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 游客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01 四 2018
各位老友,若有老ID需要找回,请尽量回忆相关细节比如ID名称、注册时间、注册邮箱之类,联系我们可以解决。

浩如烟海
2018年4月1日
  • 页:
  • 1

主题: 我南沙南熏礁守军曾被敌特集体端掉?

我南沙南熏礁守军曾被敌特集体端掉? 2010-03-07 20:56 #1

  • keshing
  • keshing的头像 Topic Author
  • 离线
  • 专家会员
  • 专家会员
  • 帖子: 122
  • 声望: 1
  • 感谢您收到 2
我一直犹豫这个故事要不要讲,就算已经过去十多年了。

  那一天是96年9月的一种艳阳高照的中午,南沙美济礁的海面平坦如镜,仿佛一块蓝色透明的大宝石。

  931舰停在深海区,小艇开始一趟趟的驶出,靠近礁盘上的高脚屋,运过去人员、淡水、食品和各种器材。

  海面开始无风起浪,首先是一点点的震荡着小艇,之后恍惚间,一层似有非有的雾霭开始出现,好像要下雨的海面,而最奇怪的是,头顶依然烈日高悬。

  咸咸的湿气随着浪扑过来,周围的人表情凝重,神色诡异。

  营长蓦地站起身来,虔诚合掌,喃喃念叨,甚为肃穆,而后吆喝一声,同行的战士们撕开几条红塔山香烟,开了一箱金威啤酒,几瓶二锅头,往水中顷洒抛掷。

  

  我这个人有点好处,再骇异的事情,公众场所我也装看不到的。当很多人做同样一件我不理解的事情,我只会反省:肯定是有我不知道的理由。沉默是最好的态度。

  

  1993年南沙的南熏礁曾经发生过骇人听闻的一起重大案件。当时是全面封锁这个消息的。

  缘于该礁盘驻守的20多个守礁官兵,已经连续数日未和负责总指挥的永暑礁进行联系,电报和无线通讯发过去的消息,毫无反响。

  于是总部派了一个小艇前往视察。却是鸦雀无声,一片死寂。

  惊天动地的一声尖叫,发生在打开一个宿舍门之后:一人显见得是头部中弹,面目模糊,已死去多时,房间因为开着窗子通风,尽管尸体腐烂,气味却不是很浓重。之后一具具的尸体都被发现。

  多数死于枪伤,更有两个颈部青紫,面容扭曲,溺死于他人之手。发报机所在的房间,负责通讯的小战士趴在桌上,后脑枕部中弹,手还按在机器上。

  第一反应:他国部队曾经袭击过该礁盘,且多半是夜间偷袭,因为周围枪弹痕迹甚少,无枪战后场面。

  清点尸体人数,发现该礁盘另有十数人失踪,茫茫大海,四周渺茫水色一片,他们能去哪里?

  有心人按照花名册逐一对照,疑点出现,失踪的皆为湖南籍官兵,死亡人员中,江西籍居多,无湖南人。

  后回顾守礁连队的平素情况,该连队,连长指导员分属江西湖南两地,互相攻扦已久,矛盾深厚,手下战士,也按照籍贯分属两个不同阵营,纠纷不断。由此可判断,本次重大伤亡,事故的出现,内乱的可能性更大。后据翻查数日前的通讯记录,当时曾经有一菲律宾渔船经过,途径该南熏礁的时候,应为凌晨2时,但此时该礁盘未向总部发回观察报告。

  那么,失踪的那部分人员,有可能用武力劫持了该渔船,仓皇逃往国外。  

  此事尘封多年,仅流传于江湖耳口之间。

  但是最诡异的是,此后无论哪个礁盘进行人员换防,若是未在水中供奉祭品,则无论天气如果,顷刻必有巨浪袭人,隐隐有人神哭嚎之悲泣云云。

  想来合当如此,前不挨村后不着店的天涯外的天涯,游魂也是难以返故乡的。可怜海底无定骨,犹是春闺梦中人。

  

  那个出事的礁,数年来更是灵异事情不断,据传,话务兵出事的那个房间,因为有通讯器材所在,一直都是需要有人24小时坚守岗位,保持通讯联络。而在那个房间睡觉休息的人,哪怕平素体质再好,睡的再沉,都会噩梦连连,恍然中诉有胸口如千斤大石,心中清凉,却无力挣扎,往往狂喊一声,冷汗一头的惊醒,俗称“鬼压床”,竟是无人可幸免。

  我一个同学,96年去了这个礁担任守礁军医,这小伙子是彻底的无神主义者,对鬼神之事多嗤之以鼻,上礁两周以后,我就听说他大白天的走路就摔了一跤,这个不出奇,因为在高脚屋那样的环境中,都是穿拖鞋的,雨后的木地板比较滑也有可能。

  奇怪的就在于他居然摔的足踝脱臼了,以前他踢足球,摔过无数次的人从来没发生过这种情况。就轻轻的摔了一下而已。  

  

  这种传说听多了,做人难免疑神疑鬼,心怀忐忑,十五十六。

  所以上一个帖子《我要做大厨》中,我提到过深夜站岗,因为心怀鬼胎,没做亏心事,也怕鬼敲门。若是夜间下雨,穿了雨衣,一片漆黑的坐在一个避风的屋子后面,抱着枪,不敢睡着,风浪拍打楼下的黑铁礁盘,中间时有水桶之类的物体发出框框的敲击,风声凄厉如夜枭哀嚎,心里发毛。

  

  看到连长开了门,打着手电出来查岗,好多战士站岗的时候偷偷瞌睡,被他擒获,第二天被罚多站两小时的岗。

  我一直心怀叵测的认为连长很想抓我的小辫子,要不为什么每次我站岗,无论是12点到2点,还是4点到6点,他都会来视察一次?

  黑暗中我看到他用手电搜索,寻找我的位置。

  抽不冷的,我也用手电搁在下巴处,亮一下,证明我是醒着的。他肯定被我吓了一大跳,想想那么黑麻麻的一片,就一个脑袋突然亮一下,我不信他不怕。

  他咕隆几句,大意是我站岗,应该到处走走看看,不能这样坐着不动。

  我谦逊的对他笑笑,表示尊重领导意见,不过我仍然是用电筒抵在下巴那里,然后我微笑,我微笑…………

  我戴上耳机,用一个walkman听陈慧娴的歌,伊甜蜜蜜的娇嗲无比的哀怨的唱:谁在黄金海岸,谁在风烟彼岸,你我在回望那一刹,心中有泪飘降。。。。。

  

  多年后我知道一句经典的总结,叫做“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回想一下,其实当时我害怕的,不是鬼。

  对于枪炮这样的重兵器,椤人性命,竟是可以显得堂而皇之的,我心怀惶恐的,还是拿枪炮的人,哪怕他们是我的战友。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我南沙南熏礁守军曾被敌特集体端掉? 2010-03-08 21:32 #2

  • 晨之晖
  • 晨之晖的头像
  • 离线
  • 专家会员
  • 专家会员
  • 帖子: 104
  • 感谢您收到 0
上次看过的说是内乱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凡是争议的领土都是他国占领的

我南沙南熏礁守军曾被敌特集体端掉? 2010-08-01 14:32 #3

  • 名杨天下
  • 名杨天下的头像
  • 离线
  • 高级会员
  • 高级会员
  • 帖子: 73
  • 感谢您收到 1
不相信有此事,太假啦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 页:
  • 1
管理者: 南风劲吹
创建页面时间:0.149秒
核心: Kunena 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