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上的饮用水问题

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上的淡水供应与海水淡化问题

今天读到 南沙群岛网上的《西沙采访手记④淡水:驻岛官兵的渴望文章,忍不住要发表一下看法。

从这篇文章可以看出,西沙群岛上的
雨水净化系统年供水量4万多吨,基本满足驻岛人员生活用水的要求,也就是说该岛上平均每天生活用水需求量为110吨。这样小的每天110吨的反渗透海水淡化系统,设备价格不会超过100到150万人民币,设备之外的主要耗费的就是电,平均每吨水用6度电来算的话,每度电用2元人民币的价格计算,一套110吨的海水淡化系统一年的运行费50万人民币左右。这样就是说150万人民币的系统,加上每年运行费50万人民币就可以彻底的解决西沙群岛上最大岛永兴岛的供水问题。

在偏僻荒岛上的饮用水问题,过去的确是一个问题,但是现在随着海水淡化技术的发展,早已经不是一个问题了。现在市场上的海水淡化设备操作也不复杂,占地面积极小,有这样一套系统,只要有海水和电源,就有源源不断地饮用水供应了。如果说我国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上现在还存在着这个问题的话,可以说是有些部门的工作做的太差。

真的不希望再听到说什么“西沙群岛上生活用水紧缺”之类的话。也不要拿这个问题作一个无所作为的借口了。

芭雅岛旅游印象与我国西沙、南沙群岛旅游开发启示

2001年5月我第一次到马来西亚旅游,有幸从槟城出发到芭雅岛玩了一天。到现在已经五年时间了,但是仍然觉得那是一次美好的经验,尤其是联想到我国西沙与南沙群岛海岛的情况,觉得马来西亚芭雅岛屿东南亚其它一些海岛的旅游开发方式很值得我国参考与借鉴。

芭雅岛(Pulau Paya)位于马来半岛西海岸外,靠近泰马边境,与另外一个更出名的旅游景点兰卡威(Langkawi)相距很近。去之前朋友告诉我这次旅行是“去和鱼游泳”,票价多少忘记了,只记得外国人的收费是马来西亚人的两倍。

上午八、九点从槟城的港口出发。游轮上有几十个人吧,有外国人也有当地人,分辨的方法是看缠在手腕上的当做船票记号的纸带的颜色。离槟岛越来越远,海水也由混浊的黄色渐渐变清、变蓝,不一会儿海水竟全成了黑色,深不见底,看下去让人产生一种恐惧感。船航行了两三个小时后看到了目的地,一个坐落在海中的绿点,让我想起农村家里的麦秸秆堆,只是这个岛被绿色所覆盖。

船就停在了岛外的一处浅滩里,与另外一个人造的平台连起来,我们的活动范围就是这个平台与船,以及四周的浅水区。这个区域用浮球连着的绳索圈出了一个范围,这个范围以内的水比较浅,较安全。从平台的缝隙看下去,浅蓝色的水里游着的全是五颜六色的鱼儿,和一些水母,较浅的地方看得到细沙和一些贝壳。

大家换上了游泳衣,用船上的水冲湿了身体,又涂好了防晒膏,船上的服务人员简单地向大家讲解了一下注意事项,然后每个人穿上救生衣,戴上眼罩和吸气管就下水了。

就这样我把头伏在水里看鱼儿,与鱼一起游泳,并没有见到一些太大的鱼,小鱼有成群的也有三两只的,色彩缤纷,有红、有蓝、有黄、有紫。在靠近岛边的较浅处,白色的沙比较多,人可以站起来,海底有贝壳也有一些白色的珊瑚石。在水深两、三米的地方,海底看得到海参、海胆,由于我们只是浮游,没有到较深的地方去潜水,所以并没有看到太多的珊瑚。

后来我们上了岸,沿着木制的阶梯走道,才发现原来岛上有一个酒店,想不到这样小的一个小岛上也由酒店,海边一些人躺在长椅上晒太阳,也有大人和小孩在浅海里游泳嬉戏。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小鲨鱼,有三、四条,一尺来长,游到海边来,很多人都过来看。

后来回到船上,吃了一顿自助餐,又下水游了一阵子。后来又到船顶上去晒太阳,那天晒脱了一层皮。还有一点值得一提的是,在平台上他们还建了一个类似水族馆的水下走廊的一个玻璃走道,从那里你可以看水下的鱼儿游来游去。有很多人在玻璃外的海水中潜下来,让人从玻璃里面拍照。

这次旅游大家玩得很开心,在远离了城市的海上,在大自然里看鱼儿游泳,虽然简单,却也充满乐趣。

芭雅岛的旅游设施其实很简单,一艘游船,加上一个建在海中浅处的活动平台,再用浮球与绳子围出一个活动范围,就可以了。值得人注意的是,船上工作人员也有提醒,而游客们也都十分自觉地注意自己的行动,不从这里带走一片贝克或一截珊瑚,也不曾留下一点垃圾。连露天的冲凉也不许用肥皂,而一切生活垃圾废物也全部再随船带回到陆地上去处理。对于这种十分脆弱的珊瑚小岛,人类活动时只有十分注意环保才能保持它的生态尽可能不被破坏。

真希望中国也快点开发我们南海岛礁的旅游项目,希望能够有机会能在我们自己的南海海域,再去体验一次这样的珊瑚礁旅游的乐趣。

南沙群岛历史点滴–南海诸岛大事年表更新

南沙群岛历史点滴??南海诸岛大事年表更新
Chronology of South China Sea Islands Updated

南海诸岛大事年表(1911年及以前)(2006-04-03更新)

南海诸岛大事年表(1912年–1949年)(2006-04-23更新)

南海诸岛大事年表(1950年–1974年)(2006-04-24更新)

南海诸岛大事年表(1975年–1988年) (2006-04-25更新)

南海诸岛大事年表(1989年–2005年) (还未更新完毕)

一个马来人的博客写道关于南沙群岛弹丸礁和榆亚暗沙的情况

http://ezmils.blogspot.com/2005/02/pulau-layang-layang.html
http://ezmils.blogspot.com/2005/02/seawatch-wavescan-buoy-at-investigator.html

第一个帖子中写道大意: “弹丸礁是这么的美,真想不到马来西亚1980年代是怎样找到的这样美的一个地方。”等等。

第二个帖子中写道这个人好像是一个搞气象观察的人,他们到Investigator Shoal(榆亚暗沙)去,从Kota Kinabalu的Labuan起,按每小时24节(knots)的速度,要航行24个小时才能到。

可恶!这说明马来西亚在南沙群岛进行气象观察等活动。虽然不肯定他这里所说的Investigator Shoal是否是指榆亚暗沙,但绝对是南沙群岛的岛礁。

弹丸礁还被马来西亚占着!中国政府、中国海军在哪儿啊????

南海诸岛大事记载(1911年及以前)更新

南海诸岛大事记载(1911年及以前)更新了,主要加入了李金明先生的书中的一些事件记载。这次更新也发现李金明先生所整理的南海疆域大事纪与浦野起央所整理的南海诸岛大事记载有出入之处,部分事件还需要进一步查证,找出其细节。

真心希望关注南海和南沙群岛的网友们如果可能,能够帮我对某些事件进行核对和补充细节。一个人的精力和能够接触到的资源毕竟很有限,如有帮忙者感激不尽。

另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对部分中文资料的翻译工作。有很多中文资料和观点非常重要,能够一针见血地戳穿外国对南沙群岛的谎言,但是并未有外文版本供外国学者与读者查阅,非常可惜。在此呼吁通晓外文(英文、法文、日文、德文、越南文、菲律宾语、马来语等等)的朋友能够加入本站,帮忙把一些重要的中文资料翻译成外文。

为方便更多朋友的加入和贡献,本站也在筹备建立一个维基百科之类的板块,到时请各位都来参与编辑。

南沙群岛中几个岛礁地名的名称来历


南沙群岛中几个岛礁地名的名称来历
太平岛(Itu Aba) 鸿庥岛(南乙Nam Yit) 鸟子峙(南威岛) 秤钩(Sin Cowe景宏岛奈罗(双岛) 铁峙(Thitu) 第三(南钥岛) 红草(西月岛) 罗孔(马欢岛

太平岛(Taiping Dao, Itu Aba Island)
太平岛为南沙群岛主岛之一,今名太平岛的来源大家都清楚,是以1946年前去收复南沙群岛的军舰之一“太平舰”命名。

至于太平岛的英文名,国际上称为Itu Aba,有些地方介绍时说Itu Aba是马来语“那是什么”的意思(在网络上的中文网页中有见到,英文资料中倒是很少见,可见中文网络上的乱转贴以及不作考证),其实这是一种误解,太平岛的英文名称Itu Aba和马来语扯不上任何关系

太平岛在改名前的俗称,我国海南渔民称之为“黄山马”、“黄山马峙”。其实“黄山马”即“黄山岭”,因我国海南渔民把“岭”字念作“马”(比如海南文昌的“铜鼓岭”念成“铜鼓马”)。而黄山马的海南方言读音正是Widuabe,Itu Aba显然是黄山马(Widuabe)的谐音。[1] 其实香港《七十年代》杂志1974年3月份曾发表署名齐辛的文章(题为《南海诸岛的主权与西沙群岛之战》)指出:据外国航海水道志上记载:“1867年英国测量船‘来福门号’(Rifleman)经过南沙群岛的太平岛,船员登陆取水,还测量了这个岛,但不知这个岛的名称,便问岛上的琼崖渔民,根据渔民的音调译成英文作岛名,记录在他们出版的航海图上。伊都阿巴就是崖县的土音。英国出版的《中国航海志书(China Sea Pilot)》,在有关太平岛(即英文Itu Aba Island)中,且载有:海南岛渔民于岛上有年,海南岛之帆船于每年十二月或一月即载米粮和生活必需品来岛,以供渔民之用……。”至此,一切都已清楚。

其实晋代裴渊在《广州记》中就有写道:“石洲,在海中,名为黄山。山北,一日潮;山南,日再潮。”[2] 李金明先生指出,在太平岛西南面的南威岛,就是24小时仅一次潮汐,即所谓的“一日潮”。可见我国不仅对南沙群岛命名,而且对其它岛屿的潮汐情况也一清二楚。[3]
另外,要知道马来语(书写语言)是一个很年轻的语种,其书写纪录方法是19世纪欧洲人(葡萄牙人和英国人)来了东南亚之后设计出来的,马来语作为一种语言直到现在还未完全定型仍然还在演变之中。所以今天的Itu Aba正好是马来语“那是什么”的意思顶多是一种巧合,马来人那时候出海打鱼也绝对到不了太平岛那么远去。Itu Aba的名字正是英国人根据我国海南渔民的发音做的纪录并且一直沿用了下来。

南沙群岛的部分岛礁,尤其是东南部的岛礁,1970年代后被马来西亚侵占和声称主权后才篡改了一些马来名字,这和越南用的正是一样的伎俩,想要通过改名,占领和开发并推广让世界以为这些岛礁的名字就是他们改的名字,以此来巩固他们的声索。

其他一些岛礁名
南沙主要岛礁,我国海南渔民都有给其取名,而且有更路簿、针路等详细的记载,只不过现代的海图多为西方所制,所以名称用了外国人起的英文名称。与太平岛相似的,很多别的南沙群岛岛礁的英文名称也是来自这些岛礁的海南渔民名称。比如景宏岛的英文名叫Sin Cowe Island,正是英国人问了我国海南渔民之后使用渔民的回答“秤钩”来命的名。渔民把岛和沙洲称为“峙”,比如中业岛的渔民名称是铁峙,英文名是Thitu或Thi-tu,海南渔民的方言发音是Hitu。鸿庥岛的海南方言名称为南乙或南密读作Namyit,英文名为Namyit Island,这个地方要说明的是越南人1974年2月14日侵占了鸿庥岛后擅自将其改名为Nam Yet。而渚碧礁(Subi Reef)的海南方言音为Siubi。另外,我国渔民称暗沙为沙排,比如曾母暗沙即被称为沙排。以物产命名的有:南威岛为鸟仔峙,西月岛为红草峙。以方位命名的还有蓬勃暗沙为东头乙辛,日积礁称西头乙辛。暗礁命名为“石”,表示暗礁退潮时有礁石露出,比如毕生礁称为石盘,弹丸礁称为石公厘。

总之,海南岛渔民对我国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中的岛、礁、沙、滩命名的地名,不但形象生动,而且都有一定的含义,通俗易记,反映出南海诸岛各岛屿的自然特征或者渔民的美好愿望。[4]

[1]陈史坚,《伊都阿巴(Itu Aba)地名的来源》,载于《南海诸岛地名资料汇编》
[2]《太平御览》卷六八《地部 潮》
[3]李金明,《中国南海疆域研究》,1999,p88
[4]林金枝,《中国最早发现、经营和管辖南海诸岛的历史》

网站弹出窗口

这几天发现网站首页有时候有 ilead.itrack.it 之类的弹出窗口伴随,查找后发现是免费计数器 webstats4u的程序带来的问题,已经作了一些修改,好像暂时还没有看到新的窗口弹出。如果您仍然发现本站首页有窗口弹出的问题的话,请告知我们,我将会彻底去除该计数器。

后续:已于2006-03-16日除去网页中的相关计数器程序语言,相信本站首页弹出窗口问题已经解决。
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