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 游客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01 四 2018
各位老友,若有老ID需要找回,请尽量回忆相关细节比如ID名称、注册时间、注册邮箱之类,联系我们可以解决。

浩如烟海
2018年4月1日
  • 页:
  • 1

主题: 西南中沙巡航日志摘录

西南中沙巡航日志摘录 2008-05-28 16:02 #1

  • nick
  • nick的头像 Topic Author
  • 离线
  • 管理员
  • 管理员
  • 帖子: 1267
  • 声望: 3
  • 感谢您收到 7
http://www.gdzuoxie.com/kwtj/zuopin/200611010062.htm

西南中沙巡航日志(作者:伊 始)


2006年5月25日

  时隔半年,又要出海了。

  上次,在三亚与302船的兄弟们“拜拜”时,站在舷梯上的杨虾佬曾大声向我喊道:“不是拜拜,是回见!”我猛然醒悟:“对,是回见!下个航次见!”

  “2006年中国西中南沙巡航考察慰问团”共32人,有农业部的、外交部的、中央政策研究室的、中央外办的,还有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和省内有关部门的,作家就我和小东两人。巡航路线:广州——黄岩岛——仁爱礁 ——榆亚暗沙——簸箕礁——曾母暗沙——西部渔场——日积礁——永暑岛——永兴岛——三亚。曾母暗沙位于我国最南端,距赤道两百多海里。按计划,我们将于6月1日清晨在这里举行升国旗仪式,向世界宣示我国对南沙的主权。

  在码头上举行简单而隆重的出航仪式后,中国渔政303船、302船缓缓驶离码头,直向珠江口驶去。我和小东乘坐的是302船。前不久出航西沙时我们坐的也是这条船,尽管船长和船员都换了,但还是觉得格外亲切,暖暖的,有一种家的感觉。

  航向150度,直指黄岩岛。

  

2006年5月26日

  黄岩岛是中沙群岛中唯一露出水面的岛礁。别看岛礁最高处仅有3米左右,它其实是从4000米深海底部生长上来的“珊瑚巨树”,更确切地说,它是一座海山,一座堪与高黎贡山比肩的雄伟珊瑚山。由珊瑚环礁组成的黄岩岛,只是“巨树”的一蓬树梢,“海山”的一角山尖。然而,即便是这个“尖尖角”,也是个不可小看的庞然大物。它近似三角形,周长46公里,面积约150平方公里。环形礁盘上矗立着数百块大礁石,有些高出水面两三米。环礁内是一个面积约15平方公里的泻湖,水深10至30米。通往泻湖的水道口内侧有一沉船,礁盘北侧外缘还有三艘沉船。

  位于南中国海国际航道要冲的黄岩岛,不啻一道横空出世的海上雄关,不但扼守着南中国海国际航道要冲,而且掌控着整个中沙群岛海域。

  上帝之手在布下这着妙棋之后,似乎意犹未尽,手指一点,又将黄岩岛海区点化为一座宝盆。令人垂涎啊,漫说无比丰富的渔类资源和油气资源,即便是这里的海泥,也带着一个金灿灿的名字——金属软泥。诱惑,经不住的诱惑。1978年6月,周边某国政府以总统法令的方式,在将我南沙群岛的大部分岛礁划入其版图的同时,又以专属经济区的名义,将黄岩岛及其附近海域连同台湾以东的部分应属于我国的专属经济区也囊括其中。

  一纸总统法令,意欲卷走我42万平方公里海疆。天狗食日,简直是天狗食日!

  16时30分,船员们举行了一场战备演练。

  

2006年5月27日

  7时许,船只进入黄岩岛敏感海域。对黄岩岛进行逼近观察。303指挥船在前,我们殿后,两船相距约一海里。右舷不远处,两艘外国军舰也一前一后与我并肩而行。我编队按既定航线前进。不离不舍的外国军舰,倒像是在为我护航。

  自黄岩岛直航南下,明天一早我巡航编队将进入南沙群岛海域。南沙群岛由230多个岛礁、沙洲和暗沙组成,其中露出海面的岛礁、沙洲有36个。南沙群岛海域不但是我国最大和最具开发潜力的热带渔场,而且油气蕴藏量非常丰富,有“第二个波斯湾”之称。

  吴壮局长曾不止一次地对我们说,中国曾经是一个海洋大国,但明末以降,封建王朝实行封海锁国闭关自守的政策,虽然朝廷仍以“天下莫不属于王土”自慰,其实国家早已海防松弛,门户洞开,最后只能换来一段不断挨打的屈辱史。作为一份沉重的遗产,它还造成国人海洋意识的薄弱。孙中山先生曾有痛感于此,中国的一切有识之士也有痛感于此。试问,在谈及我们的国土面积时,有多少人能意识到,在965万平方公里这个权威数字之外,我们还拥有350万平方公里的蓝色国土——海洋?

  

2006年5月28日

  经过一天的航程后,7时许,抵近仁爱礁。

  仁爱礁是一个长条状的环礁,南北长15公里,东西宽5.6公里。低潮时礁盘大部出露。南环礁断成数节,形成若干礁门,30吨级船只可以经此进入泻湖。仁爱礁的名称与南海的其他岛礁一样,也是几经变更。1935年中国政府宣布该礁名称为汤姆斯第二滩,1947年宣布为仁爱暗沙,1983年宣布仁爱礁为标准名称。有些外文图书称其为Second Thomas Shoal。有意思的是,海南岛的渔民习惯称之为“断节”,以状名之,实是形象生动。

  此刻,出现在我们眼前的并不是礁盘,而是一艘报废的大型登陆舰。黑黝黝的,十分刺目。原来,这是为我们“护航”的那个国家政府的又一“杰作”。受制于有限的国力,而又要抢得先机,他们只好将一艘破旧的大型登陆舰开上礁盘,以搁浅坐滩为借口,实现对该礁的“事实占领”。从望远镜里望去,空荡荡的甲板上搭着几间歪歪扭扭的小木屋。甲板上毫无动静,海面上也见不到游弋的军舰,与黄岩岛的一触即发恰成鲜明对照。

  半小时后,船只折向西北,直奔美济礁。两礁直线距离14海里,可谓近在尺咫。

  9时许抵达美济礁,担任守礁任务的中国渔政301船徐徐向我编队靠拢。血脉贲张。不只是终于抵达充满英雄传说的美济礁,更重要的是,我和我所熟悉的一帮渔政兄弟行将相聚于云飞浪卷的南沙。拥有航母般身材的301船船长林吉要、一本正经而又十分搞笑的02首长蔡称、手脚勤快口齿伶俐的帅哥大副王汉楚、守礁2000多天的“最高纪录保持者”徐伟进,再加上302船的口水佬船长陈和兴、黑得像炭头似的水手长杨虾佬、以“美济歌王”享誉总队的二副林带伟……这些家伙一旦聚在一块儿,不把天闹翻了才怪。

  我期待着,期待着狂欢的一刻。

  慰问守礁人员和粤台山62175船渔民。以前总把渔家生活想象得很浪漫,上了船才知道,渔船上的劳动条件和生活条件其实十分恶劣。船长年近40,背有点驼。神情刻板,满脸沧桑。污迹斑斑的汗衫领口,露着一截金灿灿的粗壮颈链,结果反将脖子上层层叠叠的皱纹衬托得愈加深刻。62175也算是条大船。船上的睡舱却十分狭窄,除了一张六七十公分宽的床铺,舱里已无转身之地。床头床尾堆满了杂物,最显眼的是一架小型台式电风扇。船长舱稍奢侈些。一台陈旧的窗式空调,一如脖子上的金项链,算是一种地位的点缀吧。

  据守礁人员介绍,近年到南沙打鱼的中国渔民减少了。油价飞涨。往年一个航次的鱼获,能卖20万元就有赚头,现今却只能保本。周边某国的渔船反见其增,就连以往绝少涉足的东沙群岛海域,最多时竟来了几十艘渔船。动力来自大手笔的政府补贴。尽管这是一个欠发达国家,但他们的政府却通过经济手段,大力鼓励渔民到西中南沙作业。不得不承认,这是颇有远见的一着。在西中南沙群岛海域,渔业生产已非单纯的捕捞作业,它早就赫然打上国家主权和海洋权益的烙印。

  

2006年5月29日

  到301船探望林船长。我俩都属鼠。我大他一轮,整12岁。不知为什么,在他面前我总也找不到当大哥的感觉。真是天生的船老大。说不完的故事。水下捕鲨。智斗章鱼。闻所未闻,精彩绝伦。告辞时,船长说今晚过来吃夜宵。

  傍晚,随302船轮机长王伟明下海钓鱼。晚霞绚烂。水天交接的地方,有如传说中的宣德铜炉,闪耀着令人迷醉的金属光泽。地球是圆的。相信只有此刻,只有身处于茫茫大海之中,才能最真切地感受到地球所呈现出的雄浑而又不失秀巧的弧线和坡度。天渐渐地黑了下来,当天边那一线跳动着的炫目金线终于隐入海中的时候,仿佛隆然一响,天穹呼地升了起来,几乎同时,像是有人按下一把巨大的电开关,闪着珐琅般光泽的深邃天幕,霎时闪闪烁烁,星光满天。

  夜钓开始了。海流很急,放了二三十米的鱼线还够不着底。轮机长提醒我们,坠子沉不下去,鱼儿不会上钩。要判断坠子是否到底,全凭指头的感觉。每抛一次钓,总得请轮机长或是艇上的水手掂量掂量,他们说行了,才紧攥长线,等待着那沉沉的一拽。头一遭体验海中夜钓,太兴奋了。大呼小叫。常常以为钓到大鱼了,结果是鱼钩卡在礁盘上。我贪心,总想一鸣惊人,像钓鱼大王杨虾佬那样一家伙钓上条百把十斤的大鱼。适得其反。挑了一个最大的鱼钩,结果却连个虾毛也钓不着。轮机长和水手经验老到。鱼儿频频上钩。不到一个时辰,筐里已经有了二十来斤鱼。凯旋而归。

  301船的夜宵比正餐还丰盛。除了船上的大小头儿,303船的船长、二副、水手长和302船的轮机长都来了。林船长端坐上席,俨然他们中的老大。

  杨虾佬指着摆得满满的餐桌,操着浓重的水东口音说:“全都是活■的,死鱼一条都不要。”还说,“海里的鱼是我杨虾佬的,几时想吃几时■,简直易过借火,点解要吃死的?”

  不知是南沙的海鲜太鲜美,还是友情可以解酒,连喝了二十多杯高度白酒,竟还和没喝一样。小东耍奸,喝了几杯白酒后改喝红的。理由倒充分,皮肤过敏。放他一马。

  轮机长王伟明就没那么好运了。酒到酣处,兄弟们纷纷拿他带女团员出海夜钓说事。女人,永远是守礁人的热门话题。有人起哄,有本事带人下海,该有本事把人请过来。

  行。轮机长一按桌子站了起来。一脸自豪。

  林船长把面前的碗筷一推,挺着胸膛说,赶快收拾,全部撤掉。跟着手一挥,烤日本鱿鱼。是俗称还是杜撰,不清楚。所谓的“日本鱿鱼”,该是巨鱿吧?从来没见过肉身如此之厚、肉质如此之嫩、味道如此之美的鱿鱼。

  如果说他们把我和小东视为兄弟,那么款款而至的两位女性便是上宾了。全体起立,热烈鼓掌。致欢迎辞,然后音乐响起。现今策划一台晚会动辄百万千万,且多是自己喝彩,观众反应冷淡。该让他们见识一下这场临时拼凑的“美济礁之夜歌舞晚会”。虽是自由发挥,却全情投入,处处出彩。

  大副王汉楚,妙语连珠,衔接自然,堪称金牌主持人;02首长蔡称,即席评点,亦庄亦谐,当之无愧的首席评委;船长林吉要,嗓音宏亮,舞步轻盈,比帕洛瓦蒂多了一手绝活;二副林带伟,浅吟低唱,声情并茂,如假包换的“美济歌王”;另一位船长陈和兴,虽没参与演出,却从头至尾手舞足蹈,连声喝彩。当然,还忘不了咬着老大的耳朵大声说话。第二天,林船长不得不苦笑着对人说,这家伙的口水,把我耳朵都灌满了。

  同舟共济,该是500年前修来的缘分。否则,不会玩得这么疯,这么痛快。

  

2006年5月30日

  17时,告别美济礁。301船围绕303、302船缓行一周,以示送行。汽笛此起彼伏,互相呼应。也许是有点伤感,此刻,在我听来,低沉浑厚的汽笛声,就如男人强压在胸腔里的哽噎。西斜的阳光依然十分强烈。林船长神情穆然,庞大的身躯斜依在驾驶楼前的舷板上。王大副挺立于船艏,俊拔的身材宛若一尊雕像。02首长率队列于后甲板,同样是一脸肃穆。

  久久地挥动双手,谁也不愿放下。

  望着渐渐融入晚霞中的美济礁,心情仍起伏难平。刚才,其实应该由我们巡航编队在301船的锚泊地绕行一周,以示对守礁人的深深敬意。我们只余下七天的航程,而他们还要在这高温高湿高盐的环境下坚守两个月。如果只有前面的文字,人们也许会认为守礁生活浪漫而惬意。若不亲历其境,更无法想象那种难言的寂寞与艰辛。

  渔政执法官陈贞国曾给我念过两段顺口溜:“养猪猪跳海,养狗狗发呆。”“白天兵对兵,晚上数星星;舱里团团坐,相对总无言。”

  前一段说的是,那种深入骨髓挥之不去的寂寞,即便是畜生也无法忍耐,况乎人。都以猪来形容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懒汉,听了猪跳海的故事,才明白猪其实也是有思想有情感的,否则,它不会以投海来解脱饱受寂寞煎熬的灵魂。狗坚强些,但长年见不到生人,连吠叫扑咬的本能也退化了。兄弟单位养了一条退役的大狼狗,上礁的时候活蹦乱跳,可没几个月,就变得无精打采,病猫一样,最后不得不人道毁灭了事。不独有偶,杨虾佬也在船上养了一条小狗,没想回到岸上,小狗竟颤巍巍地趴在码头上,连路都不敢走了。

  第二段说的是人。守礁并不像外人想象的那样,可以双脚着地,在礁屿上走来走去。四海茫茫,吃住行全在船上。我仔细丈量过,从后甲板最尾端,经过中部的救生甲板,直走到船头悬挂锚球的地方,90步。左右舷之间,最宽处不超过15步。就是这么一块活动筋骨的地方,也不是随时都可以使用的。南沙的阳光十分毒辣。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足以晒脱你一层皮。甲板滚烫。不到日落时分,谁愿上去晒肉脯?下海钓鱼,也是穿得越厚越好,头顶还得套个头罩。往坏里说,像个蒙面大盗。往好里说,十足一个全副武装的特警。一天24小时,除掉值班睡觉,有足8个小时任你挥霍。都说时间宝贵,可这里的时间缓慢得让人不知如何打发是好。看录像吧,台词都背得出来了,还有啥看头?聊天吧,最刺激、最隐密、最难以启齿的私房事都拿出来说了,嘴巴里还有什么可抠的?都说,守完礁,十天半月里,人还是木木的,连与亲人交流都变得困难了。今年三月,陈贞国守礁回来,我们给他接风。平时很活跃的他,竟像换了个人似的。问一句,答一句,木纳得像个没出过远门的老农。

  也有例外。守礁时间最长的徐伟进说,一上船,就得把所有的牵挂都斩断,连电话都不要打。船上有卫星电话,可你能打吗?光“喂喂”几声,就28块钱。再说,就是家里有事,你又能怎么样?所以,干脆就当没这个家。一切回去再说。

  林船长说得更干脆。守礁,一要放心,二要死心。辛苦老婆大人,回去加倍补偿。

  没有“舍小家为大家”之类的豪言壮语,却真实得令人为之动容。

  保重,301船的兄弟们!保重,所有守卫美济礁的兄弟们!

  

2006年5月31日

  零时,空中出现两颗不明灯光,一在303船上空,一在302船左舷,后证实是直升机。

  零时10分,发现我船右舷有船只行驶迹象。

  零时15分,确认距我船尾3.14海里,方向295度的地方,有船只一艘。

  零时26分,海上总指挥刘添荣指示:这一带海域复杂,注意观察,特别是明天早上,要更加警惕。

  6时40分,抵近榆亚暗沙西北海面。望远镜里,建在暗沙上的建筑物清晰可辨。显然,沿途所见的被侵占的岛礁之中,这是经营得最像样子的地方。紧凑的建筑物群落中,耸立着几丛绿树。码头、航标灯、水文测量标志皆历历在目。

  榆亚暗沙实际是一座断续的环礁,东西长约34公里。11年前,吴壮率领的中国渔政巡航编队,曾在这里遭到3艘外国军舰和一架武装直升机的拦截。我编队在吴壮的指挥下,沉着应对,巧妙周旋,再度上演了一场维护国家主权的壮剧。尔后,郭锦富副局长、杨朝雷副局长又相继在南沙巡航中挫败外国军舰的挑衅。

  南海渔政的头儿们,从原局长刘国钧开始,可都是经过大风大浪的。

  

2006年6月1日

  5时10分,船泊曾母暗沙中心点,方位北纬3度58分,东经112度30分。从地理学的概念上讲,岛指常年露出海面的礁屿,礁随潮涨潮落而浮沉,暗沙则常年没于水下。曾母暗沙最浅处21米,面积仅2.12平方公里,却是南海最有价值的油气开采地区之一。

  大海黑沉沉的。船艏前方和右舷有几处灯光,贼亮贼亮。在驾驶室值班的二副告诉我,那是海上油井。

  5时30分着装列队,6时18分升国旗。

  第一次见识赤道带上的海上日出。四海波静,星星早已隐去,透着墨玉般光泽的大海缓缓起伏,似乎屏息着巨大的呼吸,在等待着海天开裂金光四射的庄严一刻。雷达甲板上,面对旗杆,我们与整装列队的船员也在等待着,等待着即将降临的北京天安门升旗的同一时刻。一阵无声的骚动。无须回首,仅凭感官便可察觉到背后出现了一个令人心悸的变化。是的,此刻,就在此刻,蓦地现出一道细长的金线,将混沌一体的海天遽然划分开来。几乎同时,伴随着愈来愈猛烈的燃烧,天空与大海忽然喧嚣起来,无以名状的奇丽色彩迅速地变幻着,竟将那刚刚分开的海天又融为一体。赤道的日出,宛如身着迷彩服的方队,威武雄壮地向我们走来。国歌奏响。旗手右手一扬,鲜红的五星红旗骤然展开。热血沸腾。带着晨曦,挟着海风,国旗徐徐升起,升起在我国的最南端,升起在我首次抵达的曾母暗沙。海疆,只有此刻,我才确确凿凿地感受到,地图上的一道曲线,它所蕴含的全部重量和意义。

  

2006年6月2日

  登永暑礁慰问守礁官兵。这是一座海上花园,满目葱绿。蔬菜基地门口有一条独联:“无土运土无菜种菜无中生有”。此联内涵丰富,至今无人对得上。

  下午钓鱼。鱼儿赶集似的争相上钩。3条剥皮鱼。跟广州卖的剥皮鱼不同,圆棱形,身披黑色坚甲,头部有一根半米长的硬刺,尾巴竖着四片锋利无比的刀状角鳍。一拎,一条足有十多二十斤。轮机长提醒我小心点。台山有个渔民用脚去拨弄躺在甲板上的剥皮鱼,没想它尾巴一甩,竟将渔民的脚筋切断了。

  郭蕤生日,炊事员特地做了两个大蛋糕。说是蛋糕,其实与松糕差不多,松糕也不错,意思到了就行。又喝多了。高兴,世侄嘛。郭蕤也喝了不少。他含着泪花对大家说,这样的生日,一生中可能也就这么一次了,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各位叔伯阿姨,再说我就要哭了。

2006年6月3日

  船有点摇。摇摆度也就六七度罢了,有些人却已经吃不下饭了。按说,现在是顺风顺水,往北航行应比往南航行要平稳许多。可事情就是这么奇怪,整个儿倒了过来。问二副郑坤泉是怎么回事。在FILAKA号远洋捕捞船当过副船长、自嘲“官越当越小”的他,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海上的事情哪有个准,这会儿的涌大,不摇才怪。

  这家伙有意思。几次给他拍照,都躲开了。连说,别拍我,长得这么丑。当我将偷拍的照片拿给他看的时候,却咧开嘴笑了。年轻的时候我比这帅多了,相信啵,我还当过演员呢。问他具体情况,却又守口如瓶,光摇着头笑。他不大合群,却喜欢上我房间闲聊。他说,要知道你这么爽,该准备几瓶好酒跟你好好喝一喝。言下之意,船上的诸葛酿、沪山老窖、四特都不值一提。问他那你喝什么酒。又笑,米酒,打船长的秋风。

  他是见过世面的人。在摩洛哥待了一年多。劳务输出。本想听他侃一侃异国风情,磨了半天就说了三件事。一是摩洛哥四季如春,跟昆明差不多;二是摩洛哥司机不跟行人抢道,乘客上车也很礼让。他打过一次塞子,招来很多眼光,后来就不敢了,怪丢人的;三是揍了一个外国水手,个头比他大,一脚踢下舱梯。这家伙懒,磨洋工。说起这些,口吻总是那样平淡,三言两语,仿佛那是别人的经历,与他无关。

  晚上,他煮了一大锅鱼汤,请我们几个人去喝酒。说好了就喝一壶,要值班。锡壶见底后,又跑到船长舱里灌了满满一壶。这回他真的不再喝了,只是一个劲地问,这酒怎么样?眉目都在笑,很天真的样子。他是真的帅,一表人才。

  一路都在读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战略演讲录》。书是何一骏的,上面画满了道道。显然,《经济全球化与中国海权》、《海权与中国的发展》两文是他的阅读重点。何是南沙渔业处的处长,我国首部渔政学的著作者。从战略理性的角度审视南沙的纷争,可能是他给自己定下的一个新的研究课题。

2006年6月4日

  起风了。6至7级。

2006年6月5日

  返航。在三亚开了个座谈会。广东海洋渔业局张健生书记的发言十分精彩,难怪他在船上老是对着台手提电脑发呆,原来是在思考问题。海南渔政的同志也介绍了他们的情况:他们只有两条船,不但吨位小,而且面对暴涨的油价无计可施。出不了海。

  盖国家剧院,我们可以几十亿元地投进去。面对200多万平方公里的南中国海,我们的渔政却捉襟见肘。小东认为,应当成立西中南沙经济特区。我认为应将渔政、渔业、海洋科考、海洋开发等有关机构,合并为国家海洋总局。自然,这都是纸上谈兵,不及张书记说的具体。

  责任编辑:世 宾

内文摄影:伊 始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版权无有 多谢转贴
强盛 威严 博爱 之中国
  • 页:
  • 1
管理者: 南风劲吹
创建页面时间:0.247秒
核心: Kunena 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