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 游客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01 四 2018
各位老友,若有老ID需要找回,请尽量回忆相关细节比如ID名称、注册时间、注册邮箱之类,联系我们可以解决。

浩如烟海
2018年4月1日
在不违背道德和法律的前提下,一切不合于其它版块的帖子,均可发表于此。
  • 页:
  • 1

主题: 中国该不该让出南沙群岛?

中国该不该让出南沙群岛? 2005-11-22 19:38 #1

  • chen56
  • chen56的头像 Topic Author
  • 访客
  • 访客
这篇文章写于1995年。历史过去了将近十年时间,南海的归属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是南海及其相关联的周边局势并不安宁。比如北部湾的划界及其后出现的我国渔船被扣押等等问题。看看曾经的拙作,认为文中所提问题还是有值得反思的地方。海洋国土是海洋战略的基础,而是否海洋强国是检验一个国家是否强盛的主要标准之一。于是拿出来以馈网友,请大家发表高见。

中国该不该让出南沙群岛?

几乎所有不怀偏见和尊重历史的人都不会否认,南沙群岛属于中国的法理依据更扎实、更充分,因为任何法律的适用都是以事实为前提的。尽管篡改历史、歪曲事实、附会法理还有人在,但无论是取得领土的地近原则还是先占原则;它的前提都必须是无主土地,而中国最早发现和开发使用南沙群岛,并对其行使主权则是不容置疑和早已为世界所公认的。因此在与海外学者谈及此问题时,他们常在最后委婉地提出这样一个要求“中国这么大,让出一点嘛。”笔者不否认,这些人与所有的善良人一样,有着强烈的和平愿望,但是就南沙群岛争端探究一下,我们不禁要问,让出领土一定会有和平吗?如果这一和平是以不断地牺牲12亿人的根本利益为代价的,那对中国是否太不公平了呢?另外,让出领土是要有环境与条件的,现在有这样的环境与条件吗?

1949年,共产党执政后,在边界问题上,中国面临着与部分邻国的划界问题。在当时的对外交往中,作为马克思主义者的毛泽东,可以藐视一切对世界发号施令的大国和它们对中国的压力,但在与弱小邻国的领土划分问题上,他的思想却充满了理想主义的宽容,这也或多或少地代表了在新的意识形态下共和国人民的那份纯真,当然还有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如《诗经》中所说:“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为报也,永以为好。”我国也因此向邻国让出了一些领土。对于这样的牺牲,不是每个人都想得通的,于是才有了后来毛泽东用典故教育大家的一幕,这就是著名的“千里修书为筑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应该说,中国人民为了和平和睦邻友好做出了很大的牺牲,而且时至今日还在为了和平作不懈的努力。这就是面对我国南海周边国家不顾我政府一再声明对南海诸岛拥有主权,抢占部分岛礁,篡改历史,附会法理,企图改变领土主权的行为,为了安定的周边环境,鉴于南沙群岛的现状,我国政府仍提出了和平解决,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主张。从情理上说,南海诸岛多年来能够风平浪静,应该感念中国人民做出的忍让和努力。但是结果如何呢?往事尚且不论,笔者仅就最近美济礁事件前后发生的又一轮关于南中国海的热潮,谈谈纯属中国学者个人的看法。

中国对南海诸岛行使主权由来已久。从老牌殖民者最早侵入、侵占该海域岛礁开始,中国政府就不断地用各种方式声明对南海诸岛所拥有的主权,并于1992年公布领海法。但是有人却想淡化这样的历史事实,企图在领土问题上偷梁换柱,把地区争端的责任推向中国一方。法新社北京1995年2月9日英文电《中国证实在斯普拉特利(南沙)群岛菲律宾所属的一个岛礁上建立设施》中提出:“近些年来中国在对该地区提出主权要求时对较小邻国采取了特别咄咄逼人的态势。”继而,法新社雅加达1995年4月10日电,《印度尼西亚空军加强对南中国海的监视》中又提到:“这种紧张局面是因中国声称拥有整个斯普拉特利(南沙)群岛的主权引起的。”法新社的这些言论,与本世纪30年代初法国殖民者为侵占我南沙群岛岛礁,极力淡化我国对南海诸岛主权的言论几乎同出一辙;然而我国政府和人民早在1933年就对法国殖民者的侵占行为给予了强烈的抗议。也就是说,如果人们不健忘的话,无论如何都不会认为中国是“近些年来”才对“该地区提出主权要求”的。但是60多年后法新社依然重弹老调,不顾南海诸岛早已属于中国的事实,真的是为和平着想吗?其目的令人费解。

和平解决南沙群岛争端,谈判是主要途径,但是用什么方式进行谈判,争端各方却未达成一致意见,中国主张与南沙群岛主权有争议的周边国家举行双边谈判。这是珍视祖宗留下的基业所应采取的态度,我们很难设想一个对自家财产拥有完全所有权—,并认为这种权利无可争议的人,会去参加凯觎他的财产的邻人们为瓜分该财产所举行的分配会。而南海诸岛周边国家的多数则主张多边谈判,并希望国际社会或其它国家能够介入。既然这些国家在领土问题上那样振振有词,为何不能充满信心地单独面对谈判对象呢?据说是为了和平,难道双边谈判就没有和平吗?据说是因为意识形态的差异,但是如果从公正的立场出发,领土问题与意识形态的联系并不紧密,事实上,多边谈判和使南沙群岛问题国际化的最核心问题,是将本来属于中国的南沙群岛当成无主土地来瓜分。菲律宾一方挑起美济礁事件后不久,1995年2月17日《亚洲华尔街日报》载马克·瓦伦西亚文章:《如何结束斯普拉特利(南沙)群岛的争吵》,该文章提出了两个方案:一个是主权瓜分,“这种方案可使菲律宾、越南和中国/台湾拥有面积大体上相等的地区。马来西亚可以得到靠近沙捞越和沙巴的两大片水域,这两大水域之间由一条走廊隔开,可满足文莱的主权要求。”对于这样的瓜分,瓦伦西亚也不好意思,“这个解决方案的主要问题在于中国得不到可能蕴藏石油的任何地区”;一个是经济权利瓜分,“按照这个方案,提出主权要求的所有各方把各自的要求放在一边,建立一个多边的斯普拉特利(南沙)群岛管理局,负责管理这个有争议地区。……这种方案要求中国和台湾放弃它们在‘历史上’对南中国海大部分地区提出领土要求。作为回报,它们可以共同在这个管理局中占有51%的份额。”就在这两个方案提出的50多天后,菲律宾也提出了瓜分方案。合众国际社马尼拉1995年4月10日电,《马尼拉希望解决斯普拉特利(南沙)群岛问题》,电文说,菲律宾众议长贝内亚西建议,“在斯普拉特利(南沙)群岛划一条中线,其东南地区应该属于菲律宾,中线的西南地区应该属于马来西亚,以北地区由其它各方划分。”或许我们不应怀疑他们提出瓜分南沙群岛的方案充满和平愿望,即:和平地瓜分南沙群岛。但是这种不征得别人的同意,就如此这般地盘算分配别人碗里的东西,并企图把别人的东西“和平”地拿到自己的手里的做法:是否太欠公平?

在谈到多边谈判问题时,日本最近一段时期对于介入南沙群岛争端的兴趣和重提往事都是值得注意的。佐藤山一在《日本牌》中说:“斯普拉特利(南沙)群岛对某些日本人来说是相当熟悉,这不仅是因为日本在1939年曾占领过这些岛的和岛确,而且日本帝国海军部把太平岛作为它的一个潜艇基地。可是在宣告太平洋战争结束的1951年旧金山会议上,日本宣布放弃斯普拉特利(南沙)各岛的一切权利。虽然这次会议明确决定,日本对这些岛屿不拥有主权,但会议从未决定这些岛屿的归属。”佐藤山一言下之意,日本占领的是无主土地。而在今天“日本对斯普拉待利(南沙)群岛问题是有利害关系的。而且由于这种利害关系不伴有领土要求,日本的介入也许意味着能找到一种解决方法。”①在这里我们不禁要问,日本有资格对南沙群岛提出领土要求吗?因此这里必须指出的是,日本当年在南沙群岛的行为是侵略,而不是对无主土地的占领。侵略和干涉总是以保护利害关系或利益为借口的,所以日本没有领土要求最好不要介入,对于这一点,中国人有着痛切的感受。

既然佐藤山一在这里提到了旧金山会议,我们就不能不往事重提。1951年旧金山签订对日和约时,美国排斥了在抗日战争中做出了最大牺牲的中国,与日本签订了和约。和约违反1943《开罗宣言》和1945年《波茨坦公告》,故意隐去南海诸岛的主权所属,留下了争端的祸根。在和约还是草案之时,中国外交部长周恩来就已声明:“西沙群岛、南威岛正如整个南沙群岛、中沙群岛、东沙群岛一样,向为中国领土,……。不论美英对日和约草案有无规定及如何规定,均不受任何影响。”我们看到,这是一次为签订协议举行的谈判,但受日本侵略者伤害最深、利害关系最直接的中国却被排斥在谈判之外.无独有偶,如今还有人希望把中国当成南沙群岛的“局外人”②。世上有这样为了“和平”的行为吗?没有公平就一定没有和平。

在世界反法西斯胜利50周年的今天,全世界人民都非常珍视和平。和平也是解决南沙群岛争端的最高原则。然而怎样才会有真正意义的和平呢?无疑的,它必须是在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建立的和平。但是在南沙群岛问题上,我们看到的是怎样的和平呢?

几十年来,特别是70年代以后,中国南海周边的一些国家便开始了颇具规模的抢占南沙群岛岛礁的活动,然而为了和平的周边环境,中国政府一再声明用和平方式解决争端,但一些人对中国政府所做的努力却似乎视而不见。极不公平的是,中国的海域、岛礁不断地被侵占,但中国却不能在自己的领土和海城内有所作为,中国与美国克里斯通公司在南海勘探石油道越南反对是一例;菲律宾利用中国在美济礁上修建避风设施大做南沙群岛争端国际化的文章是一例;菲律宾不顾中国提出的释放被菲军方逮捕的在南沙群岛海域捕鱼渔民的要求并准备起诉他们是一例;菲律宾不顾中国政府的劝阻,组织记者到南沙群岛采访,蓄意再掀南沙群岛争端波澜又是一例,等等,不一而足。然而在一些人眼中,中国面对这一系列挑衅行为,似乎是除了声明表示遗憾以外,不能再有其他作为,南海诸岛的和平责任只有中国承担。

近年来,东南亚不少国家争相购买先进武器,其军备竞赛令世界注目,就连战后急需大笔资金重建基础经济的越南,也不讳言自己要成为海上强国,但当中国因多年裁军和削减军费,各种军事设备都已非常落后而需更新时,却招来了一片非议。中国幅员辽阔,中国有12亿人口,中国的经济发展需要和平环境,中国为什么就不能有与之相适应的武装以保护其安全呢?为什么有些人这么害怕或不愿意看到中国的强盛呢?诚然;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国的驯服是令人向往的,以至今日,还有人用老殖民者的口吻来解说中国:“在本世纪初,对中国的观察比较尖锐的人之一是中国帝国海关的英国官员濮兰德。他赞成同中国贸易,反对帝国主义,但拒绝接受那种大吹大擂的推论,即商业交易可把中国驯服成可爱的猫咪。”如果濮兰德在世,他“可能从这些事件(即:中国在美济礁上的设施,珠海缉私艇进入香港水域,中国渔民在南沙群岛打鱼)中发现证据,证明中国与世界经济越来越多的联系并没有削弱其传统的霸权观念,北京想得到横行霸道的好处,但是也想得到文明国家有权享有的那种荣耀。“不能允许中国在南中国海行使主权。”真是久违了,殖民者的“荣耀”。试想,强行占据了清政府海关总税务司要职的英国官员所赞成的同中国的贸易是怎样一种贸易;试问,自己跨洋巡逻作战却指责中国在自己的领土上行使主权是横行霸道,奉行的是哪家的准则;再问,谁是被驯服的猫咪,英国,法国,日本抑或是美国?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驯服者与被驯服者之分,国与国之间还有平等吗?实质上,无视南海诸岛是中国的领土这一事实,“不能允许中国在南中国海行使主权”,才是霸权主义者最想说的,但却不要历史事实和法理依据的真心话,虽然如此,今天的中国人,即历经了苦难和奋斗,认识了世界,也认识了自己的中国人,仍可用宽广的胸怀去理解别人:或许真的有人是出于和平的愿望而担心中国有霸权主义呢。但不无遗憾的是,他们错了,彻底地错了。正如美国前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在他的《回顾:越南战争的悲剧和教训》一书中所说:“我们没有专家为我们做指导,以弥补我们对东南亚的无知,因为国务院许多著名的东南亚专家和中国专家已在50年代的麦卡锡歇斯底里大发作期间被清洗掉了。这真是啼笑皆非。因此,我们——当然包括我在内误解了中国的目的,误以为它的论调中隐含着建立地区霸权的野心。”应该说由于文化的差异,由于意识形态差异引发的偏颇,使得美国几十年来对中国的了解总是在想象中进行的,这才有了美国在朝鲜战场和越南战场的失败。作为渴望和平的一员,笔者希望能给西方大国进一言,为了东亚和东南亚地区的稳定安宁,请放弃对中国失之偏颇的想象,真正地了解中国。

综上所述,在周边国家几十年侵入和蚕食南沙群岛的过程中,由于西方国家政治、经济利益的介入,特别是近一个时期“中国威胁论”的影响,中国南海的局势变得日趋复杂和紧张,某些国家对南沙群岛的领土要求也已近乎巧取豪夺,譬如菲律宾近一个时期的行为。在此情况下,中国让不让出南沙群岛都已经没有意义。其次,在多数侵占了南沙群岛岛礁的国家中,不存在无这些大地不能生存的情况,更何况个别国家在领土问题上是以扩张为宗旨的;譬如越南的“东进,扩展东海领土”④。第三,在私有制世界中,财产问题是没有理想主义的乐园的,特别是在西方世界对意识形态的差异如此格格不入的情况下,让出土地也是没有意义的。鉴于此,笔者的结论是:中国不能让出南沙群岛。

注释:
①[日本]佐藤山一,《日本牌》,载《远东经济评论》1995年4月13日。
②参见艾伦·博伊蹲:《共同开发斯普拉特利(南沙)群岛交易也引起对南中国海提出领土要求的其它国家的不安》,载香港《东方快讯》,1994年12月2日。
③《中国野心》,载美国《华尔街日报》,1995年4月5日。
④[越南]刘文利,《越南:陆地·海洋·天空》,[越南]人民公安出版社,1990年。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中国该不该让出南沙群岛? 2006-02-08 16:58 #2

  • chen56
  • chen56的头像 Topic Author
  • 访客
  • 访客
没了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 页:
  • 1
管理者: Liang3a
创建页面时间:0.138秒
核心: Kunena 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