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 游客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01 四 2018
各位老友,若有老ID需要找回,请尽量回忆相关细节比如ID名称、注册时间、注册邮箱之类,联系我们可以解决。

浩如烟海
2018年4月1日
  • 页:
  • 1

主题: 在南沙战备值班的日子

在南沙战备值班的日子 2007-01-17 15:21 #1

  • nick
  • nick的头像 Topic Author
  • 离线
  • 管理员
  • 管理员
  • 帖子: 1267
  • 声望: 3
  • 感谢您收到 7
终结者之海之色 [lxbzqllxb@sohu] 发表于2006-09-16 08:24:29

做为驻守在祖国最南端的一支护卫舰大队,我们每年都有二到三艘次舰艇到南沙执行战备值班的任务.时间通常为两个月,最长的一次竟达87天. 通常护卫舰的自持能力为15个白昼.而到南沙进行战备值班的时间远远超过舰艇的自持力.怎么办?除了出航前进行大量的补给外,还要靠舰员们的坚强信念和吃苦耐的毅志才能完成好战备值班任务。海天一线间,只有一条舰艇在茫茫大海上漂泊,看不见陆地、看不见绿色、看不到新闻,仿佛与世隔绝一般。然而,我们苦在其中也乐在其中。我们的艰辛换来了我们南沙守礁部队的安定,显示了我们军事实力在南沙的存在,也震慑了周边国家轻举妄动的念头。

第一节:晕船
启航赴南沙的那天,正赶上南海海域附近有台风,舰出港以后,就开始跳起“摇滚”,千余吨的钢铁舰只在浩瀚的波浪上舞来蹈去,按着规定航线艰难前行。强烈的节奏很快便使一部分同志产生了反应。先是头晕、头痛,一会过去,胃开始翻腾,口中充满涎水,然后再加两个浪头,就“哇”地一声交出“公粮”,翻江倒海一阵呕吐后,胃内食物吐得差不多了,症状会稍为减轻。然而好景不长,第二波就会随之而来,腹中食物吐完,有的人会渐渐好转,但还是很难受。对海上生活适应较差的同志,还不能善罢干休,食物吐完吐胃液,胃液吐完吐胆汁,这时候是最难受的时刻,胃内已经空空如也,真感觉已经是前胸贴后背,但还是干呕不止,“努力”地吐。终于,苦涩、青绿的胆汁艰难地涌出,实在是没有东西可吐了,才算告一段落。然后面色苍白,浑身大汗淋漓,一丝力气都没有,虽然说是腹中空空,但对“吃饭”却视为“洪水猛兽”,喉咙火辣辣的,连口水都不想喝。晕船时,躺下菹⑹亲罴蜒≡瘢??⑸现蛋嗳嗽比床荒芴上拢?紫纫?Vず叫邪踩??荒芤а蓝プ ??故奔涞搅耍?淙晃诺讲讼憔头次福??故堑贸裕?硖逍枰?钩洌?粤送隆⑼铝嗽俪浴>??5个小时的艰难航行,抵达值班海域抛锚,由于是台风季节,海面涌浪较大,南沙值班的几十天中,有一半时间是在摇摆不定中度过的。

第二节,查船
通常我们值班地点在我国赤瓜礁附近海面,离越南侵占的我鬼喊礁距离3海里左右.平时,我们就是注意观察海面上的动静,然后有计划地在整个南沙海域巡逻. 我国的鱼民,只要见到我们的军舰,就会驶着小划子,向我们靠来,然后送来一筐筐的活鱼.有一次,见到一个近六十岁的船老大,亲自开船靠近我舰,登上舰后,激动地说:当年的3.14海战,他就在这片海域打鱼.说:"只要看到我们国家的军舰,他们就非常安心,一点也不害怕".但也很遗憾地说:如果当年,抓住机会,把鬼喊礁也拿下来,就好了.当时,我们官兵听了后,都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我们国家的鱼船打鱼,都很担心越南的占礁的人员.经常对我鱼民进行骚扰. 当然,我们对进行我海域内的外国鱼船,也丝毫不客气.只要发现,必定派小艇出击,对他们进行检查. 一次,在我舰5海里处,发现一条没有悬挂我国国旗的鱼船.舰上派遗了跳帮组,由副舰长带队,登上小艇出击了.12个兵,手持12支冲锋枪.戴着钢盔,呵呵,杀气腾腾地扑了过去。靠近后,发现该船破烂不堪,木头做的船壳,油漆已经斑驳脱落。船头船尾两头翘起,这种造型的船很像菲律宾的鱼船。
  我们小艇与鱼船接近后,副舰长立即命令六个兵跳上鱼船,分头把守前后左右四个地方,另六个兵在小艇上待命,并令他们注意观察水下动静。
  在船头,我们发现了有八个晒得黑黑的鱼民,副长用英语寻问:你们是哪能个国家的,谁是负责人,船上有多少人,有没有捕鱼许可证(天知道捕鱼许可证是什么样)。待他们一一回答后,我们证实了这是一条菲律宾鱼船,是在这片海域潜水捞海参,顺便炸点鱼。问有无许可证,他们一脸茫然的样子。
  我带着一个兵,到了鱼舱里面。里面非常的凌乱。吃剩的东西扔得到处都是,一股浓腥味直入鼻孔,让人喘不过气来。揭开甲板面,果然在下面发现了不少黑呼呼的海参。回到上面,一个磁罗经引进了我的注意,仔细一看,上面竟然是“中国上海”制造。呵呵,有意思。这种玩意,我只是在最老的舰上的仓库里见过了。又随手翻了翻桌面上的东西,竟然发现一张南海海域海图,上面竟然都是中文。再一看,原来是海南省出版的,地方级的海图。给我的感觉,这条船上下都透着一股子“穷”气。也实在找不到什么东西了。我正准备离去,又看见一个防潮的袋子,毫不客气打开一看,里面竟然都是雷管,呵呵。这个是要没收的。于是将物品拎在了手中。出了舱门。发现副舰长带着兵,将那些菲律宾人全部押在船头,令他们抱头蹲在甲板上。见我出来,问道:“有什么收获”。“没什么,就是一些雷管,我没收了,并拎了拎手中的袋子”我回答到。“这帮人,一点水平都没有,只知道炸鱼。副舰长嘴里嘟囔了一句。” 接着,副舰长又用他那不怎么流利的英语,向菲律宾人喊了一会。大意是这片海域是中国的专属海域,不准你们在此打鱼。如果再次碰上,将没收你们的东西。并把你们人员扣留。当我们乘上小艇往回走时,就见这条鱼船启动,加速,远远地逃离了去。

第三节、放生
在南沙海域捕鱼的我国鱼民中,以海南的琼海、广东的台山还有香港鱼船为多。
香港的鱼船装备最好,配备了最先进的导航雷达,使用GPS定位。船体吨位大,装饰豪华。当然他们钓鱼也很讲究。把小划子开出去,20多条密布在海面。然后人从小划子上跳入海中,专调石斑鱼。然后把这些鱼都养在水线以下的舱里面,这个舱和海相通。保证了鱼的成活率。
广东台山的则不管什么鱼都要,不怎么值钱的,就立即用海盐腌成鱼干。偶尔有了石斑鱼,也不能保证鱼能活着回去。
琼海的鱼船装备最差,鱼民什么都捕。只要能赚钱就行。
我国鱼船看见我们军舰,都会送主动送来一些鱼,当然好的鱼,鱼民是不愿送的。如果我们要求,也会送一、二条过来。我们则将一些肉罐头、小食品类的东西送给鱼民。有时,鱼民的机器坏了,也会向我们求救,我们则派一些兵上到鱼船帮他们修好。应该说,在南沙这片海域,祖国一统的观念比平时更强一些。
一次,我们接到巡礁任务,要在一周时间内,对我们在南沙的六个岛礁巡视一遍。接到命令,我们立即从赤瓜礁出发了.
到了南熏礁时,已是17点左右。离南熏礁几海里处有一个沙州,退潮时,细腻腻的沙子在落日的余晖照耀下,显得暗红并闪着鳞光。景色别提多美了。
这时,指挥所t望哨向舰长报告,在沙州附近有二条鱼船,不能判断国藉。于是派了几个人,仍由副舰长带队,全副武装登上小艇向鱼船方向出击。
鱼船大概看见了我们将下艇放了下来,立即升起了五星红旗。原来是我们国家的,但是艇已入水,还是去看看吧。
快接近鱼船时,发现鱼船弦边写着琼海XXX。几个鱼民在优闲地座着抽烟,见到我们一点也不紧张。我们靠上其中一条,登了上去。船老大用海南普通话与我们打着招呼。说他们是专门捕鲨鱼的。果然,我们见到船的顶部,晒着一条200多斤已被肢解的大鲨鱼,在甲板下的隔板小方格里,我们还看到几条20厘米比小拇指稍粗一点的小鲨鱼正在游着。
一个鱼民见我拿出烟来抽,伸手向我要烟,我顺手把这包烟给了那个鱼民。并向他要了条小鲨鱼,以作纪念。
当我们随口问道:有没有捕捞国家保护动物时, 船老大热情且紧张,连声说:”没有,没有。都知道,国家的保护动物不能随便乱捕的“。一番表白下来,汗都流了出来。
正当我们准备走时,一个兵跑到副舰长面前,手捂着嘴在他的耳边嘀咕了一声。副舰长大声问道,在什么地方。然后跟着兵就走了过去。
掀开一块木板,我的天,我心中暗叫一声。一个有桌面大小的玳瑁一动不动地趴在哪。见到光亮透了进来,艰难地抬起头来,看着我们,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好象是企盼的东西。
“ 这是什么”,副舰长问。"是乌龟",船老大小声回答。“十三陵和乌龟我还是分得清的,我在海上也十几年了”,副长不紧不慢地说。
“这个东西,我们要带回去”。于是,四个战士将玳瑁抬到了我们的艇上。
回到舰上,战士们听说救了一只大玳瑁回来,纷纷跑过来围观。炊事班把最大的盆子装满海水,将玳瑁放在里面。许多战士将钓到的小鱼送了过来。
副政委专门把晚上值更的战士全部集合起来,交待守护好玳瑁,也是今天的一项重要职责。
第二天,舰上专门召开了一次别开生面的放生会。政委还乘机进行了一番政治教育。
放生开始,四个战士把玳瑁抬到舰尾,在大家的呼叫声中,玳瑁从甲板跳入水中。向远方游去。时不时还回一下头。最后成为一个小黑点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
(我得到的那个小鲨鱼,送给机电长做了标本。呵呵)

第四节: 天浴
舰艇装载的淡水有限,只要出海就要控制淡水的使用。

南沙值班,对淡水使用的要求更加严格,甚至会提到舰党支部的议事日程上。专门制定淡水的使用制度。多次的南沙的南沙值班,每个舰都形成了各有特色的淡水管理使用方法。可以说是是大同小异、各有绝招,目的就是保证二个月的值班时间里,有足够的淡供机器使用,完成好任务。

说起来,可能大家不相信。全舰近200个人,每天的淡水使用量要控制在1吨左右。

分配如下:每天炊事班做饭用水,500公斤(包括洗菜、做汤、做饭都在这里),舰员饮用水,500公斤。至于个人用水,自己想办法解决。而解决之道,就是出航前,每个人都准备一些塑料桶,装上淡水。个人值班期间的的洗脸、洗澡、洗衣服用水都在这里。

为了节约用水,兵们发明了不少的技巧。保证淡水使用率达到100%。洗脸时,先打一口缸淡水,有毛巾的一小部分蘸上水将脸湿润,再倒半缸水将毛巾打潮,然后将湿毛巾贴在脸颊上转几圈。洗澡,则要打半脸盆的水,先用手沾上水,将全身拍湿,然后,用手湿湿香皂,再往身上抹,其实效果也相当于干洗了,不过黑灰真是能搓下来不少。第三道工序则是再用手湿水,将身体初步抹净,最后,把毛巾放在脸盆里搓搓,把身子抹几遍。呵呵,澡就算是洗完了。即便如此,这种洗法已算是很奢侈的了。

只有到了下雨的时候,兵们才能放开压力,大洗特洗一场。
茫茫大海,一条舰在海面飘泊。这时,一阵乌云飘到舰的上方,顿时风势夹着凉气扑面而来。下雨了,快接水啊。兵们一声声呼喊,便纷纷拿着桶、盆来到了甲板。有的连洗发香波、沐浴露等也拿出来,一丝不挂地站在甲板上,就等着大雨的到来。此时,舰上的工作也随即变为大清洁,包括个人和舰体的打扫了。
为了加快速度,有的兵已将头发抹上了洗发水,毛巾上打上了沐浴露。先干洗起来。过一会,大雨倾盆而下,虽然南沙的天气炎热,但是下的雨却也是冰凉冰凉的,而且风力又大,洗着洗着就冻得够呛。洗完澡,如果大雨没有停的意思,兵们便开始用空的塑料桶接雨水,以便以后好用。此时,天庶布、通向主甲板的下水管便聚集着众多的桶、盆还有人。兵们裸露的身体在风雨雾中成为一道独特的景色。个别好事者乘机拍下图片,在舰上办的板报上,贴出来。便有兵向领导投诉:“我们被偷拍了”。首长只是笑笑,骂到:不注意形象。兵们也哈哈一乐,又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最倒霉的是,澡刚洗了一半,乌云飘走了,太阳出来了。刚才还是狂风大作,忽然变得阳光明媚起来。洗澡的兵们,一个个眼巴巴地抬头向上望着,手在身上搓着,白色的泡沫和着黑呼呼的水从身上流着。有时候,就见舰首前方几百米远的地方,下着瓢泼大雨,可舰艇呆着的这块海面,却是阳光灿烂。于是只好无可奈何地叹口气:“唉,又得用自己贮备的淡水了”。也有,不甘心的。便在下面喊起来,起锚、起锚。追雨去。
到真的有一次,因为舰艇刚刚转换锚地。还没有抛锚,于是舰长下达口令。向下雨的方向驶去,不一会舰艇又进入了大雨瓢泼的乌云中。

第五节:登礁
到南沙值班,肯定是要到礁上去看看的。同样的远离陆基,同样的使命任务,成为无形的钮带,把舰上和礁上的人员紧紧的联系了起来。
舰艇一到赤瓜礁海域,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装几筐蔬菜、带几箱水果、拿几瓶好酒,由政委带队乘小艇到礁上走访。每次上礁,舰上的战士都抢着报名。但是由于小艇乘座人员有限,只能是信号兵、辅机兵、舱段兵再加上一些舰上报道组的成员组成第一次登礁队伍。
守礁部队一般三个月进行一次轮换。我们上礁,大概也是他们唯一能在守礁期间看见的陌生面孔。
“3.14”海战后,我们占领了六所礁盘,那时条件,就是用几个木头在礁盘上撑起一个小铁皮房子(俗称高脚屋),守礁人员就住在里面.随着条件的好转,以前的“高脚屋”早已被弃之一旁,而以水泥钢筋楼房代替了。以赤瓜礁为例,礁上现在装备了发电机、卫星天线、卫星电话、海水淡化设施、还有无土蔬菜栽培大棚。生活条件和以前相比那真是已有天壤之别。
我们登礁,享受了最高规格的礼遇。小艇距离礁盘还有几十米的时候,守礁的战士已排成一队,在小码头上列队整齐地站好了。当政委登上礁盘时,守礁的最高指挥学,一声立正口令下达后,跑步到政委面前,报告首长:XX守礁部队XX人,列队完毕,请首长指示。然后是双方人员亲切握手,相谈甚欢。
上到礁上,登到最高点,一面五星红旗在旗杆上被风吹得猎猎作响,几挺高架机枪固定在四周,各自管辖着一片海域。一架高倍望远镜,对着越占的鬼喊礁。在上面值班的战士见我们上来,敬了个礼。然后继续t望着四周的海面。
站在最高处,向下望去。整个礁盘大概有两个蓝球场大,被海水淹去了半米左右。海水清澈见底,阳光照耀下,波光磷磷。很多细小的鱼儿在海中游来游去。视线向外,海水的颜色从清到浅绿、深蓝最后变成墨绿。分界线十分的清楚。颜色代表了深浅,据说礁盘外1海里左右,水深就达到了几千米。

一阵笑声传来,原来几个战士正与一个守礁的老兵交谈。这个老兵,守礁的历史已经有十多年了。他说:只要你们的护卫舰在这一抛锚,呵呵,我们就安心地可以睡着了。你们去巡礁的时候,我们在这就感觉特别的紧张。说着,一指对面的越占鬼喊礁。小越南也是这样,你们每次起锚或转移锚地,只要烟囱一冒烟,从望远镜里就可以看到他们的人四处奔跑,回回如此。也许他们仍然笼罩在“31.4”海战的阴影中吧。总怕我们什么时候,干他们一家伙。

我们一个战士好奇的问,越南人现在的守礁条件比我们如何。这个老兵,哼了一声:“穷,据前几年的守礁人员讲,一到晚上,对面的礁就黑呼呼的,为什么,没电呗。他们有时也来个船补给一下,那个船破旧得就象一堆会移动的铁锈块。从我们的望远镜里可以清楚地看到越南人穿得衣服,土黄色的,跟以前拍的电影里面着装差不多。
你们平时,守礁碰到什么情况没有,有人问。老兵答:各种情况多了,如果是我们的鱼民,在附近捕鱼,我们一般不去管。但是没有什么特殊事情,也不允许他们登礁。如果是外国的渔船进入我们这片海域,我们就会开枪警告,当然是向他们的船首方向射击,迫使他们离开。我们这个地方礁盘大,鱼比他们那边多,所以经常有越南、菲律宾的鱼船向我们这靠近。碰上他们,我们可不客气,一律开枪警告。如果不听,继续靠近,我们就直接射击了。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版权无有 多谢转贴
强盛 威严 博爱 之中国
Last Edit: 由 nick.

在南沙战备值班的日子 2007-01-31 21:37 #2

  • chen56
  • chen56的头像
  • 访客
  • 访客
这个守礁的官兵不错就要有这种勇气和魄力.要敢于开枪.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在南沙战备值班的日子 2007-05-06 22:40 #3

  • chen56
  • chen56的头像
  • 访客
  • 访客
真实!!这样的情况介绍太少了!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在南沙战备值班的日子 2007-06-24 13:55 #4

  • chen56
  • chen56的头像
  • 访客
  • 访客
什么时候去曾母暗沙巡一巡呀!!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在南沙战备值班的日子 2012-04-29 17:29 #5

  • ssssnnnn
  • ssssnnnn的头像
  • 离线
  • 新手上路
  • 新手上路
  • 帖子: 5
  • 感谢您收到 0
我们这个地方礁盘大,鱼比他们那边多,所以经常有越南、菲律宾的鱼船向我们这靠近。碰上他们,我们可不客气,一律开枪警告。如果不听,继续靠近,我们就直接射击了。
就要这样才行。。。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在南沙战备值班的日子 2013-12-31 13:43 #6

  • 江要流
  • 江要流的头像
  • 离线
  • 白金会员
  • 白金会员
  • 帖子: 1233
  • 声望: 10
  • 感谢您收到 55
真的是希望我们什么时候,干他们一家伙。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 页:
  • 1
管理者: 南风劲吹
创建页面时间:0.165秒
核心: Kunena 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