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 游客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01 四 2018
各位老友,若有老ID需要找回,请尽量回忆相关细节比如ID名称、注册时间、注册邮箱之类,联系我们可以解决。

浩如烟海
2018年4月1日
  • 页:
  • 1

主题: 88年314海战531鹰潭舰政委徐友法采访

88年314海战531鹰潭舰政委徐友法采访 2013-06-06 14:09 #1

  • 蓝水海军
  • 蓝水海军的头像 Topic Author
  • 离线
  • 新手上路
  • 新手上路
  • 帖子: 3
  • 感谢您收到 0
如果不是因为钓鱼岛和黄岩岛,这个日子或许还会更加寂静。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海战,也是共和国海军最大的一次胜利,在如今蓬勃的海洋强国呼声中,实在应该被更多的提起。
  恰好25年,南沙这个宝盆已日渐露出其该有的璀璨。每一个真正读懂了海洋与未来的人,都应该铭记和感谢这些为民族站住了南沙的人。没有他们,就没有南疆海天的无限可能。
  3月12号晚,上海狂风不止,力如海风。当年一手演绎了这出大戏的主角、531舰的政委徐友法,在他的办公室接受了记者采访。他清晰的回溯,让我们也真实的穿回了那个一战定南沙的清晨。
  徐友法:1988年春节前,那时候战备紧张,因为当时南沙被几个国家也包括台湾地区,相对比较紧张。虽然没下达等级的战备,但是已经关照过了,可能这个要参与巡逻。但是到了春节那天,通知是没下来,我们部队是正常放假。放了假以后,我印象中年初一的晚上,我们东海舰队要组织四条舰队到南沙参与战备巡逻。
  整个背景我们都很清楚,因为有人占岛,我们要夺岛,这个意思我们都知道了。后来接到军委命令以后,我们按照前面所讲的那样,团以上由舰队发通知,营以上支队发通知,战士直接发通知。命令都是一个:命令立即归队。那个时候我和舰长都是轮流的,我们俩都是外地的,如果今年舰长回去,明年是我回去,那年轮到我回去,我回去了以后,就发了一个电报,他是发到我们街道,最后发到武装部,武装部来找我。
  531舰出发前舰长患病 政委徐友法指挥全舰艇作战
  春节那时候回来,交通都不是很便,那个时候正好下雪,我一回到舰上去以后,别的准备都做好了,因为我在外地,补给粮食、弹药、水、油、装备,都补给好了。临战前要化验,化验完以后,谁都好了,舰长肝炎,肝炎转氨酶达到580多,急性发作,非常厉害的。
  这种情况下,如果别的军舰同型号的都通的,如果陆军的野战部队这个营和那个营,这个团和那个团基本都可以,但是海军的军舰、仪器武备特点完全不一样,不同型号完全不一样的,后来我们舰长没来。我那个时候等于又当爹又当娘的角色,但是领导也有跟随的,基地的干部处的调到我们这里当政委,赵同酷(音译)跟我们一块去的,我们舰上我是政委,一个副长,一个副政委,就我们三个人。这样就准备好了,我们就出发了。
3月13日晚11时,531舰接到命令 开赴赤瓜礁海域
  两天一夜到湛江,到了湛江以后,领导来交代任务了,当时是军委秘书长洪学智,给我们四条原则,针对越南,稳住菲马,敌上我上,不打第一枪,这是军委的作战原则。任务是两条,拔旗驱人。
  越南在赤瓜礁上插了国旗,把旗拔掉,人要驱走的。接到任务以后,我们湛江休整了一天一夜就到南沙去了。
  到南沙基本是一天一夜的航程,大概26、27个小时,刚开始去时海面还平静,到了第二天就白浪滔滔,就是巨浪,我们看别的船,浪歪过去以后,把船底都露出来,因为军舰水线以上是天蓝色的,水线以下为了防腐,有点红色的,防锈漆。我们有些兵就是几天下来,不适应,晕船,有的时间长了,要脱水,最后士兵要输液的。3月13号晚上11点34分,我们接到电报,是命定我舰去赤瓜礁海域执勤。来了一个命令以后,那个时候我就很清楚了,前面来这这几天,待命这几天,也许时间长,完了时间到了,就回去了。不会真正打起来了。这个命令来了以后,明白要打起来了。
  记者:舰上普通的官兵他们的心态怎么样?
  徐友法:当时的心态还是属于常态的,当时离开基地的时候,离开前三四个小时,我让他们都写过遗书的,装了两大包,就是两个旅行袋,是离开码头前,都是文书先收好的,如果我们一旦光荣了,舰队沉掉了,发出去。
  当时的官兵也没有非常紧张的,那是常态的。但是到了11:30以后,命令接到以后,我是军舰上最高领导了,马上召开各种会议,对应急预案,火力配置,喊话,动员令等等,就开会了,各种预案,还有保障全部开会,我印象中开了七个会,开了突击组,七个会,开到两三点,7:30到现场,我启航了以后,因为当时总是想赶前不赶后,那个时候不像陆军、步行军算得那么准,海上有风浪的。
  这个中间还遇到别的情况,总之提前去。那个时候上面对你的指挥基本是假如有电报,就有电报,没电报,反正你自己看着办,原则、意见给了你,四条原则,两项任务也有了,后来我就往那边走了。
  到了现场以后,没天亮的,但是雷达发现目标,报指挥所,报给我了,前面发现两个目标,到底是什么目标?夜里看不清楚,雷达只能给一个影像,来一个轮廓,那个时候我们发了一个电报,就发一个电报,我们发现北纬几度几分,东经几度几分几秒发现什么目标,我们要询问的是军舰,是民船,是有战争背景的越南军舰,还是中立国家,我们要知道这个情况,其实我们这个反馈完全不在我们训练预案里。6点来钟的样子,提前一个多小时,很快天也亮了,海面是这样,你看模模糊糊,马上就很亮了,出个太阳,就很亮了,一出来后看得很清楚,因为越南的军舰和我们的军舰颜色是一模一样的,都是天蓝色,按照惯例,太阳升起前,都没旗的,有航线旗,没有军旗,没有国旗,但是一亮了以后,我们距离是非常近的,大概是两三公里的样子,后来我们才明白了502在这个地方了。
  记者:之前有在这个区域巡逻,原来也看到越方的武装船出现在这个地方?
  徐友法:我们组成特护舰队以前,就有越南建礁,建高脚屋,插国旗,所谓高脚屋就是南沙特殊的名称,因为白浪滔滔的,一般礁都是在水下,如果从飞机上,从军舰一眼看过去,颜色浅一点,水深颜色就很暗,非常暗,一旦倒礁,水天蓝色,那个地方有礁,我们有仪器,测试仪测。越南我们去之前,就是大势占礁,有点潮不大,一两米的样子,我们路过海岸线三四米都有。人要登礁,要插国旗的话,至少人待不住,所谓高脚要插四个杆子,或者木杆或者铁杆或者毛竹管。凡插国旗都有高脚屋,那是五六个岛礁一块占的,专门一批陆战旅是抢礁。
记者:那个时候舰上官兵看到越方武装船出现以后,大家是什么感觉?
  徐友法:我们接到命令以后,我们往舰上跑的时候,大家是非常紧张的。以前训练的时候,红方蓝方对抗,如果我成绩好了,评奖、立功、荣誉,那是光荣与不光荣的事。如果两兵对抗的时候,你打中我,或者我打中你,是生死存亡的事,你说不紧张,那是瞎话。
  记者:刚才提到大家出发之前,都写了遗书,您当时写的什么内容?大概哪几个方面?
  徐友法:因为我比谁都忙,我是最高领导,大家写了,我自己开始没写的,但是我出发前,因为家里是这样情况离开的,我老婆送我的时候,她说会不会打仗,我说不会,就巡逻的,我知道,你放心好了,我这条船就是打断了,也不会沉的,我们船很长,120米长。她现在还跟别人讲,他骗我,他说那条军舰打断了,也不会沉的。我的遗书写了没几个字,因为我父亲抗美援朝回来,他的肩上中弹过,手不是很灵活。我就讲家里事就交给你了,父亲要多予关照,我母亲身体很好的,我说也许回来,也许不回来,如果我不回来,这家里事拜托你了。至于其他事没多讲,没几句话。后来回来以后,两个旅行袋都拿回来了,也没有还给个人,统一烧毁,没有还给个人,如果还给个人,传来传去,也没有什么意义,都晓的了。
  3月14日清晨,越军抢先登上赤瓜礁插旗
  刚才讲了到了现场,天亮了以后,看了有一条502,我知道,但是雷达里判断哪条是502,因为是两个目标,天亮看那是502,那条是越南的HQ604,是离我们最近的。后来天亮了以后看清楚了,我们向502发了电报,我们到了,那条(注:越军HQ604号)我看清楚了,虽然它到最后都没有国旗起来过,只是登礁,礁上插了国旗,那个时候有点小高角屋的,很简单的,照片能看出来,它大概有30来个人,从船上到礁上还得走。
  而且雷达各方面都是手动的,我们531完全是现代化武备的,当时是中国最好的军舰,出访都是好的军舰去的。但是现在我也不在部队了,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这个经过我自己最清楚的,这个战争里谁起的作用最大的,什么武器把它打沉的,我最清楚的。我们接着说,到了现场,他们是一条505,我们看清楚了,还有一条越南是604,那个时候505已经有人在礁上了。
  记者:是哪方最先上去的?
  徐友法:是越南,越南旗插好了,因为南沙那个岛礁,水流很急,礁内突出海平面,高度不分的,根本没有泥沙的。你插国旗根本没有办法插下去的。旗杆就是大毛竹管,毛竹里空,捅了几节,套了小毛竹管,套了旗杆,细的部分旗插在上面,把珊瑚礁给堆起来了,当时越南是这样插过去的。
  越南人把旗插上去了,旗旁边大概有一群人,最后我们数清楚是42个人。在我去之前,最起码有30个,他也是运人的,502舰是7个人,有一个叫杨志亮,就是学校刚刚毕业的,我们有学生刚毕业来的,来了以后,挂着副部门长,分队长或者副部长,502舰部门长是连级单位的,严格讲是副排。
  到了现场,两边碰到以后,我想502在那个位置,我们两个同时可以夹击他(注:越军HQ604号船)的,我停下来的位置也是我们自己选择。越南还有一个HQ605船是距我们大概有1.5公里远,它们不在一个方向,我的军舰是在越军两舰中间。当时船是随波飘动的。后来我派员登礁,因为我们军舰是一个部队,比如雷达有三个人操作,我派一个人出没问题,第二个班,平时刷油漆维修,那个班没事,炊事班有9个人,打仗的时候他也没问题。第一批抽这批人,第二批抽导弹部门的,因为我舰没带导弹。
  531登礁人员出发前训话:如果交火,一个越军活口都不留
  第一批去9个人,第二批也是9个,那条小艇是10个人满员,第二批10个人。每一批派的时候,我就考虑派出去人以后,我就想有个指挥员,我登礁的指挥员不是副政委,是环振兴,是我的导弹长的,没导弹了,叫他去指挥。我命令他是登礁指挥员,导弹部门带出去,去了9个人。接下来派,一共派了18个人,我已经派了18个人,我发了电报出来,你继续派人,又派了7个人,到处抽了,我派了三批人,一共派了32个人,四次,第四次就是军舰往下放艇的时候,还没有出去,我就讲三批人,连小艇是31个人在礁上。我派这个人准备非常充分,一个是一批批我自己都讲话了,召在一块,都是到指挥所,枪拿着,中间是保险,下面是连发,一定要放好,不能走火,枪走火了,双方枪战,互相开展,海战发生。如果打赢了,打对了,我们是英雄,但是是罪人,会上法庭。
  但是一旦上枪响以后,大家要狠狠干过他们,全干掉他们,一个活口不留。当时是原话,每一批都是讲这个话。当时准备,我带了干粮、淡水、药品、毛毯、绳索,全带来了,因为去了以后,准备要坚守一段时候,我带的装备很充分,钢盔,我们指挥所都有钢盔,我们指挥所全给他们,全给登礁人带出去。这样的话我们整个装备都是冲锋枪,指挥员手枪,都带出去。
  我们去之前,11:30做命令,那个时候时间不到,我们就看录像带,有一个带子叫加里森敢死队,正好导弹部门在看,我过去以后,我说你看,人家敢死队队长无惧无畏,所向披靡,其有一个水雷班长,叫杜祥厚,他是1.87米,这家伙性格很暴躁,他是河北保定人,文化也很低,力气很大。平时兵都很怕他,当你不听话,有时候他动武,他一喊,谁也不敢罗嗦。他就跟我讲,你给我枪,我当指挥,我去登礁,我枪马上拔出给他,在海上我们领导都带枪,我有两只枪,一只是值班手枪,还有自己配的枪,我的枪给你,你当队长,我说你可以指挥他们,他一个班长还有一个叫张清,胡卫国,他说我们三个一组,后来我想三个人一组,我开了一个会,成立三个突击组,每组三个人,后来我们人逐步到礁上以后,我自己安排,到了第三批队,我一个人也派不出来了。再一个涉及多部门,导弹长指挥就有小问题,后来我想派副舰长最合适,当时没舰长,副政委,政工方面我自己很熟,后来又派副政委,当时叫副政委是很戏剧性,副政委到指挥台。他听到广播,他知道我要干什么,他蛮聪明。
  我说你交上指挥权,王立新是副总指挥,你是总指挥,他一句话没有。后来把军官证里的钱掏出来,钥匙,交给报务班长,你帮我放好,那个神态是生离死别。这些人登礁上去以后,都有这么深,有的不平的地方,就没顶了,有几个人就淹没了,然后再起来,过去。第一水很深。第二我们出去的时候,7点来钟,根本来不及吃饭,也没什么做饭不做饭,伙房班派去登礁,没人做饭,都是兵饿着肚子打仗。第三个情况,过去了以后,因为人集结到一堆,敌枪扫射,一下子就完蛋了。我说一二三突击队一字形,其他都是丁字形,我们20来个人,基本是一条线,弧形的,一二三突击组在前面。
  我军登岛部队全副武装,冲锋枪上刺刀
  越南当时是什么情况?是一根国旗插那个地方,围绕了一群大概有42个人,他那些兵穿工作服,衣服不是很整洁,不像我们全部是作训服,然后就是戴钢盔、冲锋枪,上刺刀,我们是有备而去。
  大约40多人围在越南国旗附近,越军看我们这个队形那么整齐以后,就紧张了。在旗最前端的这些人大概是怯战,因为他们距离我军很近,一开枪就扫到他们。
  越军的队形是在变化当中,变了以后旗子就到最前面了。我军战士王勇兵报告越南誓死护卫国旗,我看双方都围成一团,再这样下去马上就打起来了。
  531舰政委下令:立即拔旗
  我自己看到了,因为我们差一两公里,差得很近了。我就通过对讲机,命令立即拔旗。这些战士全是531舰的。
  当时杜祥厚第一个冲过去拔除旗,捏着国旗旗杆一下子拉倒了。越南兵有个矮矮胖胖的,大概是一个头,是什么头我也不清楚,旗一拔就倒了,那个时候越南兵就扑过来了。扑上来以后,国旗倒下来了以后,那头越南冲上以后,抓了旗杆,旗倒下来了以后,有一个张清和胡卫国,张清把旗杆接住了,旗杆那头是我们的,旗杆那头是越南人。
  我前面讲了,它套了一个管子里,一拉国旗就出来了,管子在他们那边,国旗在张清这边,张清把旗折起来塞在袋子里。越南一看国旗没了,拔了以后,旗也没了。就过来了,突击组首当其冲,杜祥厚就抓了一个兵,往水里倾,准备捏死或者憋死把那越军。
502舰上礁部队拔第二面越南国旗时,越军开枪了
  这个时候拔旗,枪并没有响。越军在岛礁上插了两个国旗,一个是礁上插在土地上的国旗,还有小铁山有一个小旗,也是国旗。结果502舰的杨志亮看到我们都在拔旗了,他们五六个人在艇上,艇上的越南越军拿着枪,于是杨志亮抓住越军的枪。这时枪响了,绝对是越南枪响的,首先打的杨子亮,还好我军还有救护员把杨志亮带回来了。我前面讲,只要枪一响,狠狠干,彻底干,彻底打他们。枪一响,越南的枪全部往海上扫。
  531舰开火还击,击沉越军HQ604号
  记者:他们是全部开火,也不分越南兵还是解放军?
  徐友法:没有,他们朝我们这边开的。好在我们的战士都带了钢盔。钢盔被打了一个洞,子弹头进去了以后被卡住,头没有受伤。第二个枪响了以后,他们都往水里蹲,枪一响,水花冒出来,我估计在一分钟差不多,起码有30秒到一分钟,冒水花。后来我心往下沉,我自己心想,就前面十分钟派出去,一下子就30多个人没了,那是很沉重的一段时间。我那个时候一声都不说了,子弹全都上膛了,都瞄准他好了,越军我舰的左舷,左舷快帮我开火,我自己拿着喇叭下命令了,我的“火”字还没说出来,枪就响了。
  那个时候502也在开的,我们几乎是同时开火。当时一看502的炮是单管,装填,踩一脚打一下,我们是弹链式(注:舰载37毫米机关炮),我们这个打,就是复炮两管,一分钟能打800多发。
  我们531武装性能绝对是行的,但是质量绝对是不行的,性能很先进,质量很差劲,一打完就坏。当时打过去什么情况呢?一个炮弹很密集,炮弹刹那间是闪电火花,随着爆炸气浪和弹片、弹药的威力,抛物线,抛得最高最远可能是钢板,中间可能是人个别腿打散了往外漂,最后是棉花、毛毯、泡沫。打了大概20多秒钟,雷达坏了。雷达坏了,我立即转手动打,打了200多发炮弹。越南船严重受损,开火不到8分钟,这条船沉了。
  记者:那个时候双方在礁上的士兵是什么情况?我们知道越方登礁的士兵带有多少枪支?
  徐友法:枪支我是满的,除了王友兵和王利兴?两个手枪,其他全部是冲锋枪,越方,下面报给我42个人,大概有20个枪左右,当时是水手刀,他们穿的衣服,有的是工作服,有的是军服,蛮零散的,有的还光背。
记者:这边全打起来之后,他们的士兵呢?
  徐友法:我当时根本没有打他们的士兵,我打就打军舰,我把军舰打沉了以后,反正就是瓮中捉鳖了,这个他也跑不了了。所以士兵我直接对他们人群打枪打炮都没有打过,后来把船一下子沉掉,整个过程就8分钟就沉掉了,沉之前,整个船就很偏了,船那些兵哪里高往哪里爬,人的逃生本能哪里高往哪里爬,有些船很偏,往水里跳,那个时候一片狼藉,8分钟沉掉,沉到水面,浮的东西很多,有人的,有物的,有漂浮物,全部漂起来,像发大水洪水冲过来那个时候情形差不多,船沉了以后,大范围有四五十平方冒泡,当时彻底沉下去了。
  记者:他们船基本没有开火?
  徐友法:他们船开得很厉害,他们开就是打我的人,604把它打掉了,还有一条605,它离得很远。
  记者:505那艘呢?
  徐友法:这边打沉了,这边我暂时放弃了,就在HQ505开始动了,我们看过去以后,是我们炮口的射程之外,我们打28公里左右,它在我射程之外,大概有32、33公里,它在动的,它在冒烟,军舰动起来,调方位,这边打,他看得很清楚,一个是声音能听到,第二炮火连天。像那个时候,我内心也犹豫过,没什么指挥不指挥,一下子打死那么多人,我自己想谁指挥我,你知道谁指挥我?枪响了,我炮只能打,就这么一个过程。我在犹豫的时候,那条船动了,结果动的同时他开炮了,他突然没有任何犹豫,我说你还打我。
  记者:505船开炮了?
  徐友法:射向我们的有30个炮弹,离我大概是有两三百米,三四百米样子着水了,爆炸了,冲天水柱,弹片就飞到我们这里,船板上很多弹片落下去,那个时候我一点没有犹豫,目标调好,接近505,边接近,边开火。我们开了三四分钟的样子,进入射程以后。有时候你说训练精准,训练有素还是巧合,我们就看结果了。第一组是近的,第二组把前主炮打掉了,现在如果给我一千发炮弹给前主炮打下来,我也没把握,但就这么巧,把前主炮打掉了,上过海军军校的人都清楚,军舰里前主炮是最厉害的,一个是它方向在前面,前面机动是最灵活的,后炮对后撤退的时候,后炮打,威力如果两者比例相比,前面是70,后面是30,前主炮打了,简直是福音了。
  然后枪炮长喊“前主炮打掉了,前主炮打掉了”,一叫起来好多人叫起来,那个时候大家前主炮打掉以后我们就安全多了,我们很安心。后来继续前进、继续开火,继续开火以后甲板穿就把就把锅炉气包打了,打了以后蒸汽就冒出来,组长周勇,现在是训练基地主任,副师了,当时我院校刚回来,回来院校大概半年都不到,副管组长,也是跟杨子良同一批的。
  记者:当时我们其他两艘舰的情况,我们不是还有502舰和556舰?
  徐友法:556舰不在现场的,556舰是另外海区的,556舰打的时候没有出现,后来打越军505舰的时候,556舰也参加了,就是我们几家一块打的。
  打掉越军505舰的主炮,继续打的时候,因为我们炮是100毫米的的,炮弹那天我都带着的,当时炮弹壳都留着呢,前面一组炮弹我说给我留念。后来冒烟了,整个气爆的压力很大的,是推进机组的,冒出来以后整个军舰大概都是都是蒸汽的,观通长是管瞭望的,敌人释放烟雾,准备逃跑。其实我们有一点常识都知道,烟雾是黑的,黑烟的,蒸汽是白的,等一会儿蒸汽出来以后,因为那边是39、40来度,完全升腾掉了,还是军舰,继续走、继续打。打了以后很快把它打住了以后它就失去动能了,因为把锅炉打掉以后就没有动力了,微量动力只能是有那种助力就抢滩了,抢滩了以后还有这个速度我当时觉得,因为抢上来大概有2米高了,冲滩上去。抢了滩以后我们就绕到船尾打了,所以那个时候我打了有20几吨炮弹,几乎把505打的像蜂窝眼一样的,熊熊烈火。
  记者:HQ505舰是已经抢滩了您再继续打?
  徐友法:抢滩了继续打,不打了以后我怕有问题,不打以后它如果还能开呢。就继续打、继续打,那个时候打熊熊烈火,最后越南那条船它是拖回去,拖沉掉了,人是一个也没有。为什么呢?里面打进去以后,可燃物全部燃烧了,武备全部爆炸了,油料全部燃烧了,船上面是没活的,一离开船以后到海面上去鱼也吃了。所以这样从打持续了3个小时20分钟,就打这两条,那条打完以后我就返回,因为赤瓜礁这边还有32个人。
  记者:你也不知道他们是生、是死?
  徐友法:我当时以为都死光了,因为越南舰艇对着我们的人打,而我们没有对越南打。后来回来以后一方面准备自己人带回来,另外抓俘虏。所以回到现场的时候,往近靠的时候就很担心下面海底撞滩,有深、有浅的,迂回到最近的位置。我就讲我说军医你带队,我说一条胳膊、一个脑袋都带回来,先拉牺牲的同志,再拉活的战士。
  我们的第一船回来以后,我自己从指挥位置下到甲板,我把军医拣上来。当时我说,我不跟你讲过嘛,尸体先拉回来。军医说好像没有,我还不相信,怎么会没有呢。结果回来以后,到会议室清点,一个不少,全回来了,那时候真是皆大欢喜。
  那时人也接回来了,两条越南船也打沉掉了,这时连续来了两三个电报,称越南有两条吨位、火力都大于我们的美国船前来支援越军。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和502舰就协同怎么迎敌了,准备迎上去。结果我们等了半个多小时,后来接到电报说越舰没出来,在中途停止了。我估计可能是外交斡旋了,我们就回到现场待命了。
  回来清点好了以后,我们国旗也拿出来了,我们去叫502舰。打的时候我在赤瓜礁这边,他那时候到华阳礁,他们到那儿去了,我们两者之间,当时声高频叫不到的,互相没法沟通。到晚上,因为502舰长是我们边指挥员,后来我就把这个军旗给他了,而且回来以后我们马上就把人数清点了以后把海上情况简单汇总,那时候待命期间。这样就算是过程基本结束了,然后就是待命了,大概又待了4天。
531舰战斗准备不是很充分,交战时出现十几个故障
  但是我们指挥仪坏了,中间好像有出了十几个故障,能排除的都排除了,我们这条军舰是1976年下水,到1988年,就是服役这么一段时间,雷达天线,从雷达机组到天线中间那些电缆都老化了,而且火炮,100炮是我们国家自主设计、自己研制、生产的,就是100炮,炮规定打1万发炮弹,那个堂线都磨平掉了,其实我们都是老炮管,所以我们这一仗打的应该讲整个准备不是很充分的。
  记者:是一个很偶然的。
  徐友法:对,当时如果整个指挥各方面不太果断,其实我们也会吃亏的,所以我舰一部分人基本上都没什么失误,回来以后战士对我们都很尊敬。后来返航的时候快到海南岛,我们回来时候修理一个礼拜还继续上去的,所以回来以后一天一夜航行,到海南岛没天亮,有几个瞭望的看到,看到海岸线了,然后睡觉的听到了都很激动了,回来了。出来以后上百人看那个海岸线,船是压偏掉的,我从指挥位置下来,战士们全部把我抬起来,都很激动的。回到岸上以后,上海这边过去是航天局、船舶总公司的、兵工厂的去了大概有上百人,全部进入修理状态。
  打过仗后我们知道了,这时候能活着是很幸运的了。3.14海战时我们的飞机去不了,当时我们只有两种飞机可以去的,一种是运8,还有轰6。轰6去没用,运8更没有用,直线飞都到回不来,上去以后反正是情况更加严峻了。
  前面问我怕不怕?其实接到那个命令我们开紧急会议,定7点半钟到了现场,这个时候晚上没一个人睡觉的,都很紧张,我开完会以后大家都是黑灯瞎火坐着,有的灯开着,外面是不出去的,都很紧张。打之前其实有些人讲话声音都抖,我自己说不紧张,我平时胆很大,但那时候说不紧张我也不那么说,确实是紧张,因为这个生与死、生与败根本就没把握的,平时训练搞过很多,但是谁打过仗,还具几个人打过仗的,打过仗的现在武器也操纵不了的。在指挥台的时候香烟拿一根点着,什么时候放着、什么时候点我自己都无意识的,全神贯注就看着地方情况,然后我们自己怎么对策的,那时候高度紧张。一打响了以后就没那么紧张了,一响了以后我看搬炮弹打的很快的,平时叫都非常常态的,一打以后没紧张了,打之前紧张。
  记者:后来越南因为两艘船都沉在那边,越南的士兵后来是怎么处理的?
  徐友法:后来回来了以后,回到现场我自己人带回来了以后,我没有缺员,没有牺牲,然后舰队指挥所就说你抓俘虏,带俘虏回来,俘虏浮在海面上还有的,有些是鱼都吃掉了,我那时候放了一艘小艇上去,看了以后看有人浮着了他们就过去捞,我们出去的时候是前面架了一挺机枪的,后面有一个开小艇的,有一个架机枪的枪炮班的,中间有卫生员,抓几个回来。502好像抓了几个回来,最后我们正好要抓的时候,那时候敌人飞机来了,越南飞机来了,因为他飞机也知道我们531有对空导弹的。
越军苏-22曾接近我军舰队 遭531舰锁定后撤退
  记者:他们的飞机当时是去了现场?
  徐友法:去了,来了两批,第一批来的时候报了以后说越南飞机来了,是苏22的,苏22是很厉害的,整个侦查、识别、攻击都很厉害的,可变机翼的。那个时候我就讲把教练弹压上去了,我们就抓他们目标,而且那个时候人还在礁上,我们雷达有一个部门的,让雷达部门把雷达都开了,抓目标警戒雷达、攻击雷达,他也知道我们抓他目标以后,我们是10公里射程的,10公里以外绕两圈回去。那个时候如果我们导弹不上架,我们导弹前后都两枚,两枚导弹都是教练弹,打得出去不会爆炸的,我们平时训练拉上去进入发射状态,一直反复那么训练,按照那个程序上去以后,上去以后导弹架轨道对接好了导弹上了以后就斜过来了,跟雷达是随动的,雷达架哪里总是跟着雷达跑,这回钓鱼岛日本不是讲我们照他了嘛,他预警你抓他目标他知道的,都知道531舰是有对空导弹的。南海巡逻我们到南海去了,北海那边巡逻我们到北海去,因为当时中国海军对空就是531舰。
  飞机第一次下炮弹以后,我们为了防敌空袭往东撤了一段距离,后来一个电报我们发了,为了防敌空袭我们东撤,也没回,他们也在考虑,我们开始移动了,后来到了傍晚,叫立即返回舰礁现场,待了4天我们就回来了。
  记者:那时候我们人上去建高脚屋了吗?
  徐友法:我们高脚屋没建的,打完以后那里没人了,他们也没人了,人也去掉了,艇也漂走了,他那个艇是没动力的,我们是有动力的,我们都收回来了,过程就是这样结束了。
  记者:炮弹的时候咱们那32个战士还在岛礁上面,对方也有人在岛礁上面,在岛礁上面双方士兵有交火吗?
  徐友法:对方也有的,我们回去这边是我们的,那边有越南的,他们在礁上没有冲突的,礁上我们没有让他继续消灭,也没去打。
  记者:双方也没有打起来?
  徐友法:没有打起来的,那有几个人后来是501带回去了。
  记者:这些人后来据说去了香港?
  徐友法:可能到湛江来过了。
  记者:314好像回来之后上级内部对这个有什么样的评价?
  徐友法:当时军委发了一个电报,“你舰3.14之战,扬了军威,争了国威,争取了南沙主动权,功不可没”,有一个嘉奖令,军委发的,3.14海战就以那个电报来定性海战的。
  记者:这个25年过去了,我看您这个细节记的还是非常清楚,这几年是不是也常常能回忆起这件事情呢?
  徐友法:回忆的,因为我觉得当时虽然他们也很感恩,觉得当时我指挥,舰长不在,我指挥是好的,结果都回来了,对我都很好。这些兵跟我一块浴血奋战过的,出生入死过的,我对他们也像兄弟一样的。现在外地,像东边那边,冬天卖苹果,吉林父母生了癌症,有的上海遇到事中转,基本我都接待,找到我都接待的,所以每一年我都会搞一个聚会,我自己出钱,但是我自己出钱好多当时的干部现在条件好了有的做生意的他们也出钱,我出多一点。
记者:最后有一个具体的通报吗,具体对方的伤亡人数有没有具体数字?
  徐友法:当时编制是227个,有300个陆战队员,三条船上,都死掉了。
  记者:最后反正是没有回去的?
  徐友法:没有回去了,就是501带了几个回去,其他都死掉了,当时你不知道,我们后来撤了一回,后来返程的时候,回到现场,过了以后当时航行我们是全速开的,我们最多打到30.5,我们531是跑的很快的,是两台15000马力的,跑了一阶段先是水上报告有大批水上小目标,小目标多了以后,雷达对动物这些东西是不敏感的,有地貌、岩石、金属很敏感,说大批小目标,我瞭望也看不见,后来没有很在意继续观察,然后水下又报了,成群鲨鱼,几千条、上万条鲨鱼,就是在那个海域,吃了死的尸体,都非常悲惨的。
  记者:这些尸体他们越南也在那边搞了一个纪念仪式,他们公布的数字是死了64个人。
  徐友法:绝对不止的,死了一大批,你想三条船怎么会有64个人,不可能的,他没有回去过,一条编制是60几个人,我看资料,604和605是60几个,一个编制227,如果300个陆战旅,应该是527个人,60个人绝对不止,3条船。
  记者:他们是带了很多的类似于建筑队。
  徐友法:就是建筑队,就是陆战旅建礁的,一个是500多个人大体不会差,因为谁也搞不了很谁,只是根据当时给我们通报的一些资料,300个陆战旅是建礁的,编制人数是多少人,这个情况。
  记者:314海战对您个人的生活和人生的轨迹有影响吗?或者说你们的这些战友对大家的影响?
  徐友法:我战友,从我个人开始,我这个人是属于到现在为止都感觉到我政治上不是很成熟,所谓政治上不成熟不是脑子笨,脑子其实我觉得我是满聪明的,但是我就是性格,我一个是性格很直率。
  记者:这么多年,25年,您尤其是从部队专业回来,您平时还一直关心中国的海军吗?
  徐友法:我满关心的。
  所以我看报纸、看新闻就看有关军事方面的,像钓鱼岛、黄岩岛、越南那个军备。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88年314海战531鹰潭舰政委徐友法采访 2013-06-07 19:15 #2

  • 醉笑黄巢不丈夫
  • 醉笑黄巢不丈夫的头像
  • 离线
  • 版主
  • 版主
  • 高调做事 低调做人
  • 帖子: 175
  • 声望: 4
  • 感谢您收到 2
新注册的么。鼓励发帖。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高调做事 低调做人

九四二八六三八一六@qq.com
  • 页:
  • 1
创建页面时间:0.251秒
核心: Kunena 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