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 游客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01 四 2018
各位老友,若有老ID需要找回,请尽量回忆相关细节比如ID名称、注册时间、注册邮箱之类,联系我们可以解决。

浩如烟海
2018年4月1日
新闻版块发帖请注意核实新闻内容的真实性,明确注明日期、来源,出处网址等。本站将系统整理存档所有有价值的新闻以便读者日后查阅。 新闻存档
非新闻内容的讨论性质帖子,请发布到 讨论专区 等专栏。
  • 页:
  • 1

主题: 陈晓东:仲裁能解决中菲南海争议吗? 2016年03月31日

陈晓东:仲裁能解决中菲南海争议吗? 2016年03月31日 2016-04-04 00:03 #1

  • zt
  • zt的头像 Topic Author
  • 离线
  • 管理员
  • 管理员
  • 帖子: 1157
  • 声望: 11
  • 感谢您收到 21
news.xinhuanet.com/world/2016-03/31/c_128853272.htm

陈晓东:仲裁能解决中菲南海争议吗?

2016年03月31日 17:03:44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新加坡3月31日电 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陈晓东31日在新华网发表题为《仲裁能解决中菲南海争议吗?》的署名文章,全文如下:

一段时间以来,菲律宾南海仲裁案闹得沸沸扬扬,引发各方广泛关注。有人试图把中国不参与、不接受该案的立场同“不守法、不讲理”联系在一起。果真如此吗?

事实上,中国政府早在2006年就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赋予的权利,作出排除强制性仲裁的政府声明。全球有30多个国家作出类似声明,这其中既有英、法、俄等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也有意大利、西班牙、澳大利亚等传统海洋大国。这些排除性声明一并构成《公约》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不能够也不应该被“选择性”地忽视。有意思的是,作为全球最强大的海洋国家,美国连《公约》都没有加入。所以说,中方从本案一开始即亮明不参与、不接受仲裁的立场,恰恰是依法行事,光明磊落。

人们不禁要问,菲方执意单方面推进仲裁,其目的究竟何在?在数百页的南海仲裁诉状中,菲方企图绕开南沙群岛部分岛礁存有领土争议的事实,巧妙包装出所谓“《公约》的解释和适用”争议,要求仲裁庭澄清有关中国大陆驻守南沙岛礁的法律地位及其相应海洋权益。菲方难道就为了搞清楚几个南沙岛礁究竟是岛、是礁还是低潮高地?究竟有多少海洋权益吗?

答案明眼人一看便知。菲方心里清楚,《公约》和仲裁庭无权对中菲领土争议“品头论足”,而中方有关排除性声明也已将海域划界争端排除在《公约》强制争端解决程序之外。于是,只有把中菲围绕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领土争议和南海海洋划界争议包装成所谓《公约》解释和适用问题,才可能规避中方有关排除性声明,才可能“生拉硬套”《公约》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才可能通过仲裁达到否定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目的。

然而,菲方却忽略了“陆地统治海洋”这一国际法的基本原则。国家的领土主权是其海洋权利的基础和前提。任何国际司法或仲裁机构在审理有关岛礁争端的案件中,从未在不确定有关岛礁主权归属的情况下,先行判定这些岛礁的海洋权利。就本案而言,如果不确定中国对南海岛礁的领土主权,仲裁庭就无从确定中国依据《公约》在南海可以主张的海洋权利范围。因此,菲方上述“迂回”的做法掩盖不了、更改变不了其提起仲裁事项的实质就是南沙群岛部分岛礁领土争议和海域划界问题。

不少友人问我,菲方为什么不能通过对话和谈判解决与中方的争端,而非要走诉诸仲裁这“华山一条路”呢?我也试图找出令人信服的理由。中国文化中有“惜诉”的传统,不到万不得已不对簿“公堂”。坚持通过对话和谈判方式解决争端,也是中国外交数十年来奉行的核心准则之一。《公约》同样要求,当事国首先要通过谈判等方式解决划界争端。

多年前,中菲在若干双边文件中已就通过双边谈判解决南海有关争议达成协议。2002年中国与包括菲律宾在内的东盟国家签订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简称:DOC)第4条也明确规定,各方承诺由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领土和管辖权争议。上述中菲两国双边文件以及DOC的相关规定一脉相承,构成中菲两国之间的协议。两国据此选择了以谈判方式解决有关争端,并排除了包括仲裁在内的第三方方式。

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2011年曾与中方发表声明,承诺坚持通过谈判解决争议。仅仅1年后,菲方在没有与中国进行任何谈判且事先并未告知中方的情况下,违背中菲双边共识及其在DOC中所作承诺,执意推进仲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于法、于理、于情不合。

有专家指出,从仲裁庭作出的管辖权和可受理性裁决中,不难看出其对DOC作用和效力的质疑甚至贬损。DOC是中国和东盟国家共同制定和履行的共同意愿,对于管控争议、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DOC或许并不完美,但却是中国和东盟国家的政治共识和心血结晶。对DOC采取机会主义的态度,需要时抱紧,不要时踹开,将极大侵蚀各方互信,破坏各方进行“南海行为准则”(简称:COC)磋商的基础和氛围,到头来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由此可见,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不是一个善意的争端解决程序,强行载入只会冲击整个南海的“系统稳定”,其所谓的裁决结果犹如扬汤止沸,与《公约》的宗旨和目的背道而驰。正如中国外长王毅所说,“对这样一场走了调、变了味的仲裁,中方恕不奉陪”。

中国自古倡导以和为贵,强不执弱、讲信修睦也早已渗透到中华文化的基因中。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政府坚定奉行睦邻友好政策,主张通过平等协商,公平合理地解决领土争端和海域划界问题。我们既这么说,也这么做。中国迄今已同14个陆地邻国中的12个国家妥善解决了边界问题,划定和勘定的边界线长达2万公里,占中国陆地边界总长度的90%。在海上,2000年中越划定了北部湾的海上边界。连贝克曼等国际法专家也公开承认,最终需要通过谈判解决南海争议。

希望菲方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走到黑”,更不要寄望拉上域外势力联手施压,迫使中方妥协甚至吞下“苦果”。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虽历经各种外部艰险,但却在闯关夺隘中一路前行,从未在压力下低头。无论有关国家如何炒作,无论域外势力如何插手,在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问题上,中国手执公理和正义,决不会接受外部强加的非法方案,决不会吞下所谓的“苦果”。菲方如果一意孤行,不仅无助于问题的解决,而且只会加深分歧、加剧对抗,给自己“添堵”,给南海局势“添乱”。

《战国策》云,“见兔而顾犬,未为晚也;亡羊而补牢,未为迟也”。中方通过直接谈判解决南海争议的大门始终向菲方敞开。我们希望并敦促菲方早日回到中菲双边谈判桌前,谈起来、谈下去,直至最终找到双方均能接受的解决办法。这,才是正确的解决问题之道。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陈晓东:仲裁能解决中菲南海争议吗? 2016年03月31日 2016-04-24 19:58 #2

  • zt
  • zt的头像 Topic Author
  • 离线
  • 管理员
  • 管理员
  • 帖子: 1157
  • 声望: 11
  • 感谢您收到 21
sg.weibo.com/media/3967026156279083

2016年4月22日
菲律宾驻新加坡大使莫亚理斯:仲裁维护南中国海法治

www.80sd.org/pl/2016/04/22/95995.html
导读:今年3月31日,中国大使陈晓东在《联合早报》撰文称,中菲南中国海争端在实质上是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领土争端以及海洋划界问题。因而,据陈大使称,仲裁法庭对菲律宾所提起的仲裁没有管辖权

观点碰撞

2013年1月,菲律宾就南中国海/西菲律宾海洋争端对华提请仲裁。这表明本国恪守承诺,在国际法,特别是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基础上,以和平、法制方式处理解决分歧。

今年3月31日,中国大使陈晓东在《联合早报》撰文称,中菲南中国海争端在实质上是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领土争端以及海洋划界问题。因而,据陈大使称,仲裁法庭对菲律宾所提起的仲裁没有管辖权。

有意思的是,中方在其立场文件中反复重申的这些观点,法庭也考虑到了。从这个角度来看,仲裁法庭去年10月29日的裁决,明确无误地阐述了陈大使所提观点是有益的,富有启发性的。

首先,仲裁法庭裁定,强制性争议处理程序只在个别情况下豁免。《海洋法公约》缔约国不可随意选择公约中哪部分愿意接受,哪部分不愿接受。

其次,菲律宾和中国的案件既非领土争端,也非海洋划界问题。菲律宾一次又一次声明,并为要求法庭在其与中国在领土主权方面进行裁决,而仅仅是寻求明确在南中国海的海洋权益。这不仅对菲律宾以及南中国海沿岸各国,而且对《国际海洋法公约》所有缔约国来说,都是最重要的。

第三,与中国声称的相反,菲律宾已利用双边和地区层次的多种途径,目的在于实现和平解决对华争端。若干高层会议已举行,但尚未达成任何和解。中方所持对几乎整个南中国海/西菲律宾海拥有“无可争辩主权”的立场,简直让争端用任何形式的会谈都无法解决。

第四,仲裁是广泛认可的一种和平解决争端的方式。2002年的亚细安-中国《南中国海各方行动宣言》并未指出,即使无法通过谈判解决,也必须把谈判作为解决争端的唯一方式。

仲裁案从未阻碍亚细安寻求全面有效实施《南中国海各方行动宣言》,早日达成行为准则(COC)。亚细安和中国无疑都同样有政治意愿和决心将其实现。

第五,从一开始,中国就坚持其立场,对仲裁程序不接受、不参与。当然,中方立场不会影响法庭审理的作用。正如新加坡国立大学国际法中心主任罗勃·贝克曼教授3月8日在《海峽时报》发布的文章中所说,一方不出席仲裁并不会对法庭审理造成障碍。此外,贝克曼教授还说,以往案件显示,一国一旦认定谈判不会成功,有权激活争端解决条款。

以上这些观点,在法庭于去年10月裁定对菲律宾仲裁案具有管辖权之时就得以证实。

上述情况提出了一个问题。不再无视法庭,而参与审理对于中国是好是坏?看起来答案是肯定的。

这会向世界表明,中国,随着其地位的上升,是国际社会中负责任的一员,而这个国际社会所遵循的法则,正是在其帮助下建立起来的。参与仲裁,将有利于加强诸如发挥海洋宪章作用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普遍公认的法律文件所规定的法律程序。
我们决定寻求仲裁是我们独立自主、有原则的外交政策的结果。通过寻求仲裁,菲律宾坚持法治在国际关系屮至高无上的地位。一路走来,我们获得其它国家的广泛支持,他们相信,这样做是正确的。

菲律宾已承诺遵从法庭裁决,无愧于国际社会的期待。中国遵循法庭的最终裁决,将显示其和平崛起的真谛。

法庭裁定对所有各方具有法律效力,并将为进一步开辟南中国海法冶新起点,奠定坚实的基础。

作者是菲律宾共和国驻新加坡特命全权大使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 页:
  • 1
创建页面时间:0.130秒
核心: Kunena 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