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 游客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01 四 2018
各位老友,若有老ID需要找回,请尽量回忆相关细节比如ID名称、注册时间、注册邮箱之类,联系我们可以解决。

浩如烟海
2018年4月1日
  • 页:
  • 1

主题: 枪炮声在南中国海响起--赤瓜礁之战纪实文章大全(多篇)

枪炮声在南中国海响起--赤瓜礁之战纪实文章大全(多篇) 2005-11-27 16:47 #1

  • chen56
  • chen56的头像 Topic Author
  • 访客
  • 访客
1988年3月初,两艘飘着八一军旗的军舰出现在南中国海面上。它们是我人民海军导弹护卫舰鹰潭号和湘潭舰,奉命去南沙执行正常的巡逻任务和考察。

南沙海面上碧波荡漾,似乎很平静,但细心的士兵们已感受到一种异样的气氛。3月7日,鹰潭号在永暑礁附近巡逻,天空中突然传出一种轻微的声音,渐渐地,声音变得清晰了。舰上的官兵看到一架军用侦察机朝舰的左侧飞来。这是美国的猎户式反潜巡航机,是从菲律宾的克拉克空军基地起飞的……

  3月13日午夜零点和一点,鹰潭舰和湘潭舰分别接到上级命令:越南当局派遣3艘大中型武装舰船和200多名武装人员,非法侵入我领海,并将在14日清晨强占赤瓜礁。现在命令你们立即启航,于14日清晨7时之前赶到赤瓜礁和我502舰会合,向越南侵略者提出警告,要他们立即撤出我领海。

  “起锚,航向085,两进三!”舰指挥官快速地下了命令。鹰潭号以45公里的时速向赤瓜礁急速奔驰。

  湘潭舰指挥员接到命令后用海图尺在海图上一量,心想,自己舰的位置离赤瓜礁距离还比较远。按军舰的航速要按时到,时间实在是太紧张了。时间再也不容许舰指挥官想下去。他拿起话筒下达了“起锚,两进四”的命令。湘潭舰立时象一头猛虎,撕毁夜幕,劈开波浪,以极限的转速向前方奔驰。

  3月14日清晨,3艘越南武装舰船一同赶到了赤瓜礁。越舰船一抛锚,就立即往赤瓜礁运送了117名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这些人员还打着从舰上卸下的水泥板和其他一些器材,打算永久霸占岛礁。

  6时30分,鹰潭号提前半小时到达赤瓜礁。这时,越军一艘大天型登陆舰在赤瓜礁西北侧,距离鹰潭号左舷仅5000米;越军另一艘武装船在赤瓜礁西南边,距鹰潭号仅2000米;还有一艘越军的武装船则在赤瓜礁的北面游戈。鹰潭号三面受敌,境地十分危险。此时,越军舰船上的枪炮都对着我方。

  6时44分,湘潭舰也赶到了赤瓜礁,而且提前了16分钟。此时,海上的一切都似乎凝固了。紧张的空气沉重地笼罩在赤瓜礁的周围。

面对越军的强盗行径,我方向越军提出警告,郑重申明赤瓜礁是中国的领土。欢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Last Edit: 由 .

枪炮声在南中国海响起--赤瓜礁之战纪实文章大全(多篇) 2005-11-27 16:48 #2

  • chen56
  • chen56的头像 Topic Author
  • 访客
  • 访客
1987年2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巴黎召开了第十四届政府间海洋委员会年会,通过了《全球海平面联测计划》,计划在全球建立200个海洋观测站,并委托中国建立5个海洋观测站,其中大陆沿海3个,西沙、南沙各建1个,南沙群岛的观测站序号为第74号海洋观测站。中国政府经过近50天的考察后,决定在南沙群岛中的永暑礁建立第74号海洋观测站。

  为确保永暑礁海洋观测站建站成功,也确保中国政府在南沙站稳脚跟,确保南沙主权,中国政府决定派遣海军舰队,巡逻和进驻南沙群岛。1988年1月18日至3月14日,中国海军舰队先后进驻南沙群岛南端尹庆群礁中的华阳礁,南沙群岛中部九章群礁边缘的赤瓜礁和东门礁,郑和群礁西南的南意礁,南沙群岛北端中业群礁西南的澄碧礁。在中国海军军舰的警戒和保卫下,中国施工部队在永暑礁正式开工建设第74号海洋观测站。

  时隔不久,越南当局发现我在南沙建立海洋观测站后,企图先于我方抢占南沙群岛的部分岛礁。越南武装人员先后抢占了永暑礁周围的西礁、东礁、日积礁等5个岛礁,直接对我建站构成威胁。此后,越军又于1月31日上午,派出2艘武装运输船,满载着建立高脚屋的各种器材,直奔永暑礁而来,企图强占永暑礁。在永暑礁附近海域担任警戒任务的我护卫舰编队迅速迎击拦截,越军被迫放弃强夺永暑礁的企图。

  强夺永暑礁不成,越军仍不甘心,又转而抢夺永暑礁以南41海里的华阳礁,以控制尹庆群礁、威胁永暑礁。1988年2月17日,当我162号驱逐舰和508号护卫舰护送147号船离开永暑礁驶向华阳礁准备登陆建高脚屋时,突然发现越军扫雷舰和武装运输船各1艘,在华阳礁附近抛锚,企图抢先登陆。数分钟后,少量越军划着橡皮舟开始从东面登礁。我编队立即派出由6人组成的登礁突击队,驾驶小艇从西面向华阳礁高速接近,决心抢在越军之前登上该礁。最终,我海军战士驾驶快艇先行上礁,并占领了该礁的制高点,插上五星红旗。越军也不甘示弱,跳下橡皮艇,在离我国旗15m左右的浅海里,打上木桩,插上越南国旗。为维护国家尊严,我海军战士严阵以待,双方开始对峙。

  3个小时后,风云突变,暴风雨中涛涛海浪滚滚而来,越军最终不敌中国勇土,只得撤离。我6名登礁勇士,在华阳礁上坚守40多个小时,直到建成高脚屋。并在华阳礁上留下了第一副对联:

  上联:守华阳六虎何惧艰难险阻
  下联:卫海疆男儿哪怕狂风恶浪
  横批:虎存礁在


  礁上争夺战

  越军未能啃动永暑礁和华阳礁,便转而抢占尚未被中国海军控制的其他岛礁。从1月15日至2月19日,越军先后抢占了我5个岛礁,并将目光瞄准九章群礁边缘的赤瓜礁、鬼喊礁和琼礁。

  为遏制其抢礁行动,保障永暑礁建站工程顺利实施,我海军决定增兵南沙。2月22日,南海舰队502编队赶到;3月5日,东海舰队531编队赶到。至此,在永暑礁及其附近海域,我已集中15艘作战舰船。

  各舰船逐岛守卫,防止越军抢占。

  1988年3月13日赤瓜礁海域。

  赤瓜礁在永暑礁以东,是九章群礁西南端的一个小环礁,长约5000m,宽约400m,退潮时露出海面。因水下礁盘上生长着一种形似瓜的红色海参,故名赤瓜礁。

  我502号导弹护卫舰于14时25分放下1艘小艇,组织人员登上赤瓜礁,插上国旗。17时左右,502号舰雷达发现3艘越南舰船向赤瓜礁方向驶来。502号舰一面监视越南舰船的行动,一面召回登礁人员,做好战斗准备。

  傍晚时分,越军604号武装运输船在赤瓜礁抛锚;605号运输船在赤瓜礁东北5海里的琼礁抛锚;505号登陆舰在赤瓜礁西北1海里的鬼喊礁抛锚。越军企图同时抢占赤瓜礁、鬼喊礁和琼礁。此时在这一海域,我海军只有1艘战舰,而且难以抽出更多的人员登礁,形势对我极为不利。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502号舰果断决定先于越军登礁插旗。ZI时,我6名舰员乘小艇登上赤瓜礁,插上五星红旗。第二天,我531号、556号导弹护卫舰赶到实施增援,556号监视琼礁方向,531号则与502号舰会合。

  3月14日6时,越军604号运输船置我国旗和武装守备于不顾,胆大妄为地将架设高脚屋的器材源源不断运上赤瓜礁。至7时30分,越军上礁人员共43名,并在赤瓜礁北侧插上2面越南国旗。

  与此同时,我502号舰抽出33人,531号舰抽出25人登上赤瓜礁,使我登礁人数达到58人。此时,双方礁上人员相距约l00,并各站成一列,缓慢逼近。由于礁上水深及胸,珊瑚礁高低不平,双方又都保持高度戒备状态,所以前进十分缓慢。当相距30m时,双方都停下了脚步,形成对峙。

  突然,l名越军士兵向前走了几步,将1面越南国旗插在我官兵面前的珊瑚礁上。面对这一挑衅,531号舰反潜班长杜祥厚猛然跨前一步,一手拔旗,一手与越军护旗者扭打。越军另1名士兵见状立即开枪射击。时值8时45分。

  我官兵立即开火还击,礁上战斗打响。战士们一边反击,一边按预定方案,潜入水中迅速后撤,与越军拉开距离,以利于我舰炮实施火力支援。越军604号船见礁上战斗打响,随即以重机枪向我礁上人员和502号舰扫射。502号和531号舰立即还击。9分钟后,604号船中弹着火,迅速沉没。9时,越军登礁人员走投无路,举起白衬衣投降,我登礁战士随即停止还击。10时50分,英勇的上礁官兵全部撤回舰上。


  海上反击战

  黄瓜礁战斗打响后,位于鬼喊礁海域的越军505号登陆舰对我舰实施炮击。我编队指挥所即令531号舰实施反击。531号舰边机动边射击。不久,505号登陆舰即中弹7发,前炮被摧毁,烟囱被击中,驾驶台冒起滚滚浓烟,舰上燃起大火,摇摇晃晃地向近处的鬼喊礁驶去。后该舰在鬼喊礁整整燃烧了5天。

  3月14日晨,增援赤瓜礁海域的556号舰奉命驶向琼礁,监视越军605号船动向,并准备登礁插旗。9时15分,556号舰抵达琼礁后,发现越军605号船已派9人抢占了琼礁。556号舰当即警告其离开。越军不仅不撤走人员,反而以舰炮向556号舰射击。556号舰立即反击,怒吼的舰炮将605号船指挥台掀翻,打得它船体歪向一边。9时37分,556号舰停止射击。605号船于当晚沉没琼礁附近海域。至此,我英勇的海军官兵击退越军入侵,捍卫了祖国神圣海疆。

  赤瓜礁海战,从7时30分我海军登礁,到10时50分登礁人员全部回舰,编队撤出战斗,历时3小时20分钟;海上战斗从8时48分502号舰开炮还击,到9时36分556号舰奉命停止射击,共历时48分钟。

  战斗中,我战舰共消耗l00mm炮弹285发、37mm炮弹266发,击沉越舰2艘,重创1艘,缴获越南国旗1面,俘虏越军9人。越军伤亡及失踪约400人。在这次漂亮的海上保卫战中,中国海军以仅伤1人的代价,痛击了越军的入侵,沉重地打击了越南当局企图霸占我南海岛屿的嚣张气焰,再次向世人展示了中国军人的凛凛威风。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枪炮声在南中国海响起--赤瓜礁之战纪实文章大全(多篇) 2005-11-27 16:49 #3

  • chen56
  • chen56的头像 Topic Author
  • 访客
  • 访客
蓝色国土矗丰碑 难忘3•14海战


新华网 ( 2003-01-20 08:27:04)


  苍茫的南中国海深处,有一块浅绿色的礁盘,礁盘上白色的礁堡威严挺立,墙壁上的“中国赤瓜”几个鲜红的大字格外引人注目,这就是被南沙守礁官兵自豪地誉为“英雄礁”的中国南沙赤瓜礁。

  赤瓜礁相传因盛产赤瓜参而得名,而真正扬名中外则是因为她经历了1988年那场血腥战火的洗礼。

  1988年3月13日,肩负保卫建设南沙海洋气象观测站重任的我人民海军舰艇编队,巡逻到赤瓜礁。夜幕降临时,他们发现有外国军队开始抢占我礁盘,编队总指挥陈伟文将军立即下令:“登上礁盘,插上中国的国旗。”

  “南充”舰副水雷长王正利带领6名官兵迅速驾驶小艇向赤瓜礁驶去。夜里9时51分,他们把国旗牢牢地插在了礁盘上。涨潮了,王正利和战友们强忍着饥渴、困倦和寒冷,在冷冽的海水里护着国旗一直站到天明。

  14日凌晨5时40分,太阳刚刚露出海面,几位守礁人员就发现外军的604号船也在距他们1000米远的地方插起了国旗。

  8时30分,604号船上跳下几名外军,带着一根手腕粗的缆绳泅上礁盘,想把他们的水泥柱、钢管等修筑工事的器材拉到礁上,在我军的眼皮底下建据点。

  陈伟文将军怒从胸中起,大声命令:“立即把他们的旗拔掉,把他们的缆绳砍断,将他们轰下礁盘。”

  一声令下,副枪炮长杨志亮带领几十名水兵像一群猛虎向外军压去。冲在最前的杜祥厚撞开敌人的护旗兵,一把夺过旗杆,大吼一声,把旗杆折成了两截。敌人一支乌黑的枪口对准了杜祥厚。

  “不许动,动我就打死你!”副枪炮长杨志亮闪身冲到端枪的敌军面前,用枪口抵住他的腰部,大声怒喝。

  “哒哒!哒哒哒哒!”公元1988年3月14日8时47分10秒,该外国军队在中国国土上首先向中国军人开枪射击。

  杨志亮的左臂被扫断,他怒吼着扣动了枪机,敌军的腰部顿时开了花。随即,敌军604号船上的机枪、大炮也向我礁盘猛烈轰来。

  陈伟文将军一声令下:“打沉敌船!”刹那间,“南充”舰上猛烈的炮火向敌舰队扫去。

  8时55分,敌军的604号船浓烟四起,火光冲天,慢慢沉没在南海怒涛里。接着605号船也被击沉,剩下的美式登陆舰拼命逃走。

  3·14海战是许多年来中国无数次的声明照会失效后,中国军队第一次用枪炮宣告对南沙的主权。 (来源:中国青年报 8月12日/庹新国)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枪炮声在南中国海响起--赤瓜礁之战纪实文章大全(多篇) 2005-11-27 16:51 #4

  • chen56
  • chen56的头像 Topic Author
  • 访客
  • 访客
本人的亲身经历:1988年3月14日,中越争夺赤瓜礁,中国海军上个世纪的最后一战

1988年以前南沙群岛还没有完全交给海军管,我所在的部队正担负着守卫南沙的任务。当时条件非常艰苦,住的是高脚屋,涨潮的时候脚下没有一寸土地,四周汪洋茫茫。那时我们的飞机的作战半径还够不着那里,补给船个把月才去一次。遇上恶劣海情,补给都成困难。生活非常单调。能吃上新鲜的蔬菜那真是象过年,平时吃的是又咸又涩的军用罐头。美军的飞机有时经常从附近的基地和航母上在我们头上飞,我们啊干瞪眼哪。一天里最高兴的时候是退潮的时候,赶海去!
那时,越南跟我们的还是敌对关系,小鬼子陆上搞不过,仗着南沙离他们近,在海上经常找我们的碴。由于当时我们对南沙还没有足够重视,加上海军力量没有现在这样强大,不少无人驻守的岛礁,小鬼子一口气占了不少。

我驻礁部队与越南争夺赤瓜礁3。14海战就是这样发生的。赤瓜礁位于九章群礁西南端,西距我国驻守的最大的岛礁----永暑礁约70 海里。由于当时无人驻守,越南军方企图先入为主制造既成事实。中、越双方同时向该岛礁发起了进军。

越南海军两艘武装运输船导索口的步兵轻机枪和一艘登陆舰上的8门细脖子小炮赤瓜礁海域。眼下在赤瓜礁与中国舰队对峙的 指挥舰HQ505坦克登陆舰,即是强占我大现礁、无乜礁的越南“功臣”舰。越 南官兵,十多个小站地赤瓜礁齐腰的海水里,扯一条臂粗的缆绳,连接到HQ604船右 舷,脚踩舢板手拉缆绳,把中国人还来不及而他们早已准备好的搭“高脚屋”用的 U型工事钢管、水泥柱和弧形铝合金板,运到这块浸没在海水中的礁石上。另一艘越南武装舰HQ603在一旁巡视。

当时我方到达该海域的是海军编队总指挥陈伟文将军率领的三艘护卫舰。看着这一切,军兵的眼里都愤火了! “这里是中国领土,你们马上离开!”中国军人通过电子扬声器用越语喊了上百遍,可他们装作没听见。

“你下去!”陈伟文将军指着不畏我军的越南军人,命令南充舰教导员李楚群,
“他们把国旗插在我们的国土上呵!等他们的工事修成,赤瓜礁就要落入敌手。”
“把他们绳砍断!把他们的旗拔掉!把他们轰下海去”陈将军大吼。

“是!”李楚群抄起一把海南农民常使的平头大砍刀,手枪一挥,率七名头戴钢盔 的冲锋枪手跃上汽艇。向架着黑森森枪口的越船驶去。

高速汽艇撞破一两米高的黑浪,直插到连接敌船和礁盘上越军的缆绳间,七支冲锋枪子弹上膛,打开保险,准备随时对越南兵短兵相见!

越南军人用不屑一顾的微笑嘲笑我们,他们指指礁盘,指指南边的越南国土,又指指中国军人,摆摆手示意我们走开。

越南人满不在乎的笑深深地刺痛了李楚群和战士们的心。

李楚群教导员怒吼:“砍断 缆绳!”

水兵龙田山手起刀落,狠狠剁下去!

缆绳嘣然断开,拉缆的十几个越军全部跌到在海水里。

跌倒在海里 的越南士兵爬起来,笑着冲中国军人喊叫、吐痰,有的还冲中国军人撒撒尿。

沉郁的中国水兵拉开了弧形散兵线,他们平端着冲锋枪,一步步朝越南兵迫近。

我方事先已被反复告知,不准先打第一枪。“对踏上中国岛礁的外国军队也没有
打第一枪的权力吗?”指挥官陈伟文将钢盔撂在一边,在指挥台上,双手缓缓举起了望远 镜。

正在这时有一架不知名的外国侦察机从中国海军编队的旗舰上方掠过。

中国水兵的散兵线越逼越近。

越南军人脸上的微笑慢慢凝固了,他们知道今天来者不善,他们横过挂在胸前的冲锋枪,拔出匕首,摆开作战架式。

“拔掉敌旗!”中国指挥官发出命令。

“第二小组跟我来!”散兵线中的副枪炮长杨志亮,是刚从大连舰艇学院分来的,带领两名士兵趟水冲击。

“我也上!”新兵李克贵一声吼,哗哗赶上了杨志亮。

“冲────!”胸中不知憋了多久的中国军人,扯开粗放的喉
咙,向越军压去。

身高一米八五的黑大个杜祥厚,一个“猛虎扑食”,撞开护旗的越南士兵,攥住 越南金星旗杆,一声脆响折成两段。

一名越南士兵腾身扑到大个“黑老杜”的身上,河北汉子杜祥厚一甩双手一叉把这个崽按进水里,让他喝了几口好的。

越军国旗一倒,一名越南冲锋枪手,迅疾端起枪口,对准拔旗的中国士兵。

杨志亮跃上两步,他左手抱住这名越军,右手持枪顶住对方喊:“不许动,再动就打 死你!”越军甩开杨志亮,转过枪口向杨志亮打出一个长长的连发。
子弹扫断了杨志亮左臂,红红的血肉溅在他周围的海水中。敌人先开火,我们就不客气了!只听小杨啊─!啊─!怒叫着了两声,单手 操枪,把射击的越寇胸脯打成“马蜂窝”。

其他中国兵一听枪响,也叫声:“打!”,顿时几十条冲锋枪喷出长长的红焰,把直立礁上的越军倾刻被齐刷刷打倒一大片!

这时候不远处的越军HQ604上的也响了起来,弹雨在赤瓜礁的水面溅起水花。另一艘越HQ505舰的40mm炮 也同时向中国军舰开火。
南充舰上陈伟文的怒目圆瞪:“开火,打沉它!”

“目标:敌604,放!”二十钞钟之后,前副炮首发命中(我方其实早准备好了,就怕他不打!),掀掉HQ604甲板上的机枪。 敌射手象青蛙跳水倒栽进海中。

HQ603舷窗伸出一支火箭筒也被机枪手曹俊明两个长点射打掉。

这时,从奈罗礁海域调来增援的中国湘潭舰赶到,向越HQ605还击,向越HQ505连发炮弹。 7分钟后,HQ606浓烟翻滚,歪歪斜斜地倒了下去,沉没在南海怒涛
里,中国军舰上腾起一片欢声。连我所在的渚碧礁上都听得见!!
赤瓜礁,回来了!!从这次海战以后,南沙的岛礁从守卫到巡防开始由海军负责。我们也就告别了我们国家这片美丽的蓝色国土。好伤心啊!!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枪炮声在南中国海响起--赤瓜礁之战纪实文章大全(多篇) 2005-11-27 16:55 #5

  • chen56
  • chen56的头像 Topic Author
  • 访客
  • 访客
南沙之战

南沙群岛,是我国南海诸岛四大群岛中位置最南,有230多个岛屿、礁滩和沙洲,现属海南省辖区。其中32个主要岛礁有31个被越南等国所占(主要是越南)。让人最痛心的是:一些国家的石油公司已在南沙群岛及海域打出石油、气井数百口,每天有上千吨石油从海底涌出流向他国。这些大量国资无代价地流失,我中华儿女和边防官兵能看得惯、放得下吗?

1987年3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府间海洋学委会第14次会议决定,由中国在南沙群岛建立第74号海洋观察站。

1988年1月21日,我海军552编队在大浪大涌中航行三天三夜,于1月23日到达南沙群岛。

我海军编队掠过北子岛湾面,一群越兵走出工事蹲在沙滩上,向我军舰探头探脑,越军两挺重机枪架在工事里,时时拉起开枪的架势。我海军编队驶近南子岛时,一名越兵跑到沙滩上观望了一阵,便无精打采地回到工事区向长官报告。意思是中国海军舰艇开过来了,我们这些小枪小炮招架不起,现在还是以躲为上策。

中午一点,我海军编队巡逻在太平岛附近海面上,所有舰艇各自找到锚位,抛锚待命。

太平岛是南沙群岛最大岛屿,面积0.443平方公里,岛上树木茂密,阔叶树高达30多米,有码头、环岛防御工事和楼房。这里住守着台湾军队官兵400多人,也是中国唯一占据的南沙岛屿。这时,太平岛码头有一艘登陆舰正在卸物资,港外有一艘162号驱逐舰和一艘443号高速炮艇正在执行警戒任务。

“舰长,我们启锚向驻守在太平岛上的官兵致以问候”。宜宾舰的水兵们提议。

于是,552编队拉响了汽笛,编队所有舰艇在太平岛停住一个星期,补充了淡水和主副食品。

我编队在太平岛停住一个星期,并不是单纯补充淡水和主副食品,而主要目的在于:一是了解敌军在各礁盘上的活动情况,二是巡察登礁和应敌的突破口,三是借机研究应敌作战方法,由于舰艇连续航行三天三夜,水兵们都很辛劳,体力消耗很大。

在这一个星期中,收获最大的是营救了一名越军潜逃的士兵周子宗。周子宗虽是入伍三年的老兵(上等兵军衔),但由于周与越军陆战旅副旅长杜农梅中校搞不好上下级关系,再加上周的大哥周子家死于1979年中越之战,所以,周子宗千方百计地逃离礁盘,避开战争,幸好被我军营救。

据周子宗说:“杜农梅是一个很难与之共事的人。他是1977年入伍的,1979年参加过中越战争,1980年以排长代职连长,1987年4月从副团长提升副旅长。南沙海区13个礁盘的越军,全由他负责指挥。他文化不高,平时讲话尖酸刻薄,脾气暴躁、喜怒无常。他把别人视为愚蠢,并公开表示轻篾。他自命不凡,对别人提出的意见和建议,他常不负责任地驳回,像各礁盘应自行处理的事,他也进行干预。这些都引起同事的不满,从而也削弱了越军的整体战斗力。

1988年1月31日,宜宾舰接到考察永署礁的命令,副导弹水雷长段成清带领6名官兵驾驶小艇登上永署礁。下午4点第一面五星红旗在永署礁上空高高飘扬。

中国在南沙建立海洋观测站,越军则把它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加紧进行破坏和捣乱。2月2日,越南海军171舰队,125运输旅派出大批舰船窜到南沙,抢占我礁盘。

2月17日,正是中国龙年的大年初一,祖国人民正欢天喜地地庆贺佳节,我海上162编队和南拖147船接到先敌登礁的命令,各舰艇便火速赶往指定海区待命。当时,华阳礁上白浪翻滚,只有我国的主权碑在礁上时隐时现。

18日下午,越军的橡皮舟和我军的小艇几乎同时冲到礁盘边缘,正当橡皮舟上的越军在寻找登礁的通道时,段成清和林书明等6名勇士跳下小艇踩着珊瑚沙,跨过礁盘边缘的浪花区,然后又驾着小艇首抵我主权碑。林书明当即将一面五星红旗展示在主权碑前,越军见状,便退缩到礁盘边缘的浅水区,插上一面越南国旗。

天黑之后,海潮上涨,风大浪涌,天上又下着瓢泼大雨,淹在海水中的越军受不了这份罪,卷起旗子走了。而我登礁官兵依然在这里坚守。海水灌满小艇,他们就用钢盔一点一点地舀出去,冷了就把救生衣吹起来穿在身上。饿了就啃几口被海水打湿的方便面,他们用血肉之躯护着祖国的主权碑、护着五星红旗。

1988年3月12日,风浪稍有减小,南浚613船第三次进军永署礁,进行海洋观测站的施工。

越军逃兵周子宗说:“据我军分析和我长官多次讲到,中国海军来夺礁和占领礁盘,是不会动用武力的,既然到了动用武力这一步,中方也绝不会先开第一枪。而我军已先占礁盘,有先开枪取胜的优势”。

周子宗又说:“在我军进占南沙群岛之前,我军开了一次大会,我长官在会上说,中国政府为了和平解决边界冲突问题,是步步让步,我军便把这种让步认为是软弱可欺。我长官又说,从形势上对我们非常有利,只要我军先占领诸多礁盘,设立好哨所和建立好作战工事后,中国海军的舰艇来时,看到我们已设立好的哨所和工事后,便会自行避开逃去。否则,中国海军舰艇不堪一击。我们要先开第一枪和放第一炮是取胜的法宝,只要我们的炮弹击中了中国舰艇,怕他们跑都来不及。到时,就看他们扭身逃跑的好戏吧”。

3月14日,越军官兵趁夜间1点钟低潮时登上赤瓜礁,同时还在不停地向礁上运兵。从越604船到赤瓜礁约2300米的海面,越军便用缆绳从两端拉来拉去,一条木船装载着全副武装的越军和构筑工事用的材料。

3月14日,我海军502舰在3点10分便做好了启东主机的一切准备工作,3点25分,502舰的主机启动了,先驾驶在赤瓜礁周围巡察登礁的突破口。4点30分,李楚群政委先利用攻心战术,用高音喇叭宣讲中方政策说:“中国政府已多次向越方提出严重警告,规劝越军迅速撤离我南沙礁盘,还我中方领土完整”。

李楚群再三规劝越军说“请越军遵守和平条约,你们不要玩火,玩火者必自焚”。

越军听到我方高音喇叭后,心里很不平静,用同类高音喇叭回答我方说:“我们玩火不是为了烧自己,中方的担心是多余的。我们的大火只会烧对方。像类似这样的照会我们收到一大摞了。中国人的最大功能只是吓唬胆小的。今天,我们配备了世界上最先进的大炮,我们这些大炮全空着肚子,早叫肚子饿了,想吃东西了,哈,这就对了,中国人有些怕了吧”。

越军官兵一致认为,中方的警告只不过是虚声恫吓,他们仍坚信,中国人除了在外交上发出几声威吓之外,不会有别的办法。所以,越军欣喜若狂、弹冠相庆。越军这些狂言,自然激怒了我海上指挥所。“李政委,你带人去把缆绳砍断,把敌人的旗子拔掉”。7点50分,海上指挥所向502舰政委李楚群下达命令。

李楚群操起一把菜刀,带领7名士兵,驾着小艇绕过敌船,驶向礁盘。这时,越军船头的两挺机枪已瞄准我小艇,并操起高音喇叭说:“中军小艇开进我们了,我们不能贻误战机,否则,不是一名合格的越南军人”。

接着越军又说:“大家注意了,各到各的战位上,我们会取得很大成功,要把中军小艇赶回去,扩大我们的战果。前几天一位美国外交官告诉我们,说中国人不敢动用武力。因为中国知道美国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来飞机向他们仍炸弹。这对我们无疑是个鼓励。我希望我们的军队迅速做好一级战斗准备工作,只要我们先开第一枪、放第一炮,中军就会掉船逃跑“。

越军的狂热叫嚣一浪高一浪。而越军战无不胜的神化也在礁盘上狂热流传,其狂妄自大的心理也得以畸形膨胀。在这种狂妄、自大心理中,认为中国正急于进入关贸协定,中国在世界上要有个好的社会影响,如中国动用武力,全世界将对中国投反对票。或许因为这次之战,世界将陷入一场核子大毁灭——核武器战争。所以越军坚信把中国舰艇赶出南沙群岛的举动必胜无疑。越军的话在内部引起了一阵阵狂呼,许多越兵都操着武器陶醉在欢乐的笑声中。

我海上指挥所经过慎密研究做出应敌计划,针对越军大肆侵占我南沙礁盘和沙滩、步步向我南沙海区推进,扩大侵略战线的情况,我海军编队一定做到决不让步,以保证我领土完整,但要力争避免流血,没有上级的命令,决不能动用武力。对于越军已侵占的礁盘,我们迂回包围,当越军企图控制我南沙海区,我们坚决不允许!坚决要防范!防不住,我们只好与敌人武装共处,你端着枪,我也端着枪,脸对着脸站着,可以练胆量,可以锻炼我们的士兵。

“冲上去,砍断缆绳!”李楚群高声喊道。

小艇驶近缆绳,跟礁上的越兵只有十几米远,战士龙田山挥起菜刀砍了一阵子,湿水的缆绳十分坚韧,来回弹动,难以砍断。战士吴海金急忙赶过来协助,缆绳终于被砍成两节,越军的小船在风浪里随波逐流。

我军随后分组登上赤瓜礁。在赤瓜礁上,一侧屹立着守护五星红旗的58名中国官兵,一侧站着看守越旗的43名越南官兵。真枪实弹地双方在相距210米的礁盘上对峙着。冰冷的海水,汹涌的波涛,以同样的力度扑向他们。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8点10分,越军开始向我军撒尿,怪叫、吐口水,做污辱性的动作。

在这个礁盘上,两军设立的哨所犬牙交错。我军设立的哨所在礁盘的北边,而越军设立的哨所在礁盘的东边。我军一定要尽快抢占礁盘上的有利地形,把敌人的哨所与阵地置于我火力控制网下,无论敌人怎样活动,我们都要固守阵地,以不变应万变。按照海上指挥所的命令,8点20分,我军相对集中在工事里,以对付分散的敌人。战士们一进入阵地,便开始修筑工事,安放武器,等待海上指挥所发来的命令。

“把他们挤出礁盘!”海上指挥所发出命令。

“带上匕首”王正利语气沉稳、坚定。

“把敌人的旗子拔掉”,一个战士的话音刚落,只听副枪炮长杨志亮说:“我有刺刀,我上”。

身材高大、魁伟的杨志亮第一个站出来,他是第二登礁小组的组员。战士杜祥厚、黄国平、洪家柱等十几名士兵立刻跟上来。于是他们趟着哗哗的海水,向敌阵走去。

杜祥厚一把将插在礁盘上的越南旗杆拔掉按在水中,竹杆弹了一下,歪倒了,他又随手抓起竹杆用力一折。这时,一名越军举枪向杜祥厚瞄准,被杨志亮抢先一步挺身拦住。

“不许动,动就打死你”,杨志亮低声喝道。这时,这名越兵的枪口转向杨志亮,杨志亮伸出左手去推开抵在自己胸膛的枪口,枪响了,杨志亮感觉到左臂一热,向敌人猛推一把,便自己倒在水中,顿时,海水被鲜血染红。

早有准备的越604船上的机枪也响了,子弹呼啸着向我官兵扫射过来,水面上激起一片片水柱。

“打了,打了”我502舰上的指挥员清楚地看到守礁官兵倒下一片。越604船上的高射机枪同时瞄准我502舰扫射过来。此时正是8点47分10秒。

“还击,打沉它”,陈伟文挥着拳头高喊。

8点47分30秒,502舰上的机枪开火了。紧接着,前主炮射出第一发炮弹,炸飞了敌船上的机枪。敌604船的舷窗口伸出一枚火箭筒,我机枪手曾俊明一个点射,敌火箭筒退了回去。这时502舰上的37炮、100炮一齐开火,4分钟后,敌船起火下沉。

9时整,中弹13发的越南505登陆舰终于打出了一面白旗。这艘505舰是中国在1974年3月无偿援助越南的。14年后的今天,舰上的菜盘、茶杯、桌椅上还保留着“中国人民海军南海舰队”的字样。但是,投降用的白布却是他们自己的。

这次南沙之战,我海军舰艇击沉越船一艘,击伤敌船四艘,毙、伤敌60余人。俘虏越军40多人,其中中校军官一人。我舰艇轻伤三艘、牺牲6人,伤18人。战斗中,我参战官兵英勇顽强,始终控制了战场的主动权。

事后,越南军方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上宣称:“此之战中国舰艇数目之多,包括配有导向导弹的驱逐舰、护卫舰只。我舰艇均被‘冥河’式导弹所击中”。对此,我海上指挥所人员置之一笑:“如果我们真动用这些武器,南沙礁盘早就炸秃了”。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枪炮声在南中国海响起--赤瓜礁之战纪实文章大全(多篇) 2006-08-21 21:38 #6

  • z666777
  • z666777的头像
  • 离线
  • 版主
  • 版主
  • 帖子: 210
  • 感谢您收到 0
要是那时候还多占一些,现在也不全这样被动!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 页:
  • 1
创建页面时间:0.282秒
核心: Kunena 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