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6

南沙群岛中几个岛礁地名的名称来历


南沙群岛中几个岛礁地名的名称来历
太平岛(Itu Aba) 鸿庥岛(南乙Nam Yit) 鸟子峙(南威岛) 秤钩(Sin Cowe景宏岛奈罗(双岛) 铁峙(Thitu) 第三(南钥岛) 红草(西月岛) 罗孔(马欢岛

太平岛(Taiping Dao, Itu Aba Island)
太平岛为南沙群岛主岛之一,今名太平岛的来源大家都清楚,是以1946年前去收复南沙群岛的军舰之一“太平舰”命名。

至于太平岛的英文名,国际上称为Itu Aba,有些地方介绍时说Itu Aba是马来语“那是什么”的意思(在网络上的中文网页中有见到,英文资料中倒是很少见,可见中文网络上的乱转贴以及不作考证),其实这是一种误解,太平岛的英文名称Itu Aba和马来语扯不上任何关系

太平岛在改名前的俗称,我国海南渔民称之为“黄山马”、“黄山马峙”。其实“黄山马”即“黄山岭”,因我国海南渔民把“岭”字念作“马”(比如海南文昌的“铜鼓岭”念成“铜鼓马”)。而黄山马的海南方言读音正是Widuabe,Itu Aba显然是黄山马(Widuabe)的谐音。[1] 其实香港《七十年代》杂志1974年3月份曾发表署名齐辛的文章(题为《南海诸岛的主权与西沙群岛之战》)指出:据外国航海水道志上记载:“1867年英国测量船‘来福门号’(Rifleman)经过南沙群岛的太平岛,船员登陆取水,还测量了这个岛,但不知这个岛的名称,便问岛上的琼崖渔民,根据渔民的音调译成英文作岛名,记录在他们出版的航海图上。伊都阿巴就是崖县的土音。英国出版的《中国航海志书(China Sea Pilot)》,在有关太平岛(即英文Itu Aba Island)中,且载有:海南岛渔民于岛上有年,海南岛之帆船于每年十二月或一月即载米粮和生活必需品来岛,以供渔民之用……。”至此,一切都已清楚。

其实晋代裴渊在《广州记》中就有写道:“石洲,在海中,名为黄山。山北,一日潮;山南,日再潮。”[2] 李金明先生指出,在太平岛西南面的南威岛,就是24小时仅一次潮汐,即所谓的“一日潮”。可见我国不仅对南沙群岛命名,而且对其它岛屿的潮汐情况也一清二楚。[3]
另外,要知道马来语(书写语言)是一个很年轻的语种,其书写纪录方法是19世纪欧洲人(葡萄牙人和英国人)来了东南亚之后设计出来的,马来语作为一种语言直到现在还未完全定型仍然还在演变之中。所以今天的Itu Aba正好是马来语“那是什么”的意思顶多是一种巧合,马来人那时候出海打鱼也绝对到不了太平岛那么远去。Itu Aba的名字正是英国人根据我国海南渔民的发音做的纪录并且一直沿用了下来。

南沙群岛的部分岛礁,尤其是东南部的岛礁,1970年代后被马来西亚侵占和声称主权后才篡改了一些马来名字,这和越南用的正是一样的伎俩,想要通过改名,占领和开发并推广让世界以为这些岛礁的名字就是他们改的名字,以此来巩固他们的声索。

其他一些岛礁名
南沙主要岛礁,我国海南渔民都有给其取名,而且有更路簿、针路等详细的记载,只不过现代的海图多为西方所制,所以名称用了外国人起的英文名称。与太平岛相似的,很多别的南沙群岛岛礁的英文名称也是来自这些岛礁的海南渔民名称。比如景宏岛的英文名叫Sin Cowe Island,正是英国人问了我国海南渔民之后使用渔民的回答“秤钩”来命的名。渔民把岛和沙洲称为“峙”,比如中业岛的渔民名称是铁峙,英文名是Thitu或Thi-tu,海南渔民的方言发音是Hitu。鸿庥岛的海南方言名称为南乙或南密读作Namyit,英文名为Namyit Island,这个地方要说明的是越南人1974年2月14日侵占了鸿庥岛后擅自将其改名为Nam Yet。而渚碧礁(Subi Reef)的海南方言音为Siubi。另外,我国渔民称暗沙为沙排,比如曾母暗沙即被称为沙排。以物产命名的有:南威岛为鸟仔峙,西月岛为红草峙。以方位命名的还有蓬勃暗沙为东头乙辛,日积礁称西头乙辛。暗礁命名为“石”,表示暗礁退潮时有礁石露出,比如毕生礁称为石盘,弹丸礁称为石公厘。

总之,海南岛渔民对我国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中的岛、礁、沙、滩命名的地名,不但形象生动,而且都有一定的含义,通俗易记,反映出南海诸岛各岛屿的自然特征或者渔民的美好愿望。[4]

[1]陈史坚,《伊都阿巴(Itu Aba)地名的来源》,载于《南海诸岛地名资料汇编》
[2]《太平御览》卷六八《地部 潮》
[3]李金明,《中国南海疆域研究》,1999,p88
[4]林金枝,《中国最早发现、经营和管辖南海诸岛的历史》

网站弹出窗口

这几天发现网站首页有时候有 ilead.itrack.it 之类的弹出窗口伴随,查找后发现是免费计数器 webstats4u的程序带来的问题,已经作了一些修改,好像暂时还没有看到新的窗口弹出。如果您仍然发现本站首页有窗口弹出的问题的话,请告知我们,我将会彻底去除该计数器。

后续:已于2006-03-16日除去网页中的相关计数器程序语言,相信本站首页弹出窗口问题已经解决。
谢谢合作。

越南在西沙群岛、南沙群岛归属问题上的主张、论点与材料

南沙群岛在线www.nansha.org.cn zt 根据多方面资料整理

(声明:本站版权所有,编者保留本文部分版权,未经本站允许,不得转载。本页面将在必要时进行不定期的更新,本页网址长期有效,如需要向他人推荐本文,请给出本页网址即可。本文中资料、观点引用他人之处,均给出原资料观点之出处,以便读者查阅;本文整理过程中编者加入了自己的部分观点及花费了时间心血,恳请海内外读者尤其是中国大陆之读者尊重本文之版权。如果对本文有任何观点、意见、后续资料观点、以及改进意见等,欢迎来信该 Email 地址已受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 JavaScript。或者留言联系我们,信中或留言中请注明是对本文的观点等,谢谢合作。)

一、越南对西沙群岛、南沙群岛的主张简介

越南声称拥有西沙和南沙群岛的主权。今天越南将我国西沙群岛称为黄沙群岛(Dao Hoang Sa),将我国南沙群岛称为长沙群岛(Dao Truong Sa)。

越南对南沙群岛的侵占始于1956年8月末,当时的南越政权(即越南共和国Republic of Vietnam)派了一支海军部队在南威岛登陆【1】。1973年南越将“长沙群岛”合并为福绥省的一部分。1974年南越军队被驱逐出西沙群岛后,即占领了南沙群岛的5个岛礁:南威岛、南子岛、景宏岛、安波沙洲和鸿庥岛。

西沙群岛方面,1956年南越一支海军部队取代了岛上的法国军队并在岛上设立了一个气象台。1959年南越军队曾扣留在西沙作业的我国渔民。1961年南越将“黄沙群岛”置于广南省管辖。此后直到1974年南越多次在西沙扣留、打伤中国渔民等。

另一方面,北越(越南民主主义共和国,即共产党政权)成立后,一直到1974年以前,无论是越南政府的照会、声明等官方文件,还是越南的报刊、教科书和官方版的地图,以及一些负责人的谈话,都一再地承认了中国对西沙、南沙群岛的主权。但在1975年越南南北统一后,北越军队“接管”了原先由南越军队占领的南沙岛礁,并且变本加厉逐渐扩大其对南沙群岛的占领。1977年5月12日,越南宣布其大陆架范围和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公然把我国的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列入其领土范围【1】。目前为止越南占领着中国南沙群岛中的20多个岛礁。

二、越南外交部的几次声明与白皮书,及其所拼凑的有关越南黄沙、长沙的所谓“历史资料”

1974年一月我国西沙自卫反击站以后,南越阮文绍傀儡集团于同年2月14日抛出了一份《关于黄沙和长沙群岛的白皮书》(White Paper on the Hoang Sa (Paracel) and Truong Sa (Spratly) Islands),妄称我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历来属于越南”。西贡《史地》季刊与《白皮书》密切配合,在1975年第39期(1至3月)出了一集“特刊”,名为《黄沙和长沙特考》,收集了西贡南越政权对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归属问题上的论点和材料??也是目前越南基本沿用的论点。戴可来先生指出该书论点十分荒谬,材料牵强附会,错误百出【2】。此后越南外交部又在1979年9月28日发表的《越南对于黄沙和长沙两群岛的主权》白皮书中拼凑了一些所谓的“历史资料”,把黄沙、长沙说成是我国西沙南沙。1982年1月18日越南外交部发表《黄沙和长沙群岛??越南领土》白皮书,再次对我国的西沙和南沙群岛提出无理的领土要求。1988年越南外交部发表文件《黄沙和长沙群岛与国际法》。

在西沙和南沙群岛方面,越南外交部列举的主要史料论据包括:

(1)越南外交部列举的最早史料是一位名叫杜伯(Do Ba)的儒生撰写的《筹集天南四至路图》中的“广义地区图”及其注释。越南外交部认为该书中所说的名为“?(土罢)葛?(钅黄)”(Cat Vang,为字喃,指黄沙之意)的“长沙”即为今日越南所宣称之“黄沙群岛”,在1653年之前已属于越南所有。

(2)越南外交部列举的第二条史料是黎贵?(Lê Qui Don)在1776年编纂的《扶边杂录》书中提到一处“黄沙渚”(a strip of yellow sand),未加证实即将其等同为现在被越南名为“?(土罢)葛?(钅黄)”的“黄沙(Hoang Sa)群岛”,随后将之与我国的西沙群岛混为一谈,混淆视听说他们在几个世纪以前已组织“黄沙队”对“黄沙群岛”行使权利。

(3)越南外交部列举的另一资料是1834年《皇越地舆志》一书中对“黄沙队”的描述。

(4)越南外交部抛出一副制作时间不详,制作者不明的私人舆图《大南一统全图》,图中在越南中部海岸画有与海岸平行的标注为“黄沙”、“万里长沙”的一个大脚形的“长条地带”,越南指这两处“黄沙”、“万里长沙”就是今天越南所宣称的“黄沙群岛”与“长沙群岛”。

(5)此外,越南外交部资料中多次列举《大南实录正编》中与“黄沙”、“黄沙队”相关的文字,并将其套在今天的越南 所说的“黄沙群岛”(指我国西沙群岛)上。

三、详解越南列举的“黄沙”、“长沙”史料论据

越南的史书中的确有“黄沙”、“长沙”之类的文字和图表记录,但究竟这些当时被称为“黄沙”、“长沙”的地方到底是指哪里,考证一下就可以得出结果。但是越南,不管是南越政府还是1975年之后的越共政府,要为侵占南沙找借口,并不去作什么考证,而是凡是越南史书中提到“黄沙”、“长沙”的,那么这个“黄沙”、“长沙”就是现在越南政府称之为“黄沙”、“长沙”的的中国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

简单一点说,越南的伎俩就是冒名顶替、混淆是非,妄图将越南史籍上所说的“黄沙”、“长沙”套在现在我国的西沙、南沙群岛上去,而实际上,越南史料中的“黄沙”、“长沙”是指越南中部沿海一带的岛屿和沙洲。黄沙岛即葛?岛(Cat Vang)其实是今天的“广东群岛”(Canton Island,因欧洲人误读、误译Cat Vang, Catouang而称之为Caton, Canton),而“?(土罢)长沙”(长沙滩)或“?(土罢)葛?(钅黄)”(黄沙滩,Bai Cat Vang),其实是越南理山群岛(岣崂哩)的圃拜岛沙洲。越南当局拼凑的所谓史料是站不住脚的,也是枉费心机的。

越南史料论据一:杜伯《筹集天南四至路图书》卷中的黄沙

(一)杜伯《筹集天南四至路图书》成书年代考证与书中记载原文
《洪德版图》载有一位名叫杜伯(真名不详)的越南儒生撰写的《筹集天南四至路图书》。关于这本书的成书时间,越南人有几种看法。越南学者武龙犀说“该书大约是1630~1653年期间编撰的,书中载有发生在十五世纪的一些事件。这些事件如果不是发生在1403-1407年间即古垒和占洞(广南和广义)统属于我国期间,那么,至少也是发生在1471年我国南部边界到达石碑山(富安)的时候。”【3】据越南学者张宝林先生的研究认为按《大南一统志》所载1653年时我国(指越南)与占城的边界已达潘朗江(庆和)而《天南四至路图书》中的地图所确定的边界仍在石碑山即富安省,说明该书不可能成书在1653年之后。同时该书中有洞海,并绘有郑氏和阮氏交战时的许多营垒,而营垒的修建不可能完成于1630年之间。据此,张宝林先生将该书的成书时间确定在1630-1653年间【4】。 又有黄春瀚说,“马伯乐(H. Maspero)曾留下过绘于景兴二年即1741年的《筹集天南四至路图》一书”。【5】以上为越南学者对该书成书时间的考证。李金明先生指出“书中可以看到阮朝建造于17世纪的所有城堡的详细记载,而且有些地名如淳禄(今厚禄县),富春(书中载为浮春,今之顺化城),是到17世纪才有的地名。因此法国汉学家马司伯乐(H. Maspero)将此书成书时间考订在17世纪末或18世纪初,认为它’是为一种图书,对于古历史地理不能供给何种材料。’”【6】【7】

这本书卷一《自升龙至占城国》的图中自会安(Fai Foo)以南的海口,绘有大占海门、和合海门、沙淇海门、小海门、大海门、美亚海门。在大占海门至沙淇海门中间的海面上绘有一滩,其上题曰“大长沙以下”,意即“大长沙由此开始”。“?(土罢)长沙”在书眉文字上不见,与这一地图相对的书眉上的文字是:“……海中有一长沙,名?(土罢)葛?(钅黄),约长四百里,阔二十里,卓立海上。自大占门至沙荣,没西南风,则诸国商舶内行,漂泊在此;东北风,外行,亦漂泊在此;并皆饥死,货物各置其处。阮氏每年冬季月,持船十八只出洋,来此取货,多得金银币铳弹等物。自大占门越海,至此一日半;自占门至此半日,其长沙之处,亦有玳瑁。沙淇海门处,有一山,山上多产木,名油揭,有巡。……”【8】

(二)越南方面对该书的看法
越南方面,学者瀚源认为这一史料是流传至今的出现了“?(土罢)葛?(钅黄)”字喃名称的最早的史料。【2,p42】 武龙犀认为这部书中越南沿海海域中的各岛屿统称“长沙”,而今天黄沙岛专有名称则为字喃“?(土罢)葛?(钅黄)”。【2,p274】 但这两位学者并未对这里的“?(土罢)葛?(钅黄)”的今地理位置进行考证,却直指这个“?(土罢)葛?(钅黄)”就是今天越南所称的“黄沙”。在西贡当局1975年的白皮书中也称“这些岛屿当时叫作Cat Vang,然后用括号注释Cat Vang与Hoang Sa意思是‘黄(色的)沙’,这些岛屿现在在国际上被称为Paracels”。白皮书中原文如下:“Notes accompanying the maps clearly indicate that as far back as the early 17th century, Vietnamese authorities had been sending , on a regular basis,ships and men to these islands, which at that time were named 《Cat Vang》(both 《Cat Vang》and 《Hoang Sa》mean 《yellow sand》)。 These are the islands now known internationaly by the name 《Paracels》”。【9】同样也是从Cat Vang转到Paracels,直接将“?葛?”这一古地名套在了今天越南提出主权要求的“黄沙群岛”上,却并未去作考证。

(三)中国学者的研究
韩振华先生、戴可来先生和李金明先生曾经对“?葛?”、“?长沙”等作出过认真的考证。韩振华先生把现在能见到的四张有关?葛?即黄沙滩(或作“长沙”)的地图进行对照,一一列出它的正对何处、斜对何处,从何海口出海,多少更可以到此,来研究判断黄沙的正确位置。【8】他指出杜伯所说的“长沙”,“长四百里,阔二十里”,此乃大占门至沙荣的长沙,仅指长沙的一部分而已,“?葛?”即“?长沙”,是大长沙或万里长沙最危险处的黄沙滩或长沙滩,在今广东群岛的圃拜岛珊瑚礁沙洲,并由此一直扩展至广义省平山县磐滩岬(Cap Bantan)之间包括磐滩沙洲在内的白沙滩至沙洲,水深只有四丈五尺,个别沙浅的水深只有六尺半,航海危险区的黄沙或黄沙滩(?葛?)或?长沙就在这里。【8】 从杜伯的原为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个卓立海中,名为“?葛?”的长沙,其范围起自大占海门,止于沙荣。有内外两条航线,由北而南,内行沿着长沙的西面;外行沿着长沙的东面。内外两条航线,自大占海门开始分开为二,到了美亚海门附近的沙荣,又再合成一条航线。从越南中部广南、广义几个海门出洋到?葛?或?长沙,半日10余公里,一日半的航程为30余公里,【1,p71】,根据航程、更数,没有任何一个越南的海门可以在航行一二日或三日夜甚至只有半日或数更后,便可以到达远离广义省广东群岛沙洲外好几百海里(130海里,222公里)之外的西沙群岛,更不用说更远的南沙群岛(170海里,约315公里之外)。只有?葛?或?长沙位于圃拜群岛沙洲,才能符合越南史料中自各个海门航行至此的航程日数或更数。【8】

根据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越南方面所谓的最早的史料论据,经过考证,恰恰证明越南史料中所提的?葛?不是我国的西沙、南沙群岛,越南方面妄图混淆视听的做法是徒劳的。

越南史料论据二:黎贵?《扶边杂录》中的“黄沙渚”

(一)黎贵?《扶边杂录》与书中记载之原文
《扶边杂录》成书于黎朝后期南阮、北郑对峙和纷争的年代。1774年北郑占领被阮氏割据统治了二百余年的顺化及广南部分地区。1774年底,郑森在富春置镇抚衙门,以裴世达为镇抚。1776年底,身为培从的黎贵?出任顺化协镇抚,至1776年8月,在此共任职6个月,搜集了不少广南阮氏政权割据时期的资料,撰成《扶边杂录》一书。该书共有6卷,著录了广南阮氏政权统治时期顺化、广南地区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地理等各方面的材料,用汉文写成,未曾付梓,但一直有抄本传世。后来成为明命时期(1820-1841)纂修的国史《大南实录》中重要典据之一。

《扶边杂录》对广南国历史的研究固然有不容忽视的史料价值,但也有其局限性。它是作者在短短6个月戎马生活中留下来的“急就章”,体制未能精审严谨,内容也颇为芜杂,既有重大史实的遗漏无载,也有同一材料的前后重复,更有失于考查的耳食之言。客观条件不允许黎贵?对广南地理形势进行实地考察,所以他不得不根据传闻来记叙自顺化到广南的陆路日程。此外,研究卷二中有关顺广海道日程、海门形势、近海岛屿等方面的记载,未见黎贵?行踪的任何迹象。

60年代以来,北越和南越曾先后出版过《扶边杂录》的越文译本。1964年河内科学出版社出版了陶维英校订的译本,1972年南越政权文化部古文典籍译述委员会出版了黎春教译本,末附底本“古学院藏版”本影印件,但对底本来龙去脉未作任何交代。【10】象这样内容不一,又经后人修改特别是法国侵占我国西沙和南沙群岛引起双方长期争执后才校对的抄本,本身已很难作为可靠的历史证据。

《扶边杂录》中被越南列举未“极其雄辩的证据之一”的“证明资料”,几段记载如下:

“……广义府平山县安永社大海门外,有山名够劳?,旧有四政坊居民豆田,出海四更可到。其外大长沙岛,旧多海物舶货,立黄沙队以采之,行三日夜始到,乃近于北海之处。
“……广义府平山县安永社居近海,海外东北有岛屿焉,群山一百三十余?,山间出海,相隔或一日、或数更,山上间有甘泉,岛之中有黄沙渚,长约三十余里,平坦广大,水清彻底,岛边燕窝无数,众鸟以万计,见人环集不避。……诸蕃舶多遭风坏于此岛,前阮氏置黄沙队七十卒,以安永社人充之,轮番每岁以正二月受示行差,购(十 从 秃宝盖头 贝 上下结构排列)六月粮,驾私小钓船五只;出洋三日三夜,始至此岛。
“……阮氏又置北海队,无定数,或平顺府四政村人,或景阳社人,有情愿者,付于差行,免其搜钱及各巡渡钱,使驾私小钓船往北海岣崂河仙群等处。
“黄沙渚正近海南廉州府,船人时遇北国渔舟,洋中相问,常见琼州文昌县政堂官。查顺化公文,内称乾隆十八年,安南广义府樟义县割?队安平社军人十名,于七月往万里长沙采拾各物,八名登岸,寻觅各物,只存二名守船。狂风断碇,漂入青澜港,伊官查实,押回籍。阮福阔今顺化该簿识量侯为书以复。”

(二)越南方面的解释
南越与北越先后将《扶边杂录》中的以上记载列举为越南对西沙群岛行使主权的证据。

1975年的西贡白皮书中引用第二段时这样写道:“…Linking the islands is a vast strip of yellow sand of over 30 ly in length, a flat and vast expanse where the water is crystal clear and can be seen through to the bottom.”【9,p19】之后紧接的一段,越南白皮书即把前面提到的“a vast strip of yellow sand of over 30 ly in length”换成了Paracels这一名称,称这些描述就是在说西沙群岛,“黄沙队”等的活动也正是证明了越南对西沙群岛的开发和行使主权。而对于第四段的记述,越南则说成是中国没有对这种行使主权的活动表示反对,是对黄沙队活动的尊重。

(三)中国学者的考订
戴可来、于向东,韩振华和李金明先生豆曾对《扶边杂录》与所谓“黄沙”、“长沙”问题作出过考证。

戴可来与于向东先生指出根据该书中的记载,最远的“大长沙”或“黄沙渚”需要三日夜始到。而黄沙队作业是“驾小钓船”进行的,船速远比不上大海船,因此三日夜走不了几十公里,所能到达的地方,也只能是距离越南海岸不远的岛屿,而不是远离顺化200海里的西沙群岛,更不可能是南沙群岛。【10】另外,黎贵?虽然提到“黄沙渚”、“大长沙岛”但并未使用“黄沙群岛”的名称。由于“黄沙渚”和“大长沙岛”在《扶边杂录》中占有较突出的地位,其记载又为不少史籍所因袭,因此,到了阮朝后期,黄沙和长沙被用来指称越南中部沿海南北分布的岛屿和沙洲。只是到了近代,越南当局歪曲历史记载,用移花接木的手段,把黄沙和长沙的名称戴到了我国的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头上,造成了所谓的“黄沙”、“长沙”问题。

根据中国和越南其它载籍,比如越南《大南一统志》中的记载:“理山岛在平山县东海中,俗名岣崂哩,岛四面高中凹,可数十亩,永安、安海二坊民居焉”,说明永安、安海二坊就在理山岛中部的凹地上,四面为高山所围,所谓其东北的岛屿,不外乎是理山岛附近的一些小岛。而我国清人编撰的《越南地舆图说》中也证实了这一点,书中写道:“平山县安永社村居近海,东北有岛屿,群山重叠一百三十余岭(原书中注:案即外罗山),山间又有海,相隔一日许或数更,山下间有甘泉,中有黄沙渚(原书中注:案即椰子塘),长约三十里,平坦广大,水清见底,诸商船多依于此。”这条记载与《扶边杂录》中的记载相差无几,但明确地注明安永社东北有“一百三十余岭”的岛屿是外罗山(即理山岛),而黄沙渚是椰子塘。这样,《扶边杂录》中记载的到底是何地方也就清楚了。

理山岛由数岛屿组成,北岛极小,南岛狭长,东大西小,北岛殆是椰子塘。可见《扶边杂录》中的“黄沙渚”就是理山岛北部的小岛,称为椰子塘。而《越南地舆图说》卷首的“越南全图”就把黄沙渚绘在广义省平山附近新州港的外面,也就是理山岛的位置上,它与我国的西沙群岛毫不相干。【1,p74】戴可来认为黄沙渚或大长沙岛或岣崂哩,均指理岛。其实北越译本中即将岣崂?译为岣崂理。理山岛其旁有三十里左右的暗滩,外国人称之为伏尔塔暗滩,处于十九世纪20年代以前西方人所说的帕拉塞尔危险区内。古代沿海航行的商船很容易在此撞礁触滩抛下各种舶货。

知道了黎贵?这里所说的“黄沙渚”、“大长沙岛”的所指,也就知道了黄沙队的活动范围,正是旧帕拉塞尔易沉船的危险区。越南当局用《扶边杂录》作为证据之一,在所谓的“黄沙”、“长沙”问题上大作文章,自欺欺人,但《扶边杂录》却恰恰证明黄沙、长沙是越南中部沿海一带的岛屿和沙洲,成了反驳越南谎言的有力证据。

关于越南捡拾旧物的割镰(?)队遇到海南官员的事,吴凤斌先生指出这种说法是颠倒黑白、本末倒置的。【10a】

越南外交部抛出的《大南一统全图》地图证据

(一)《大南一统全图》来历
1974年西贡当局的白皮书中抛出了一份《大南一统全图》,称该图约成图于1838年左右,称图中所绘的黄沙和万里长沙就是我国的西沙和南沙群岛。但并未交代该图来源。法国航海家P.A. Lapicque在1929年出版的《论帕拉塞尔群岛》(A Propos des Iles Paracels)中曾公布过这幅地图,并且注解说这是摘自明命十四年(即1834年)刊行的《皇越地舆志》一书的地图。但是越南学者武龙犀认为这不可能,“因为明命皇帝1838年才颁行了‘大南’的国号”。因此他认为:“这幅地图可能是法属时期以前专门负责编纂阮朝正式史地典籍的国史馆史臣的个人或集体的作品。”另外,他还透露了这张地图的来历:“其实这幅地图是原负责文化事务的国务卿办公厅主任,现任负责国家发展计划的副总理府助理兼国会联络员朱玉崔先生很久以前搜集到的一个抄本,并有雅意供我们使用。”【见2特考】由此可见,这幅地图是属于制作时间不详、制作者不明的私人流传的非正式抄本,这种私人绘制的舆图是不该拿出来作为历史地理证据的,却也上了台阶做了越南的证据。

(二)《大南一统全图》中“黄沙”、“万里长沙”的考证与“旧帕拉塞尔危险区”
这张《大南一统全图》中的“黄沙”和“万里长沙”,位置在同越南中部海岸平行而下、距离越南海岸不远的地方的一个脚形的“长条地带”。正与其他越南地图中一样,这些地图都“在广义前面的海域中绘有一个名叫大长沙或?葛?的长条地带”。【11】

而这块“长条地带”的画法,并不是《大南一统全图》中才有的。英国船长约翰?沙利在1613年写的《航海志》一书中的地图可以发现这块“长条地带”无论从位置还是形状上两张地图都如出一辙。《航海志》地图上,这块长条地带的上端标有尖笔罗岛Pulou Cham,中部标广东群岛Pulou Canton,下端标羊屿Pulou Gambir。可见这块长条地带包括了占婆岛、广东群岛和羊屿,也就是沿着与越南中部海岸平行的方向,分布在外罗海中的一些小岛和沙洲。

约翰?沙利在航海志中讲述他在越南中部近海航行的情况时指出在今天的东经110度至111度,北纬16度30分至12度之间,有旧帕拉塞尔,其形状象一只脚,脚的大拇指朝向西南。【1,p81】

西方史籍中记载的帕拉塞尔的地点和范围是随着时间的变好而变化的。在19世纪20年代以前,它们通常把这块沿着与越南中部海岸平行,分布在外罗海中,由一些小岛和沙洲组成的“长条地带”,称为“普拉塞尔”(Pracel),到了1817年,经过英国船长罗斯和穆罕等人对我国海南岛和西沙群岛进行了一系列调查之后,西方史籍才开始把帕拉塞尔的范围向北延伸,包括了我国的西沙群岛。直到19世纪后半期以后,“帕拉塞尔”才被用来专指我国的西沙群岛。

关于古帕拉塞尔区域的考证,韩振华先生做了大量的考证工作。【12】而这张越南外交部抛出的来历不明的《大南一统全图》中的长条地带,正与其他越南史籍地图中所画的?葛?,长沙等一样,正是古帕拉塞尔地区,确实是位于距离越南中部海岸不远的海中,并沿着与越南中部海岸平行的方向分布,其范围起自顺化对面的海中,止于广义营一带。【1,p83】

越南外交部抛出的其他“史料论据”
除了前面三种“史料论据”外,越南方面还列举了很多其它的“史料”论据,其中多处是其史书中对“黄沙队”作业的描述。但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黄沙”、“葛?”所指之处即今之理山岛附近的沙洲,那么“黄沙队”在这些地方捡拾沉船旧物与我国西沙、南沙群岛扯不上丝毫关系,这些籍口资料也就不值得在此一驳了。

四、越南列举的外国资料及其分析

法国传教士Jean Louis Taberd的文章记述

越南外交部白皮书引用一位名为Jean Louis Taberd的法国传教士1837年在《孟加拉皇家亚洲学会会刊》(Journal of Ryal Asiatic Society of Bengal)发表的一篇论文,题为《交趾支那地理考释》(Note on the Geography of Cochin China)。该文写道:“帕拉塞尔或普拉塞尔是由一群小岛、岩石和沙滩组成的迷宫,延伸到北纬11度和从巴黎算起的东经107度(相当于今天的格林威治东经109度10分)。一些航海者勇敢地越过部分沙洲,与其说是小心谨慎,不如说是侥幸成功,而另一些人的尝试却失败了。交趾支那人称这些岛屿为Cotuang。虽然这些群岛除了岩石和深海之外别无他物,且惟有造成不便而无其他好处,然而嘉隆皇帝却认为,增地虽少,但也扩大其领土。1816年,他庄严地在那里插上旗帜,并占有这些岩石,估计不会有任何人对之提出异议。”【1,p81】

从Jean Louis Taberd这段文字可以了解,这个延伸到北纬11度,东经109度10分的普拉塞尔,显然指的是距离越南中部海岸不远的某些岛屿。(我国西沙群岛位于北纬15度47分至17度08分,东经111度10分至112度55分。)

交趾支那人称之为Cotuang,Cotuang这个词,越南当局为了往黄沙上面套,故意将之错译。在1975年5月西贡外交部发表的白皮书中,把这个词译为“金沙”(英文版译为Con-uang);1982年1月18日越共外交部白皮书中,又把这个词译为“葛?”;1985年河内发布的“The Hoang Sa and Truong Sa Archipelagoes (Paracels and Spratlys)”中则写为“Con Vang”并在后面用括号注释为黄沙(Yewllow Bank)。可见越南当局为了某种需要,可以随时更改译文的原意。

李金明先生认为这些称为Couang的岛屿按其经纬度,可能是指平顺地岛(Pulou Cecir de Terre)。它位于北纬11度14分,东经108度49分,约在拉干角(Lagan Point)东北8海里外。岛上几乎全是岩石和荒地,仅平地部分有一些草,岛的周围全是岩石,有的在水上,也有的在水下。平顺地岛与Taberd的描述基本相符,故所谓嘉隆皇帝在1816年占领的那些岩石,可能就是距离越南海岸不远的平顺地岛。这一点从法国人Jean Baptiste Chaigneau在1820年发表的一篇题为《交趾支那见闻录》的文章中得到证实,他写道:“交趾支那,其国王现称皇帝,包括交趾支那本部、东京、高棉的一部分,几个距海岸不远的有人居住的岛屿和无人居住的许多小岛、浅滩、岩石组成的帕拉塞尔群岛。只是到了1816年,当今皇帝才占有了这一群岛。”这里清楚说明是距离越南海岸不远的一些小岛、浅滩和岩石。

其实这个帕拉塞尔的位置,从Taberd的《拉丁文-安南文词典》书后附的一幅地图可以看出它沿越南中部海岸平行方向分布,距离越南中部海岸不远,范围起自顺化对面的海中止于广义营一带。这哪里会是我国的西沙群岛,也就是从19世纪后期以来国际上所称的帕拉塞尔Paracels?

五、越南列举的法国殖民时期与西贡政权时期的论据、论点

除了拼凑一些所谓的“历史证据”之外,越南当局还以继承其前殖民主法国的权益为由对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提出主权要求。但法国对我国西沙、南沙岛屿之侵占既不合法,又何来越南的继承?

在1975年的西贡白皮书中越南称法国对这些岛的主权行使是和平的并足够有力。【9,p37】但事实并非如此。1920年代日本船只先后在我国西沙、南沙群岛盗采磷矿,日本人利用粤商何瑞年以西沙群岛实业公司名义欺骗广东地方政府得到承垦证书,大肆盗采西沙磷矿。1928年日本人撤出西沙群岛后,法国人意识到西沙群岛具有战略意义,开始寻找各种借口,他们编造了所谓“19世纪初期,安南嘉隆王与明命王时,均曾出征西沙,现安南即归法国所有,则西沙群岛亦当归法国所有”的谎言【14】,并于1933年照会中国驻法使馆,声称西沙群岛系属安南。当时中国政府即照会巴黎公使馆,抗议说:(1)该岛经纬度属中国领海,地理位置固显明;(2)以历史上言,清末曾派李准至该岛,并鸣炮升旗,重申此为中国领土;(3)前年香港曾有远东气象会议之召集,当时法国安南气象台长及上海徐家汇天文台主任咸在会议席上,向中国政府请求在西沙群岛社气象台。此后法国政府可能自感理屈,其事遂寝。【15】

但法国阴谋侵占我南海岛礁之野心不死,在1933年7月13日法国通讯社公布法国在1933年4月7至12日占领了南海九小岛。这就是所谓的“法国占领九小岛事件”。当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1933年7月26日强调:“菲律宾与安南间珊瑚岛,仅有我渔民居留岛上,在国际间确认为中国领土。”其实1933年4月法国人非法窜入岛上时也不得不承认:“九岛之中,惟有华人居住,华人以外别无其他国人”。此后又有日本抗议,法占九小岛事件更趋复杂化。直到1938年中法两国交换无数照会,中国政府在所有照会中,均坚持对西沙、南沙群岛之绝对主权。

1939年2月28日日本占领海南岛后,3月1日即占领西沙群岛,3月30日占领南沙群岛,4月9日以所谓“台湾总督府”发表第122号文告宣布占领“新南群岛”,连同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一并划归“台湾总督”管辖,隶属高雄县治。抗战胜利后,中国政府收复台湾、西沙、南沙和东沙群岛等。

此外,越南当局还声称1951年旧金山会议上越南代表曾发言表示对Paracel与Spratly群岛之主权,当时会议上无人提出异议。关于这一点,早在会议之前,周恩来总理和外交部长即已经做出声明,重申对西沙、南沙群岛之主权,因为美、苏不和及英国从中作梗才导致都未出席旧金山会议。况且,1952年4月28日日本与台湾签定的日华和约中也清楚列明“日本国业已放弃对于台湾及澎湖群岛,以及南沙群岛及西沙群岛之一切权利与要求”。旧金山协议上没有写清楚的条款在这里已经清清楚楚了。

由此,越南方面的所谓继承说法与所谓对西沙、南沙群岛的主权是站不住脚的。

六、越南承认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为中国领土主权的文件、资料等

中国对南沙群岛的主权得到越南的承认
1、1956年6月15日,越南外交部副部长雍文谦见我国驻越领事馆临时代办李志民时表示:根据越南方面的资料,从历史上看,西沙、南沙群岛应当属于中国领土。当时在座的越外交部亚洲司代司长黎禄说:从历史上看,西、南沙群岛早在宋朝时就已属中国了。
2、1958年9月4日,我国政府发表领海宽度为12海里的声明,适用于中国一切领土,包括南海诸岛。越人民日报于9月6日详细报道了这一声明。越南总理范文同于9月14日向周总理表示承认和赞同这一声明。
3、1974年越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普通学校地理教科书,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一课中写道:从南沙、西沙各岛到海南岛、台湾岛……,构成了保卫中国大陆的一座长城。

将南海诸岛标注为中国领土的越南出版的地图
1960年越南人民军总参地图处编绘的《世界地图》;
1972年越南总理府测量和绘图局印制的《世界地图集》;

七、结语
整理分析越南方面所提出的所谓证据时,发现一个很有趣的地方,即越南从不去考证他们史料中提到的“黄沙”、“长沙”、“?葛?”、“?长沙”、“万里长沙”、“黄沙渚”、“黄沙滩”、“大长沙岛”等等混乱的记载到底是所指何处,而越南史籍中凡是提到了这些名称的,对越南现在用来作籍口很有利的文字记载,一概都即是指现今越南所声称的“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

其实,不管从历史上还是从法理上,中国都是西沙、南沙群岛的唯一合法主人,但是近现代历史上西方列强出入南海,二战时日本侵占西沙、南沙群岛,现在又有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等用种种籍口侵占我国南沙群岛岛礁,我们惟有发展自己,让自己更强大,才能够早日收回属于我们的南海诸岛。

附:越南中部沿岸地方和海中岛屿的今古地名及位置对照(本站整理)
今 古 地理位置描述
理山岛、理岛、广东群岛:岣崂哩、岣崂?,外罗山,外岣崂 15度22分,109度07分。广东群岛即岣崂哩群岛,位于广义省平山县东北,由三个岛组成,主岛为岣崂哩,北有圃拜岛沙洲(Culao Bo Bai, Banc),亦称伏尔塔沙洲(Volta Bank),东南有岣崂哩沙洲。
大占岛、大沾岛:占毕罗岛Culao Cham (Polo S. Polo, Pulo Champello)15度55分,108度22分

羊屿(Poulo Gambir)

Poulo Sapatu 草鞋石: 9度58分,109度05分,是Catwick Isles之一岛。Catwick之名译自越南语Catvik(y),意曰沙尾淇

后记:收集整理这篇文章的目的,是为了以一种直接了当的方式反驳越南方面的所谓历史主权论和戳穿其谎言。文章中主要观点出自韩振华、戴可来、于向东、李金明等几位先生的著作,我只是做了一些整理,请各位读者自行查阅这几位先生的著作原文。
-----------------------------
【1】李金明,《中国南海疆域研究》p162
【2】『越』阮雅 等著《黄沙和长沙特考》,戴可来译,白东岳校,商务印书馆,1978年,北京。
【3】武龙犀,《黄沙和长沙两群岛的地名学问题》,见【2】p272
【4】瀚源,《证明许多世纪以来越南在黄沙和长沙群岛享有主权的一些汉文资料》,见【2】p24

【5】黄春瀚,《黄沙群岛》,见【2】p11
【6】见【1】p11
【7】『法』马司伯乐,《唐代安南都护府疆域考》,载冯承钧译《西域南海史地考证译丛四编》,商务印书馆1940年版,p62
【8】韩振华,《?(土罢)葛?(钅黄)、?(土罢)长沙今地考》
【9】White Paper on the Hoang Sa (Paracel) and Truong Sa (Spratly) Islands, Republic of Vietnam,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Saigon, 1975, p16.
【10】戴可来,于向东,《<扶边杂录>与所谓‘黄沙’、‘长沙’问题》
【10a】吴凤斌,《关于越南“黄沙”和“长沙”的问题 》??驳武海鸥《越南对黄沙和长沙两群岛的主权非常明确,不容争辩》一文的谬论
【11】『越』黄春瀚,《黄沙群岛》,参见【2】《特考》p11
【12】韩振华,《古帕拉塞尔考》,载《南海诸岛史地考证论集》,中华书局,1981年。
【14】胡焕庸译:《法人谋夺西沙群岛》,载《中国今日之边疆问题》,台湾学生书局,1975年。
【15】《南海诸岛地理志略》,p77-78