡水透镜体的动力学过程,首次发现了“抽水倒锥”这一重要的自然现象,为制定淡水透镜体可持续开采的科学工艺提供了原始资料。

  为了创建珊瑚岛礁淡水透镜体的理论体系,必须建立透镜体的数学模型。“这是我们当时遇到的最大的理论难题。”方振东告诉我们,刚开始他们利用流体力学的有关理论创建数学模型,先后进行了上千次数学运算,但是都很不理想,理论计算值和现场实测值误差较大,难以准确描述透镜体的存在状态、容量和稳态条件

  “珊瑚岛礁的边界条件太复杂了,潮汐、气象、地质等影响因数太多了,要建立一个精确的数学模型难度太大了。”1999年春天,他们运用渗流理论、质量守恒和达西定律反复运算,最终建立了一个全新的淡水透镜体数学模型,准确模拟了淡水透镜体的存在状态和空间分布,理论计算值和实测值吻合很好,误差在3%—5%之内。

  3年多呕心沥血的计算和试验,他们终于完成了数学建模,摘取了淡水透镜体理论创新的皇冠,开辟了我国水资源研究的新领域。

  “我们能根据岛礁的大小计算出淡水储存量,而且能知道怎么取用才不会破坏它,这个意义特别重大。假如说我国的舰船,原来是从湛江补水,现在我们在岛礁发现有淡水了,就可以把补水基地外推,相当于我国的战略控制圈扩大了。此外,我们还能知道一个岛礁可以驻扎多少军民、驻扎多长时间而水源没有任何问题。”方振东说。

  课题研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技术难题就是淡水保鲜贮存问题。自1995年初开始,课题组分别在室内、室外、南方、北方贮存了20份不同性质的水质样本,进行水质保鲜贮存试验,每隔72小时检测一次水质参数,绘制水质变化曲线。实验持续了4年时间,他们终于首次揭示了淡水长期贮存的水质变化规律,创建了饮用水长期保鲜贮存的新理论,解决了西沙高温、高盐环境下雨水贮存6个月的饮用安全难题。除此之外,他们还研制成功了适合在岛礁上使用的、一体化的淡水净水设备,为这项技术的推广铺平了道路。

  十年磨一剑。方振东带领科研团队在这10年漫漫科研征途中,共开凿了120个探采结合孔,试验1000多次,取得各种数据25000组,经历了100多次失败,最终科学地揭示了一个自然现象,创建了两种新的理论体系,开发了两项创新工程,研制了四类新型军用装备,提出了六套工艺流程。2004年,这项世界首创的科研成果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用哲学思维来指导科学研究

  “虽然是科技工作者,但我首先是一名军人。 2002年我又被选拔到国防大学脱产学了3年军事指挥,并取得了军事学硕士学位。”方振东说。

  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发生的当天,方振东临危受命,任该院抗震救灾前方指挥部指挥长,带领抗震救灾技术支援队,携带学院自主研制的野营多功能净水车、便携式发电机、房屋安全检测仪等各型装备426台(套),奔赴23个重灾乡镇,奋战在灾区的80个日日夜夜里,为救灾和灾后重建立下汗马功劳。不单是汶川地震,2009年贵州省发生的“百年不遇”的特大旱灾、2011年云南省盈江县发生地震,他都冲锋在前,把军人本色表现得淋漓尽致,赢得了人民群众的广泛赞誉。

  正因为有扎实的学科背景和军事基础,这些年,他在不断思考,环境科学用在军事上还能有多大作为?环境科学和军事的交集会产生何种新的研究方向?

  方振东注意到,每次战争或演习过后,被各种现代化武器狂轰烂炸过后的土地就成为一片焦土,这样的土地生态遭到严重破坏,不再适合植物生长。为使被军事行动破坏掉的土地生态尽快恢复,他开始了“军事训练场环境修复技术及决策研究”。经过分析,他发现军事行动破坏后的土地主要存在两方面的生态问题:第一是植被的破坏,第二是土壤里存在重金属污染。目前,他主要从植物修复和化学物品修复两方面来进行研究。现在植物修复已经有眉目了,通过某种植物吸收土壤中的重金属。现在,他已经找到了一种具备这种功能的植物,但由于北方南方气候条件不同,“找一种通用的植物不容易,还得继续研究。”

  近年来,方振东努力推动环境科学和工程学科同采暖通风和给水排水、核与辐射污染防治、化学工程与技术、材料科学与技术、军事工程规划与伪装等学科专业的交叉和渗透,建成了多专业交叉融合的环境科学与工程学科体系,形成了军事环境污染控制、军事环境安全与管理、环境化学与环境材料、水资源保护与可持续利用四个特色明显、优势突出的研究方向。

  但他还不满足这些。对环境科学问题,他的思考显然更进一步,“环境问题其实很大。对国家来讲,由于环境问题导致的国与国之间的冲突十分常见。因此,研究军事环境安全有必要站在战略高度。”

  2003年10月,他在中国环境科学学会国防环境分会学术年会上,首次提出了军事环境安全的概念,并在我国率先开始军事环境安全的研究,从部队战斗力强化发挥和国家安全的角度建立了军事环境安全管理理论体系,构建了军事环境安全指标体系、评估系统与预警系统。

  “就像国家安全、食品安全一样,军事环境安全已经上升到必须思考和解决的层次了。为此,我专门写了一本小册子,叫做《军事环境安全》。”方振东说,“我经常读一些哲学的书,哲学让人的思维站得更高。我觉得这几年做科学研究总是没有高度,其实就是缺乏哲学的思维,很多科研人员都忽视了这一点。研究问题如果光站在一个个具体问题上,是解决不了长远的。你必须从更高的层次思考,从更具体的事情来做。这才是科研的目标。”




荣获后勤工程学院首个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中间为方振东)

  “30年我始终坚持站在三尺讲台上”

  方振东在时间安排上谨守管理学中的“二八法则”,即在任何一组东西中,最重要的只占其中一小部分,约20%,其余80%尽管是多数,却是次要的。“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因此,你要把20%最重要的事情做到优秀,要充分利用团队的力量。你什么都想做好,往往到头来什么都做不好。”他说。

  对科学家、老师、副院长这三种角色来说,他最看重的还是“老师”这个角色。“这么多年,从后勤工程学院普通教员到科研部长,再到训练部长,现在到副院长的位置上,30载风风雨雨,我始终坚持站在三尺讲台上,给本科生、研究生上课,从来没离开过课堂。”

  当过老师的人都知道,其实带学生很累,对学生提出的每一个问题,都要费尽心思去解答。他说:“我认为做老师,先不去讲师德,单从水平角度讲,自己就一定要有一种危机感。你没有一桶水,怎么给别人一碗水?所以,不能去糊弄别人、耽误别人,这是个基本要求。”

  方振东非常敬佩在清华大学时曾经给自己上过课的钱易院士。2002年,他请钱老来给后勤工程学院的学员们讲一课。“我给她出的题目是‘当代水处理的现状与发展’,这对她来讲应该是轻车熟路。但那天晚上我请她吃饭,她却说只要一份简单的快餐。我问为什么,她说晚上要准备课件。当时,钱老已经快60了,但她一直备课到凌晨,就是为了第二天90分钟的讲座。她说,她必须使给学生的每幅图片、每个数据都有依据,不能乱说。”如今,回忆起这一幕,他眼神中依然充满着敬佩,“在钱老的影响下,我提倡‘不唯师,不唯本,只唯实’。给学生上课,我都要认真备课、反复斟酌,哪怕这门课我已经讲了很多遍。”

  如今,方振东一般周末都在实验室,和学生一起搞科研,从来没有中断过。他要求他的研究生每周三都要聚在一起,每个学生轮着讲这一周的心得以及对科研项目的认识和新进展。然后,大家一起研讨讲评。

  “我反复交代,课堂上我是老师,工作时间我是副院长。但我们讨论的时候没有大小,你有问题可以说出来,大家公开讨论,科学的东西一定要这样。每次讨论我原则上不先发言,都是等学生们说完自己的观点后我再说,这样就能让他们敢把自己的想法说出去。”他说。

  方振东对学生很严格。前不久,他的一个博士生又推迟了半年毕业。就在他前去云南盈江抗震救灾时,学生把毕业论文发给他,准备给他看后去印刷。在救灾前线的间隙,他把论文仔仔细细地看完,当即给学生打电话,“论文不行,不能印刷,必须马上改完再给我看。”

  “做学问马虎不得。出了问题,学生丢人,老师更丢人。”他对我们说。

  毫无疑问,对科学家、老师、副院长这三种角色,方振东做得很成功。但对另三种角色——丈夫、父亲、儿子,他显然不算合格。由于种种原因,他的妻子至今仍在北京工作,夫妻两地分居已达15年之久。由于工作学习繁忙,他对家庭已经亏欠太多,和家人团聚在一起一直是他最大的愿望,然而,对心爱的科研和教学来说,这个再普通不过的愿望也变得十分奢侈。

  科学研究没有止境,如今,方振东仍在为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水资源研究和军事环境领域保护,孜孜不倦追寻着。

  (照片提供:汪益川、刘长江、龙向宇)
附件: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Last Edit: 由 浩如烟海.

海岛淡水透镜体形成与演化规律的物理模拟 2014-11-26 16:11 #3

  • 浩如烟海
  • 浩如烟海的头像 Topic Author
  • 离线
  • 管理员
  • 管理员
  • 帖子: 391
  • 声望: 9
  • 感谢您收到 30
海岛淡水透镜体形成与演化规律的物理模拟

www.docin.com/p-68863280.html?qq-pf-to=pcqq.group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中国首创:珊瑚岛礁淡水透镜体与南海诸岛淡水供应的若干资料 2015-04-04 11:04 #4

  • zt
  • zt的头像
  • 离线
  • 管理员
  • 管理员
  • 帖子: 1157
  • 声望: 11
  • 感谢您收到 21
其实淡水透镜体的概念,不可以说是中国首创。这种现象早就被发现了。
但是非常脆弱和稀薄的岛礁淡水透镜体要能够做到谨慎开发而不在开发过程中被破坏,这确实需要每个案例来研究。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中国首创:珊瑚岛礁淡水透镜体与南海诸岛淡水供应的若干资料 2015-04-09 08:05 #5

  • 江要流
  • 江要流的头像
  • 离线
  • 白金会员
  • 白金会员
  • 帖子: 1233
  • 声望: 10
  • 感谢您收到 55
这些研究对解决海洋中的驻岛人员的生活淡水需要很有意义。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三沙市永兴岛开始封填水井 年底停止提取地下水 (2015-09-12) 2015-10-31 18:32 #6

  • zt
  • zt的头像
  • 离线
  • 管理员
  • 管理员
  • 帖子: 1157
  • 声望: 11
  • 感谢您收到 21
society.people.com.cn/n/2015/0912/c136657-27574410.html

三沙市永兴岛开始封填水井 年底停止提取地下水

2015年09月12日00:20 来源: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三沙市永兴岛开始封填水井 年底停止提取地下水

  中新网三沙9月11日电 (宋起来)三沙市政府所在地永兴岛11日封填第一口水井,该岛年底前共将封填30口水井,实现停止提取地下水目标。

  今天封填的水井在永兴岛北京路旁边的一处工地,工人们借助挖掘机将石块和沙土倒入井口,不到半个小时,水井就被填得满满当当。

  2012年,三沙设市后,市委市政府出台的第一个文件就是《关于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意见》,文件提出自2012年11月起,在永兴岛,不再批准新增开采地下水项目。到2015年底,永兴岛全面停止开采地下水。

  今年8月12日至16日,三沙市委书记、市长肖杰率生态保护调研组,深入永兴岛、鸭公岛、银屿、晋卿岛、华光礁、盘石屿、玉琢礁等岛礁及海域,开展生态调研,就如何实现2015年停止提取永兴岛地下水问题进行了专项调研。

  据科学研究,三沙的岛礁绝大部分属于珊瑚岛礁,珊瑚岛礁的地下水是由淡水和咸水的比重差异共同作用下,形成类似于中央厚,边缘簿的“凸透镜”。这种被科学家称之为“淡水透镜体”的地下水存在于珊瑚岛礁之中,决定岛上植被的生长,也就是说,如果珊瑚岛礁地下水被过量开发,岛礁将成为不毛之地。

  据永兴工委(镇)书记陈儒丰介绍,到今年底,永兴岛上所有30口水井都将被封填。

  到目前为止,永兴岛已经建设了一个300吨海水淡化厂,两年前已投入使用。一个1000吨的海水淡化厂也正在动工兴建,将于今年11月份投入使用,将保证了岛上居民的生活用水和绿化用水。同时永兴污水处理厂经过处理后生产出的中水,也被广泛运用到永兴岛的绿化浇灌之中。加上每周从海南本岛运往永兴岛和其它岛礁供居民饮用的1100多吨淡水以及收集的雨水,永兴岛已实现“四水共用”的局面,为年底不再提取地下水目标的实现,打下了坚实基础。除永兴岛外,赵述岛、鸭公岛、晋卿岛、北岛、甘泉和银屿等有居民居住的小岛都建有海水淡化厂,保证了居民的生活和生产用水之需。

(来源:中国新闻网)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三沙市永兴岛开始封填水井 年底停止提取地下水 (2015-09-12) 2015-10-31 18:38 #7

  • zt
  • zt的头像
  • 离线
  • 管理员
  • 管理员
  • 帖子: 1157
  • 声望: 11
  • 感谢您收到 21
以上这则新闻说明海水淡化系统已经被三沙市广泛接受了。不再开采海岛地下水资源了。

早前三沙市领导肖杰书记拿自己非专业的行外人的对海水淡化技术的理解对媒体造成的错误影响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我那篇一年前写了一半的关于南海岛礁应该全面应用海水淡化系统的文章也不需要了。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 页:
  • 1
创建页面时间:1.013秒
核心: Kunena 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